百岁奶奶的秘方只为积德行善不靠行医养家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虞城县古王集乡汤楼村的汪奶奶,已经110岁了,身体依然很硬朗,而且行动自如,思维清晰。或许,汪奶奶该是古王集乡乃至虞城县年龄最长的老人了吧?带着好奇和对百岁老人的景仰,在汪奶奶110岁生日那天,我去看望了她老人家,和她交谈了很多。
汪奶奶的一生没有传奇的色彩和惊天动地的壮举,但通过老人的故事,我回望了那些渐行渐远的岁月,触摸到了古王集的历史和沧桑。

1

奶奶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娘家人喊她“大妮”,到婆家成了“孙大姐”,有孩子后丈夫叫“孩他娘”,又因辈分高低和亲情疏密,有了“姑姑”“妗子”“嫂子”“婶子”“大娘”“奶奶”“老奶奶”等称谓,而在身份证上,端端正正着“汪孙氏”三个字
奶奶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她只记得是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但说不清何月何日。在奶奶96岁那年,子孙们取意“金秋十月,硕果累累”和“六六大顺”的寓意,选定十月初六给奶奶过生日。这一天,就成了奶奶登记在身份证上的诞辰。
奶奶出生于庄,成长于烟堆,嫁到汤溇村。三个村庄成犄角之势,方圆不过十平方公里。她漫长人生岁月,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平生只出过两次远门,99岁那年去了趟省会郑州,108岁那年到商丘北关医院看病,此外再也没有踏出过古王集半步。
奶奶的经历非常坎坷。她6岁丧母,父亲续弦后,外婆可怜没妈的孩子,将她接到了自己家中。但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口,妗子是不待见的。寄人篱下的奶奶为了讨人欢心,乖巧勤快,少吃多干,谨言慎行,虽敝衣粝食,依然出落得花朵一般俊俏,不到金钗之年,牵线说媒的就踏破了门槛。奶奶18岁那年,与邻村汤楼老汪头30岁的儿子汪教臣——后来成了爷爷——定了亲。汪家虽然一贫如洗,但爷爷有一身好力气,壮实得像犍牛,是个下地干活的好把式。
阳光正好,空气中弥漫着草木的清香,二月兰正茁壮地盛开着,紫色白色的花穗洋溢着春天的喜悦,梳长辫、着碎花衣裙的奶奶,怀着对新生活的憧憬,颔首低眉走进汪家。这一年,是公元1927年。
从此,奶奶把一腔心血全部倾注在了汪家,她扭动着“三寸金莲”,随爷爷一起下田,回家还要洗衣做饭、纺织推磨,夜到三更了,奶奶还在闪烁的油灯下纳鞋缝衣。爷爷是典型的中原汉子,大男子思想很严重,在家里从来都是一言九鼎,更不屑于做婆婆妈妈的家务事。奶奶刚生过孩子,就要挣扎着做饭,到河边砸开厚厚的冰凌洗衣服。有一次,奶奶生病了不能动弹,爷爷出去打牌,三天三夜都没回来。家里缺柴少面,孩子饿得嗷嗷叫,母子几个在一起哭。“要不是婆婆送来一瓢面,俺娘几个得饿死啊。都说大女婿知道疼,可你爷爷……”奶奶小声嚅嗫道:“谁知道他是真打牌还是假打牌呢?谁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奶奶的话让我们很好奇,再仔细问下去,她却不言语了。
奶奶先后生育了十个子女,有五个孩子活到七、八岁就夭折了。奶奶至今还能叫出他们的名字,记得他们的小模样儿,说出他们爱吃的饭菜、爱穿的衣服,甚至哭笑和撒娇时的表情。奶奶幽幽地说:要是活着,她也该当奶奶了,他也会孙男娣女一大群了……。这五个没能成人的孩子,一直鲜活在奶奶心里。
2

自奶奶出生到新中国成立的四十年间,虞城乃至整个中原大地可谓多灾多难:16次旱灾,10次秋涝,加上黄泛、龙卷风、霜冻、雨凇、蝗虫等自然灾害,庄稼绝收,连年饥馑,一场又一场瘟疫接踵而至,加上兵劫匪扰,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哀鸿遍地,饿殍千里。
《虞城县志》有这样的记载:
——民国10年(1921年):8月下旬,发生特大洪水,城乡变为泽国;
——民国16年(1927年):是年,因连年饥馑、兵劫、匪扰,民众死亡、逃迁者甚多,全县人口由15万余人降至12万余人,且多系老弱妇女,青壮年男子稀少;
——民国24年(1935年):春,天花流行,遍及全县。夏至秋,霍乱流行,死者甚多(奶奶说,村中多人因出天花丧命,一些人活了下来,脸上落下了坑坑洼洼的永久性疤痕。因为死者多,来不及出殡,都草草下葬了,路上不时有人走着走着就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民国25年(1936年):夏至秋,水灾,民众流离失所,加之白喉、猩红热、霍乱流行;死者甚众(奶奶不知道“甚众”是什么意思,在谈到这段往事时,她告诉我汤楼村人数不到两年就少了三成)。是年,农村社会混乱,到处发生成杆土匪牵牛、拉户、抢劫事件,官府保安大队出城剿匪,将擒拿的匪首人头砍下,挂在四门城楼上示众。
……
更有新旧军阀的混战、日寇铁蹄的践踏、此起彼伏的战争烽火,各种政治势力在中原大地走马灯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局势的动荡让小老百姓安居乐业成为泡影,每一个发生在国内国际的事件,都会引起蝴蝶效应,或大或小地影响到奶奶的生活。
“七七事变”之后,日军从东北向内地推进。民国27年(1938年)3月,中日飞机在虞城县古王集上空鏖战,奶奶清晰地记得当时空中轰鸣、火光冲天的激烈场面。村民们东躲西藏,好几天没敢进家,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这场空战中,日机被击落1架,中方5驾,无辜百姓死伤无数。空战之后,日军侵占了虞城县,他们实行“三光”政策,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女人们抓把锅灰抹在脸上,惶惶不可终日,老百姓为了躲避日本鬼子的祸害,拖儿带女三天两头“跑反”,居无定所,苦不堪言。
奶奶生气地说:小日本鬼子咋那么坏呢!一进村子,看到东西就抢,看到妇女就奸。邻村有个人家白天关门捉鸡,就说这家私通八路,杀死他们全家还不算完,又放火烧了半个村庄。对缴不起粮食的,吊在树上打,有的被打死,有的被打残。还抓走好多人,说是拉回他们小日本干活去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对邻村大王庄发生在民国31年(1942年)3月15日的那场惨烈,奶奶历历在目。她说,当时村民们正在准备春耕,4个日本兵摸进了大王庄,公然奸淫妇女。有血性的王家爷们咋能容忍日本鬼子在自己眼皮底下的兽行!村民王秀春、王秀文挥起铡刀,砍死2人,另两人逃脱了。当晚,30多名日军涌进村子,大开杀戒,王秀春、王秀文、陈宝玉等40多名农民奋起还击,打伤日本军官1名,王秀春、王秀文等15名农民战死,全村房屋被烧光。提及这段悲惨的往事,奶奶哽咽难言……
让奶奶颇为自豪的是,她有个本家嫂子,长得人高马大的,就是没胆量,看见癞蛤蟆都得躲着走。日本鬼子进村时,她正在擀面条。面对陡然间闯进来的日本兵,她吓得脸色苍白。日本鬼子淫笑着一步一步逼近,胆小的嫂子没有任何犹豫,一头猛撞过去,小鬼子仰倒在地。因为他身上背满了枪支弹药,在地上蹬抓了半天没能爬起来,气得哇啦哇啦大叫,好像一只笨拙的乌龟。等闻声增援的小鬼子们赶到时,嫂子已经消失在屋后的青纱帐里了。
抗日战争的枪声刚停,内战的硝烟再起。奶奶说,“遭殃军”(中央军)打不过日本鬼子,就是欺负老百姓有种。他们天天敲锣打鼓地征粮征钱,明抢暗夺,家里粮囤面缸都被翻个底朝天,家畜家禽都被他们宰杀了,连囫囵衣服鞋袜都不放过。村里有一个后生加入了“遭殃军”,整天往家拿银元送布匹的,一看就知道是在外面抢人家的。有一次,他骑着一匹白色大洋马回来,炫耀了整个庄子。看到有人围观,他头仰得像大公鸡,神气地对众人说,我一鞭子把大白马赶跑,一鸣枪,它会跑回来。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吹牛,他真的朝马屁股上打了一响鞭,白马尥起蹶子跑开去。“遭殃军”朝马跑的方向打了一枪,但是久久不见白马跑回来。大伙寻过去一看,白马肚子上中枪死了。奶奶的故事颇有喜剧效果,我们哄堂大笑。别急,还有下文呢。奶奶不紧不慢地说:不到半月,这家伙两眼都瞎啦。什么都看不见了,就没法再出去祸害人喽。半年不到,阎王爷就把他给收走啦。在故事的结尾,奶奶还万分感慨地做了这样的总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