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高考就这样永远铭记在这小伙子的心里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一顶红色鸭舌帽,骑辆平板自行车,早晨从乡下家里出发,到老镇东北隅的学校里考试。中午顶着烈日骑回乡下家吃饭,有一个菜打打蛋(本乡人叫调碎蛋)是从7号那天吃起一直没换的。吃完午饭,平躺在凉席床上,稍微休息会儿,又蹬上脚踏车往镇稍的学校赶去。有一段大路还是泥路,两边的水杉高大茂盛,中间一条黄白色的泥路已经被路人脚踏车骑“折磨”得寸草不生光溜溜的,小伙子飞速地蹬着车,没扣纽扣的衬衫迎着风像古代大将军的披风一样飞起来。在众人(同学和老师)面前很有些羞涩的他,这时候,一个人自在地骑行,他竟放声歌唱了,《我多想唱》《我的中国心》《万里长城永不倒》等等,他是去赶考哎,而且赶的是高考!

赶到学校,把单车停在校门口不远棕榈树附近的车棚里,和几辆老师的自行车为邻。门卫不来叫,老师这时都在办公室,这样停车也不算什么违规。小伙子就这么大胆了。他隐约记得第一天来这高中报到时,是走来的,是在这棕榈树附近的一间老旧的平房里,他见到了他那位瘦瘦的班主任老师,交出了前一天晚上他爹从亲戚家里借来的钱。

走进二楼西边的教室,干瘦的班主任坐在讲台边,一声“报告”后,班主任转过头来,毫无表情地回答“进来”,他走到北边倒数第三桌靠右手边的座位坐下。同桌阿明嘴角咧咧,后桌阿琦明亮的眼睛眨了眨,前桌阿凤扭头看了他一眼,捋了捋乌黑整齐的头发。他静静地加入到复习大军中了。班主任对于他的回家吃饭已经开了很大的恩了,他清楚地记得高二时 有一次他由于在家干活垦番薯干得晚了第二天早上起得迟了点到教室被班主任撞见,班主任雷霆震怒。三年里,班主任老得有点快,或许已经不愿意发怒了吧,或许他已经对自己写下评语“热爱社会主义农村”的这个精瘦的男生有点佩服了吧。这小伙子的记性是很不错的,三年里教过的老师他记住了很多细节,但最多的当然就属于坐在讲台边的这位班主任了,虽然谈不上什么好感,但他知道生活中有些是自己不能选择的,遇见了就得适应。

小伙子拿着准考证,排在队伍中,他的考场在东北教学楼四楼最西边的教室。初中时,他渐渐明白乡下农民的苦,考出去考上中专就可以户口迁出变城里人了,从初二开始他是很用心了,可惜考上中专才5个人,里面没有他。他清楚地记得,那个炎热的上午,他去初中学校,校长对他说:“高中好好读,将来考大学。”

高中三年,黑瘦精瘦的他,是够拼的。数学薄弱的他硬是把那本蓝色封面16k开本的厚厚的数学精编给啃下来了,有些难题是生吞活剥硬记记下来的,以至于有一次老师让他去板演一道题,做对了,叫他分析,他犯难了,那一口土话脸上常挂笑容的老师说了句他印象深深的话“瞎猫撞上死老鼠”。英语觉得难的他,记住了高二时那位南京籍女教师的话,勤奋地记笔记。坐在考场上,小伙子像战场上的战士握紧枪一样握紧笔,奋战着。

高考成绩发榜,学校大厅的墙上贴出了红榜,他榜上无名。落榜,那只有打工了,泥水匠,砖瓦厂工人,二选一。但他还不想打工,他还想有最后一个暑假。竹铺下纸板箱里的书,他还不肯卖。每次去镇上,他总要到东北角的高中母校去转转。

这转转竟转出奇迹了!8月9日,立秋后的一天,乡下种田已经关好秧门了,他照例去镇上,在母校前面桥堍的修鞋摊修凉鞋。“倷考取哩——”相隔30多米远,他的数学老师朝他扬着手,大声喊过来。“好,好,吾考出哩。”他搭上了降分录取的班车进了大学,师范专科学校。
两年的师专学习后,他回乡教书,长住乡下家,虽然户口是在镇上了,但他还是在业余和假期做着不少的农活。农民的老实、勤恳、硬气,他用在了工作上。霜染青丝,纹上眼额,所幸薪水稳定,糊口养家,还过得去。

1989年7月7日、7月8日、7月9日的高考,就这样永远铭记在这小伙子的心里了。三十周年不曾虚度,他继续走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