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与她分别 我都会情不自禁的落泪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我与她才刚刚分别一会儿,那是我刚刚坐在火车上,火车里的人多,她便给我打来电话,可惜车里面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竟然听不清楚她到底说的什么,只是隐约觉得她在电话的那头笑,那样我也随声迎合着,并也不知到底说了些什么,只是伴着笑,聊了几分钟,也就那一会儿,我完全忘记了说了什么,只记得竟全是傻笑了。

这是我第二次离开她,与我第一次离开,也就短短的几个月,况且我们中间还见过一次,但这一次分别,两个人都还是哭了。

我第一次离开,正赶上她出差,她是比我前一天的火车,我们还商量好了,等我走的那天,她一定去送我,她说要目送着我离开,但我们两个都不可能知道,这一次却是我目送着她。那天还下着大雨,我帮她背着紫的薰衣草颜色的包(那是她喜欢的颜色),我们走在道路上,没有太多的话,打了一辆车,便匆匆忙忙的往火车站赶。

我是一向勤俭的(她总是说我抠门),送完她,便独自一人回家,便不再打车了。我撑起她给我花很多钱买的伞,慢慢的走在雨中,不一会儿,又是她,便给我打了电话,电话那头,她温柔的说道:我已经坐上车了,你不要担心了。她还吃起了柚子,哼哼的唱起了歌,那是我喜欢的声音。还有,我在雨中走了好大一会,多半是为了省钱,买一瓶心爱的可乐,就是她常常下班买给我的那种,那时我们的钱财都不多。

我第一次离开前的几天,她带我看电影,还吃了肯德基,那是我第一次吃,我一下子吃了三个冰淇淋,当天晚上便闹了肚子,她总是悄悄地笑话我。

我们俩的记忆最深的却总是火车站,你来我往,两个人总是接接送送,一会儿欢笑,几天后却总是心存淡淡的忧伤

她常常向我说道: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这句话准确的说是我先于她向她说起的,她便常常引用来,别人可能不知道,我是最清楚她对我的重要的。

她常常让我送花给她,我却买来了两只乌龟,那是她同意的,虽说乌龟长得都差不多,我们两个居然还是为了分辨公母的事情差点争吵起来,但她却固执的认为,那一只颜色有些深,且长得有些不好看,那就是我。看到她微红的脸,并且一副自信的样子,我就问她,那个稍微好看一些的就一定是你了吧,她却嘟着嘴,有些生气的说道:才不是呢,我才不愿意当乌龟呢,我喜欢花。真可惜,和我长得像的乌龟死了,另一只,“不像她,也不能代表她的乌龟”也死了,这个时候了,我却还没有送花给她。

还有一次,她也是出差,我告诉她,家里的茉莉花开了,电话那头,她要求我拍些照片给她看,我便随手拍了发给她,她半天没说话,一会儿她便发给我了几张图片:明亮的天空中,远处有一座小山,山坡上,一簇簇高大的青草随风飘荡;晚霞的余晖透出山顶,金灿灿耀眼的光芒直冲天际,一排排笔挺的电杆上,绯红的轻云柔软的好似安静盛开的木棉花;不远处的火车的窗户上,落下一个长发且身姿悠长姑娘的影子,那就是她的样子。

这样,她不说话,我就是是最清楚明白的了。她常常看不起我拍照片的能力,确实是,我们家好看的照片,全是她细心捕捉到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