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经意的呼吸 就会发现花香扑鼻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深秋,小城的马路上铺满了金色的树叶。一身九九式警服,李门强健的身躯就裹在这警徽与警衔的光辉之下。

马路的尽头,穿着紫色风衣的简红云骑着自行车,离李门越来越近。李门猜想她一定会看见自己。然而,自行车却一阵风似的拐进了对面的公司大院,不见了踪影。此时的李门说不清是懊恼还是怨恨,他觉得他跟简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近日,双方的冷战在升级,谁都不能容忍对方一点点的瑕疵。李门在歇斯底里的愤怒中爆发,而简却是一双泪眼,以沉默来对抗。窒息的空气让李门有了一种想离家出走的冲动。但是,今天的他,并不是要离家出走。他只是要像军人一样离开自己温暖的家和可爱的女儿,还有那个让他说不清的女人,奔赴特殊的岗位,工作一段时间而已。也许,时间能冲淡一切。

回到单位,李门匆匆换上警服,开始了交接班的工作。“气色不好啊,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又加夜班了!”说完,同事们都哈哈大笑起来。李门深吸了一口气,瞥了瞥众人,一时无语。

从警十余年,李门每天都要面对形形色色的罪犯,冷眼看着那些“利欲熏心之辈”丑陋卑劣的模样,滚热的内心凝练成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都说慈不掌兵,那些人绝非良善之辈,警察规范严格的管理,让这些人真得像迷途的羔羊,踏上浪子回头的岸边。面对这个特殊的群体,李门游走在两个世界之间。一个是爱的、温暖的、安全的世界;一个是冰冷的、残酷的、无情的世界。然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前一个世界的天平,发生了偏差,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累了一天,刚躺在床上的李门就想起了女儿。他非常爱自己的女儿,女儿是他的小棉袄、是他的掌上明珠。他最爱听女儿那无忧无虑的笑声。这笑声时常会撩得他心里热烘烘的。按照往日的习惯,他会在这个时间段给家里打电话。虽然,每次简都会唠叨他是钱多烧的,但他仍旧照例和简闲扯。每次说不了两句,他们的话题就全转到女儿身上。自从有了女儿,他们就很少再向对方互诉衷肠了。

想到这些,李门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可他又不愿自己先打电话回家。就这样在半睡半醒的状态里熬到凌晨七点接班。

国庆和中秋节,李门都不能回家休息。这对于他而言早已是司空见惯。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生活便是如此了。不要去抱怨什么,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把国徽顶在头顶上。

国庆那天的中午,正在值班的李门感到浑身酸痛,眼睛像烟熏一样难受。在这里上班就是与漫长的时间战斗。李门心想,这会儿要是在家多好,躺在舒适温暖的床上,等着简做的可口汤饭。想着、想着,李门突然发现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居然强烈渴望简的温情。这使他一时不知所措。

好不容易撑到下班,李门没有吃饭就早早地钻进了被窝,可疼痛像毒蛇一样缠绕着他。迷迷糊糊中他想起了小时候自己发烧,妈妈总会陪在他身边,一口一口地喂他喝白粥。那时候,李门觉得生病是一件好事,可以看见大人焦急的围在自己的身边,可以闻到母亲身上那种特有的香味,这种感觉既温馨又安全。然而,现在的他却连一杯热开水都喝不上,他只能任由病痛折磨着他的精神和肉体。

医务室里李门一边输液一边给简发短信:“我病了”不一会儿,简打来电话嘘寒问暖。电话那头的女儿抢过电话问:“爸爸,您怎么了?您发烧打针了吗?今天我到卫生所没有让妈妈陪,让孙燕阿姨在胳膊上打了一针,您说我勇敢不勇敢?”说完电话那头又响起了女儿快乐开朗的笑声。女儿的话和笑声在李门的心里立刻涌起了一股股暖流,让他感觉到大人的脆弱是如此的愚蠢可笑。

如果你使劲地吸着鼻子去闻,你闻不到花香,可是,如果你不经意的呼吸,就会发现花香扑鼻。爱也是一样的道理,太用力地爱,并不一定能得到爱。有时候我们需要在柴米油盐中温暖爱、在磕磕碰碰中包容爱、在平平淡淡中感受爱。

突然,李门脑海里又灵光乍现的不安份起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