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我一起从被阳光照耀着的层层阴霾中走过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抬头看看天,太阳明晃晃地照着,他一如既往地慷慨,毫不吝啬光芒。
这是上午九点,太阳高悬的时刻。
还是那样的太阳,那样的光芒四射,可已不是那样的城市,已不是那样的我们!
上午九点的道路,已经像是凌晨两点的街道,零星的几辆车,车窗都关闭得严严实实,清一色的疾驰而过,直奔目的地,没有片刻的停留。
那个小吃店,我以往上班的时候,都是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是晚起的又赶着上班的人们。豆浆、小笼包、馄饨、面条……各色早点,撩动了人们的味蕾,也让已从家中喝过四季不变的稀粥的我暗自揣度,什么时候,儿子不再钟情于稀饭的时候,我也出来吃个早点。
吃早饭的人们,去得早的坐在小吃店里面,去得晚的,坐在店外拉的挡风篷里,更晚的,没有座位,没有凳子,站着在等、站着在吃。
现在,还是这个小吃店,店门紧闭,在本该最热闹的上午八九点。店门口的广告招牌,分明是过年前夕刚刚挂上去的新制作的牌子。
十几天以前去上班的时候,我总会提早十几分钟,路上车流量太大,虽然我是小巧的电动车,不像汽车般庞大,可以在空隙间小心穿梭,但仍会因为道路的堵塞,被堵在单位门前十几分钟。就算进了单位,也会因为晚了一点,连电动车的停车位都找不到
而此刻,街上的汽车少,电动车也少。少数几个如我这般不得不出门的人,都戴着N95口罩或是医用口罩。除了眼睛,我看不到对方别的面部特征;别人眼中的我也是一样的。每一张脸,除了口罩颜色的不同,除了口罩型号的不同,除了口罩质地的不同,没有别的鲜明特征。
车子过了师范桥,就上了建设路。这曾是城区的主干道,沿着这条路,医院、大型超市、学校、银行、各种品牌专卖店、药店、酒店、书店、小饭馆、眼镜店、大型家电、手机店、摄影店、才艺培训班……鳞次栉比,应有尽有。
往日我总觉得,安静才能衍生出智慧和境界,每次在这条街上,道路两旁的各种店面里,总会竞相爆发出震耳的音响,一家比一家更劲爆。我常常觉得,在这些音乐里,仿佛进了蹦迪的场所。
此刻,我的电动车前前后后没有跟我争地盘的非机动车对手,我可以畅通无阻,只有几个药店还开着门,门口有着大牌子写着:口罩已售罄。偶尔响起的是宣传车里的喇叭:市民朋友们,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的防控,需要你我共同参与,从自身做起……
“新型冠状病毒”,这个词语已经如影随形,在我们的生活周围密密层层构筑起看不见的阴霾。
如果不是特别需要打印一份材料,我是绝不会改变我蛰居的习惯走出家门的。

我细心地戴好医用口罩,戴上平时不用的眼镜。沿街去看,没有一家打印店开着门。
现在都无纸化办公,已经不怎么需要纸质材料了,所以家中才没有备打印机。往常实在需要打印,因公打印,单位有打印机,因私打印,附近有家很熟的打印店,打印一页纸五毛钱,还真觉得犯不着搬个打印机回去。
可是这一次,打印店门都关了。除了买打印机,已经没有办法了。小心地来到建设路边上的一家电脑店,遇到几个同来买打印机的人。据卖家说,这几天,打印机都卖缺货了。
我一改以往精挑细选的习惯,没有摘手套,没有碰店内任何一处实物,选择由店家推荐,特殊时期,能减少接触就尽量减少,人与人之间,买家与卖家之间,也选择相信吧——大家都在一个城区,疫情过后,还是都要相见的,相信店家也不至于拿信誉开玩笑;我也没有拿出精打细算的习惯去讨价还价,手机付了款。担心回去不知如何将打印机和电脑连接,不知如何给电脑安装驱动器,我问店家要了安装人员的联系方式,有困难的时候,请专业人士视频辅导吧。
我抱着打印机来到电动车前,把它放到车子踏板上。打印机倒也安稳,在踏板上沉稳落定。车子又沿着建设路原路返回。路上,看到救护车疾驰而过,车窗里扫到医护人员戴着口罩在忙碌;看到许多地方张挂着防控“新冠”的标语,看到环卫工人戴着口罩在清扫路面,看到药店的人员戴着口罩在柜台上取药,看到大润发超市的门口少量人员去购买生活必需品,看到……
在回到小区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踏板上那个箱子,有点歪了,别掉了。”我一只脚尖点地,低头看了下打印机的包装盒,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是偏离了踏板的中心位置。我回头,看到一个戴着口罩、头发花白的大妈指着我的车,她一辆小车上推着一个药箱。很像小时候在农村里看到人们进农田打药水时背在背上的那种药箱,有害虫了,人们就会背起药箱去给庄稼打药水。这种药箱能装几十斤中的和了农药的药水,摇动手柄,一根长长的杆子里会像淋浴头一样喷洒出药水来,杆子伸得远,药水就能洒到远一点的农作物上,杆子伸得近一点,药水就洒在了近旁的农作物上。
我只看到大妈的一双眼睛,也许她是小区的清洁工?也许是其他什么工作人员?她小心地给地面消着毒,不漏过任何一个地方。
我想起这两天听说的,有位环卫工人,家在乡下,回家的路已被封,只好临时住在简易的小屋里。回不了家,见不到亲人,可是每一天都准时准点打扫好每一条街,每一个路口,每一层楼梯……
除了这位大妈,小区的路上看不到别的走动的人;除了巡回宣讲车,小区的路上看不到其他移动的车辆。
往日收废品的、修理油烟机的各种吆喝都荡然无存。往日在小区口摆上棋盘杀一局,在棋盘上纵横驰骋、指点江山的人,在棋盘旁摇旗呐喊鼓劲观战的人,都不见了踪影。这安静的小区里,这些声音,这些场面,仿佛从来都不曾出现过。
我迅速把车推进车棚,把打印机捧起,回到楼上,脱下鞋子放于屋外鞋柜,穿上干净的拖鞋进了家门。先去洗手,再拆除打印机包装盒,用网上介绍的办法给包装盒消毒,放进储物间。再洗手,手机里搜索“新买的打印机如何与电脑连接”。按照手机提示,一步一步完成连接,再将需要的文档通过电脑进行打印。当打印机的上口缓缓出现打印好的纸张,当我拿起纸张,上面还散发着暖乎乎的热量,当一行行清晰的文字以黑色线条的形象呈现在我的面前,我觉得生活又在热乎乎地继续着……
一个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地方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做该做的事。每一个工作着的人,每一个在家隔离的人,每一个无症状、无接触仍然居家闭关自宅的人,当疫情过去,他们都是抗击疫情的勇士。奉献他人、保护自己,都一样是勇士!
犹如一部影片,播放了一段时间,按下了暂停键,可是这个键,它并不能中止我们热气腾腾的生活。我们短暂的静默是为了更好地将病毒“封印”起来,我们的生活在每一扇暂时关起来的门里,还在继续着。我们有担忧有惊恐有泪水有懊恼有不满有悔恨,可是我们更有继续生活的勇气和力量!也许,这一次的“暂停”,只是因为我们缺乏对“速度”的敬畏,我们在不自知的时候沾沾自喜地按动了影片的太多“快进”键。
当小吃部的生意再次红火起来,当晚几秒就坐不上早餐店的桌子,当出门不敢晚只敢提前因为车流会让你迟到,当去超市想停个车看着空位开过去可竟有人捷足先登占了位置,当在建设路上就算戴着耳机也阻隔不断两边商店的音箱里传过来的具有穿透力的歌声,我想我们的生活也会重新按动“播放键”的。那时,就像我们永远不愿按动“快退键”一样,我们也不会再轻易按动“快进键”,我们会懂得敬畏“速度”,敬畏世间一切生灵。
打印机里,又持续从上口推送出更多张打印纸。他不会说话,只会用油墨吐露我们的心声,但是他一定和我有一样的想法。他是一台不一般的打印机,他在非常的时刻,走进了我们这个自以为不需要打印机的家庭,这个家庭自以为身处闹市、位于主干道近旁、所有生活必需品、只要我想要,都可以在十分钟时间内搞定。这台打印机见证了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大年初十,他与我一起,从被阳光照耀着的层层阴霾中走过。他不会说话,可是,他一定有自己的思想,不信,你看他吐露的墨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