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喜欢向外行走而光芒万丈 有人喜欢向内行走而意境悠然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怀旧是什么?是衰老的开始,对死亡的追逐?是对生命的遗弃和对岁月的抛离?可是,今天,我只觉得怀旧是对生命的咀嚼,还有对温情的镌刻!就像默片电影一样,一个场景又一个场景,定格、连接、交织起来就是人生

那一年,我中师毕业了!l
虽已成了孩儿王,可是家里的祖母还是觉得这瘦弱、不会烧饭的孙女是要被饿死的,因此每个学期都会来上一两次,一直到我成家才作罢。那时祖母年届六十,甚是健朗,每次来都背着一个小筐,装上南瓜、番薯、青菜,手上再拎上一袋米。

在祖母的心目中,吃饱穿暖为第一大要务,不能让饥饿影响孩子长大,这是她的岁月带给她的人生信念。当时的我面对她的来临虽没有过多排斥但也大都是不甚欢迎的!人啊,也只有到了一定年纪才明白这远道而来的看望是父辈、祖辈对于我们的惦念,而这惦念中最多的就是吃饱穿暖身体健康!

我记得有一次,是刚下课吧!
走出二楼的教室就听见楼底下的办公室外人声嘈杂,带着好奇心探头望,楼下的人瞧见了我于是大喊:“王祖英,快下来,你奶奶来啦!”

老太太嗓门奇大,那是乡下人的习惯,也是快要见到孙女的喜悦吧!
“这是新米,刚碾出来的,怕她不吃饭呀!”
“不重的,我是乘对河桥家的船到北栅后再走过来,不吃力的。”
“她只知道看书,夏天那间屋子里只有一台小电扇,个个人都在外面乘风凉,她就不出来,不知道热的,就在看书!”
“是啊,从小就这样,抱着本小花书,吃饭还看花书,被他爸书都扔了!”
“这姑娘是傻姑娘,那么瘦以后是没人家要的呢!”
……
三言两语间,把我从小到大的事抖落了个遍。

我知道新塍北栅离学校的距离并不近,一路走来,两肩沉重,可是祖母脸上的喜悦和光色浓淡相宜,完全看不到疲劳与尘土。那时的我嫌弃着她的唠叨,现在才明白那是祖辈于孙辈的温情啊!

对,今天我想怀旧的就是与祖母之间的温情,是啊,只是怀旧……
一直认为,人的成长最重要的不是物质的吃穿和花费,也不是精神上大起大落的恩慈与体悟,最可贵的是物质和精神混合在一起的那种细雨无声的滋润。只有这样,人的心才会明亮,才会充满善与温情。

我在贫苦与温情中长大!
祖父、祖母都是小时候从育婴堂抱来,母亲也是从镇上抱来,父亲是上门女婿,用我母亲的话来说:“我们这一家是拼凑拢来的,总算你和弟弟是生的。”因此,我和祖母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我们从不吝啬给予彼此的快乐与呵护。

有几年,我从学校回家过寒暑假是和祖母住一间屋的,我记得小屋里放着一台黑白电视机。是一年的春节吧,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电视机里源源不断地播放着各类文艺节目。祖母带着一脸思考,认真问我:“北京、上海、杭州一直在演戏哦,可是怎么到电视机里呢?”祖母对城市的认知除了嘉兴和家乡小镇外就这三处,我不知道怎么向她解释电视画面产生的原理,也确实不太懂。

和弟弟相互看一眼,对她说:“那是因为有人在电视机后面演戏呀!北京上海的戏怎么可能传得过来?”
“真的?”
“当然真的!”

祖母探头就要望,我和弟弟忙阻止她:“你这一望,他们肯定不演了,人家演戏你怎么可以去后台张望呢?”
“我要看看!”在祖母探头的同时,弟弟忙把天线转了个向,屏幕上只剩下无数个花点和满室的嗞嗞声。
“真的啊,真的不演了!”祖母满脸惊愕!

我和弟大乐!
我至今不知道祖母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为了逗两个孙辈,答案已无从问起。那间陋室,迷离的灯火,一老两小,肆意的笑声,值得我一生咀嚼、一生回味!

日子一天天增多着,岁月一月又一年的累加着,祖母已年逾90。5月,忽然住院,93岁的老太太仍旧继续着她的唠叨。

“你快点回去,天暗了要看不清路,快点回去!”她不知道城市的灯火通明。
“你明天不要来了,赶来赶去吃力!”我逗她:“好的呀,我明天不来看你了!”“要不,你明天下班时再稍微来转一下吧。”她转口又说。同病房几个人被她逗乐了:“这老太太可爱!”

这别人眼里的老太太转头对病友说:“我这孙女对我好,每天给我买东西,这样不行,她刚买了上百万的房子,手头紧的呀!”
“那要不,你给我点钱?”我说。
“好的呀,”老太太一本正经地,稍作停顿说,“可是,孙女过日子要一个老太太掏钱,那这孙女太没出息了。”
我们被她的前半句逗乐,又被后半句虽素朴却是用时光反复研磨得来的悟道真言而感怀。

朗日晴空,华灯初上,时光缓慢地流转着,我给她买馄饨、拆解酱鸭,这是一段幸福时光,也是上天安排的对岁月的告别啊!

祖母精神地出院,不知为何回到家就开始从半碗粥到只喝水直至后来滴水未进。我去时每次只对我说一句话:“你刚来啊,饭吃了吗?”,直至后来只点头答应我的呼唤。人生与死亡是一场必然的相遇,每个年老的生命,都会像成熟的果子一样告别枝头!祖母,以93岁高龄在平静与默然中离世!

有些人喜欢向外行走而光芒万丈,有些人喜欢向内行走而意境悠然。我是一个极为封闭的人,虽不能至悠远之境,但仍喜欢安静地面对自己,面对自己的顺意与困境、繁华与荒凉,安静地面对河水的干涸、树叶的枯落,面对祖母的生命在时间里从我的生命中消失。

越是人生的酸涩越是自己咀嚼,就这样,不喜欢向外言说!
已过半月,翻看手机相册,看到了祖母住院时我给她拍的两帧照片,睁着混浊的双眼微笑着
我的泪猝然而下!
故园无此声,故园再无此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