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菊花枝纤细 风一来婆婆娑娑楚楚动人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家里山里,房前屋后有许多小径,小径连着小径,小径连着人家,小径通着远方。

小径宜幽幽曲曲。“曲径通幽”是一个很古老的美学共识,宝玉是个懂美的人,在他父亲考给大观园的一处小路命名时,他就拿来用了。小径需要幽幽曲曲的,才能有一种特别的意境美,如果一条小路一眼就可以望尽全部,也就没有那种不知道下一处是什么风影的神秘感了。我家的小径都有些许曲折,有时候是拐了个弯便通向竹林里去了,穿过幽幽的竹林便会听见细细的流水声,再走几步,一条小溪便在眼前了。有时候走几步迎面看见一块山石,侧身顺着小径往前走,便看到大片的苞谷地,有几架芸豆花正闲闲地开着。

小径宜铺上青石板。“远上寒山石径斜”。山里人最关心的不是远山、石径的诗意美,他们在乎是阴雨天里,是不是一走一脚泥。那年冬天,天有点放晴了,我跟妈说,我们背一点石板回来,把后院山边上的小路铺上吧。妈想也没想地说:“走”。我负责在山上挑拣石板,妈负责背,石板太沉,背篓的竹带太勒人,妈又往肩膀上垫了一件毛衣。后山的小径一边是竹林,一边是几畦药材。斜斜在通往后山的杉树林,很久以前,我和姐姐常常要背上一星期的粮食,经这条小径走到街上去上学,记得那时候,畦上便零星开着贝母花。铺上石板后,日子一天天过去,石板也深嵌进了土里,和小径和山溶为一体,渐渐的站在后院看,便看到一条沧桑又古老的石径,石径旁边贝母花又开了一季,真是让人感慨良多。

小径宜夹道种花。“黄四娘家花满蹊”,蹊,就是小径。我家院前也有这样的小径,石板不够,加了水泥,水泥颜色新的时候不太好看,渐渐的水泥上就长上了苍苔,看着也很古旧。阶边遍栽了绣球,大丽菊因为茎块很像红苕,于是乡亲们都叫它苕花,开春的时候,妈把凡是阶边有空的地方都种上了苕花,撒上了波斯菊,到了开花的时候,绣球和苕花花朵大而出色,而波波斯菊花朵水灵秀气,因为花枝纤细,风一来婆婆娑娑楚楚动人。大家一齐开放时,花木葳蕤,挨挨挤挤到了径上,这时候,真是花气袭人裾了。

小径宜抄手闲游。我时常一个人抄手在小径上闲游,从薄烟笼罩的清晨看到太阳光透杉树林复照在青苔上的黄昏;从千朵万朵压枝低一直看到小径红稀,看着看着,还要什么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