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每到过年过节村里的人们都怀念张奶奶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20多年前,村里的张奶奶去世了,那年她刚好89岁高龄。出殡的时候,全村人都来了,为她送行。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张奶奶姓刘,名翠花。一辈子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干脆利落,留下了鲜花、掌声和数不尽的念想。

1945年冬,国民党抓壮丁,把翠花十几岁的大儿子抓着就走,翠花和丈夫拼命地拦,可是,小胳膊怎么能拧过大腿呢?无奈之下只得用丈夫把儿子换了回来,剩下翠花带着三个年幼的儿子度日。

1946年2月5日,这天是大集。国民党的飞机趁人多的时候突然飞来,扔下了炸弹,炸死了不少人。过了一会,惊魂未定的人们以为飞机飞走了,刚从地窖出来,没想到飞机杀了个回马枪来了第二次轰炸。

翠花家的茅草屋就是被国民党的第二次轰炸给炸着了。干草遇烈火,火借风势,张着大嘴吞噬着一切。突然翠花想起屋里有一箢子刚碾的小米,那可是救命粮!她立即冲进了屋子,挎了两次都没挎动箢子,她急中生智,顺势倒掉一半小米,挎着箢子冲了出来。刚出来,整个屋架就塌了,好悬!

大火过后,翠花望着烧得漆黑的残垣断壁,看着黑头土脸的三个孩子,一咬牙一跺脚,盖房,安家。

翠花央求亲戚四邻盖起了草屋,过起了艰苦的日子。

不久翠花的丈夫从国民党部队里跑了回来,一去二来的他受到惊吓,成了病人,一家人的生计全压在了翠花肩上。

好歹是解放了,翠花省吃俭用,撑起了这个家。

翠花除了料理家务是一把好手外,还有一绝活至今让人津津乐道。那就是翠花会看病。

那个时候生活困难,人们就菜就是就着盐粒子。大人偶尔赶集给小孩子买个糖瓜或者花糖,那小孩子就像过年一样,忍不住全吃了它。吃盐、吃糖一旦太多,再缺了水,就会咳嗽起来没完,脸憋得通红,嗓子齁齁的,方言叫齁下。一旦得了齁下,孩子会很难受,可家里缺衣少穿,哪有钱治病?大人正愁眉苦脸时,没想到翠花利用从娘家带来的祖传秘方,义务给四邻八乡的孩子治齁下。

细细的银针扎在小孩的中指掌面的穴位上,挤出一点点血水,不吃药不打针,间隔扎几次就会痊愈,神奇极了。

一传十,十传百,翠花出了名,十里八乡的乡亲带着孩子找翠花治病的人就多了起来。

翠花不管忙不忙,从来都不烦。有时候遇到恶劣天气,路远走不了,到了饭时,翠花还留下他们吃饭。

更重要的是翠花从来不收钱,也不收礼,纯粹是行好。翠花常说,庄里庄乡的,谁还用不住谁,能看得起我,让我帮上点小忙就不错了。

大伙都夸翠花是活菩萨,认为她是有本事的人,就推选她为妇女主任。

大伙每每遇到了难事,都愿意找翠花说说。只要找到翠花,翠花有求必应。

到了四清时期,大队会计账目上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了问题,四清队的人三番五次地找他核实,把他吓坏了。

一天,会计找到翠花,说他摊上大事了,跟翠花道个别就去死。翠花当时就训斥他,你死了,你让爹娘和老婆怎么办?你死了,没贪污也有问题,不然,你怎么会自杀?你死了,别人的问题都是你的问题,你就是个贪污犯!再说你连死都不怕,还怕问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在翠花的开导下,会计打消了轻生的念头,积极配合组织调查,事说清了也就没什么事了。不过会计全家人到现在都感激着张奶奶,没有张奶奶,就没有会计。没有会计,就没有会计后来上北京大学的孩子。

张奶奶乐善好施,福荫子孙。70年代末,大儿子在南方工作,回家探亲会买不少桔子、冰糖、点心孝顺父母。张奶奶喜欢孩子,不疼吃,小孩只要到她家玩,张奶奶变戏法地给小孩好东西吃。张奶奶的家成了全村孩子最向往的地方,都愿意到张奶奶家里去。

村里一位姓宁的老太太,和张奶奶的年纪差不多大,是位孤寡老人,无儿无女,一个人住在大队菜园的小草屋里,生活十分困难

张奶奶有空就找宁奶奶说话,给她送吃送穿,有时候让她家的孩子们送去好吃的东西。

有一次,宁奶奶得了病不能动弹,身上长了疮,张奶奶不怕脏帮她擦洗,端屎倒尿,从不间断,直到宁奶奶去世。

张奶奶的义举感动了村里几代人,更重要的是影响带动了村风,让我们村成了省级文明村。

至今每到过年过节,村里的人们都怀念张奶奶,说都吃了一辈子了,怎么就是张奶奶的糖最甜,桔子最香,点心最好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