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我们承不承认愿不愿意 都会磐石一般地等在那里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我一直喜欢这湖边的森林,在湖边的时候有湖岸的曲折,有那种无尽的平静!

不仅如此,我还喜欢路边高耸的法桐。 尤其是夏天,茂盛的枝叶被人工折叠成长为一条蛇形的绿色游廊,绝对清凉,同时适当的拒绝了尘世的喧嚣,让人仿佛置身于世外。 而湖风迎面吹来,会有意无意的被包裹上淡淡的腥气。 远远望过去,湖上有船,远处的山随着木船荡漾。

现在是初冬,今年难得有一个漫长温暖的秋天。我记得这个春天也特别长,总是害怕猝不及防的夏天像往常一样到来,所以在这么美好的季节里我都小心翼翼。 同样,这个秋天也是如此的不安。 现在才知道,走过了春天,来到了秋末,我是多么的愚蠢!怎样才能不活在后悔中?

昨天下雨了,还是阴沉沉的,但是空气明显舒服多了。 桐叶已经是一片颓废的景象。偶尔会有一些顽强的绿叶立在几棵树上。在落叶满天飞的世界里,他们显得有些伤感。 应该是没有风的,可是那些桐叶飘然而下,奢华,沙沙作响,巴掌大小的叶子,没有了生命的支撑,像一阵风一样轻盈地飘着,或舒展,或蜷曲,或滑过发梢,或斜倚脚尖。 无论他们曾经是多么优雅如蝶或轻盈如云,当他们触地时,他们的目的地是惊人的!

我之所以勇往直前,是因为我知道前方有树,而且树多到没有尽头。 树上的叶子会一直落下。即使到了终点,我也可以回头,让终点成为起点,一直走下去,而桐叶会一直落下。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它不会以只有看似干枯的树枝突然戳向空中而告终。 我甚至怀疑这种法桐叶,一边以落叶的速度不断长出新的但也枯黄的叶子,是不是像“摘西红柿”的游戏一样,可以一边摘一边神奇地再生,永远也摘不完。 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我记得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喜欢坐火车去很远的地方旅行。 其实,正是因为距离远到尽头,远到可以任意忽略,远到可以让我思考任何事任何人,远到可以让我忘记任何事任何人,一颗心才愿意沉淀下来!暂时不用寻找下一站的方向,暂时忘记过去的一切。你可以看着窗外的一切,毅然被甩在身后。 而我依然确定:终点还很远,远到没有方向,远到可以忘记!

远处,一个清洁工冷漠地走过来,拿着扫帚,拖着一个大得吓人的垃圾桶。 垃圾桶的滑轮发出干涩的“吱嘎”声,她的表情看起来就像一个早已看透世事的殡仪员。 她身后有成堆的落叶。 她一定是厌倦了这些没完没了的树叶,也许她期待着早点下雪,这样她就不用一遍一遍地打扫了。 如果我是你,我还会喜欢落叶吗?你还会希望树叶永不落尽吗?

慢慢走,已经被收拢的落叶会逐渐增多,一片一片,像坟墓一样。 即使有汽车呼啸而过,带着落叶飞舞,最终也会归于沉寂。 然后就在淡淡的烟火香气里,从此无迹可寻。

其实哪里能没有尽头?叶,花,人,一切的一切,不都有个尽头,早早的等在那里吗?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我们都会像石头一样等在那里,只是距离和速度不一样!

而当结局不期而至的时候,不知道他们的心里是否还留有一些遗憾和怨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