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母亲总是那样倚门而望 心就像有人用锤子砸着一样疼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踏过腊八,过大年的那味儿啊,就越来越浓了……
母亲在问回家的行程了,让一定早早回去,估计父亲身体不太好,炉火旁聊起我们,想我们了。每次从母亲语调里,心情里,或那声盼望回去的感觉里,能读懂。这样的时候,才发现,我是多么的想家,要回去的心是多么强烈和不顾一切。

妹妹们武汉,唯我一人远离。每年回家三四次,今年居然才回一次,总觉得以后日子还长,总说,以后吧,以后吧,以后多回点,慢慢的以后下去,不觉中,父母就老了,每次看一回父母,便觉得父母又深深的老了一层,这样的时候,心里会泛起一阵阵的惆怅和慌乱。对父母有深深的疼惜与不舍……
开始一件件一件件慢慢准备年关带给他们的东西,也就是药品和吃穿用一些琐碎,每年见面,父亲总是会说,别带那么多东西,那么远,那么累。

其实,每年一过完腊八,眨眼就到了小年,就开始心慌慌的数着指头过,一周的时间就在准备看见爸妈游子盼归的心情里激动着,恍惚着,这些礼品经过这么一折腾,就附上了女儿的心意和那一路风尘的厚重。
电话嘱咐母亲照顾好父亲和自己,每每想起母亲总是那样倚门而望,心就像有人用锤子砸着一样疼。

武汉与成都往还,这条路的每一个口子,每一块路标,一草一石,都被我们这些远离家乡的人处出了感情,心心念念来来回回,数的清清楚楚,每年一临近年关,平日里牵念的心就往上提了又提,提了又提,就会想起了那句家乡老辈人人常常告诫后辈的话:十二月,亲为上,可长歌,可醉饮,唯不可远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