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她是否还和我一样记得那段美好时光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挑一段绿色的时光,装点荒芜的岁月

那时候我还小。

我是60后。那一年,我上了九年级。当时的教育是九年制,相当于现在的三年级。 十六岁是全情投入爱情的年龄,春水融化。

那是一个劳动布颜色占主流的时代。 然而青春却在悄悄发芽,就像酒,虽被时代的瓶子封存,却充满了内在的醇香,就像春天的树,虽被斩断了技艺,却无法斩断它摇曳的美丽。

青春的萌芽首先是男孩女孩之间爱情的萌芽。 那个少年没有恋爱。 那时候不是眼睛里缺少美,而是心里缺少勇气。 桌子上的一条三八线把男生和女生分成了两个世界。 其实三八线只是一个假象,只是一种避嫌的标榜。其实心里已经有暗流了,但我只是一个君子,我很平静。

我的萌芽是从两滴钢笔水开始的。 我的同桌叫李秀水,高个子,桃腮,眼如春水。

男生们都很羡慕我和李秀在一桌,好像我是皇帝,占着他们心爱的老婆。 事实上,那时候男生女生除了吵架还有话要说,平时多聊几句,就是与世为敌,成为众矢之的。 但男生如火的眼神总是飘过来,我知道它不是在看我。 他们总是时不时的在我身边,我也知道他们喝醉了。 对我来说,他们的星星捧着月亮,因为我身边有美女,我只是借星星的月亮的光。

我和李秀水的办公桌上没有三八线。有时候我们写字的时候,我的手肘会不小心撞到他的手肘。虽然隔着一层布,但那一缕缕的电感会顺着我的手臂爬上我的脑海。 这个时候,她总是红着脸膘我一眼,然后红着脸低下头。“是弓的温柔让我觉得害羞。” "

当年都是用笔抽的。 有时候在学校忘了抽钢笔水,到了学校就问其他同学要几滴,但是都是男生问男生,女生问女生。 那是一堂中文课。老师布置每个人写一篇作文。李秀水停了笔,把笔甩在地上,接着写。 我知道这是一支笔。没有水了。 我赶紧拧开我的笔,把它伸了出来。她心照不宣地伸出手。我把笔头对准她的笔头,然后轻轻弹了几下笔袋,几滴笔水就喷到了她的钢笔里。 我抬头看她,发现她满嘴柔情,偷偷看着我。她的眼神像一个充满柔情的湖,我一下子掉进去了。

无恶不作,我给了她一个赞,她也回敬了一个赞。 她有一本很大的对开本,比其他的都大。每当老师让学生交单页题的时候,她都会默默的撕下一张给我。 我时不时会在书桌里发现炒瓜子。 我知道这不仅仅是同学之间的礼节性交流,而是两个技能初生的感情交织在一起。虽然表面上什么都没发生,其实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

青春的潮水在我全身涌动。每天都是淡淡的,天那么蓝,云那么白,生活真好,花的情怀充实了我的岁月。

一天见不到三秋,一天见不到她,我心里七上八下。 有一天,她没来,同村的一个女孩给她发了一张纸条。 我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在她旁边,仿佛失去了整个自我。 我感到不安和不安。 下课后,我忍不住问拿纸条的女生:“李秀水怎么没来?”那个女生看着我,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你放心,跟妈妈去曾生,明天再来!”听姑娘的,我不管她的语气,只要她明天来就行。 第二天,她来了 还带来了花生,花生越来越多。那时,我们还没有在当地看到花生。她非常慷慨,把它们分发给男孩和女孩。 最后偷偷给我一个人留了个包,我在她心里和其他同学不一样。 那一刻,我的心情,用现在的话来说,还不如你。

春天悄然而至,大地一片翠绿。 老师带领我们下乡支农种苗。 我们像一股青春的溪流,在田野里流淌跳跃。老师和生产队长都是我们留下的。 突然,队伍里传来一声“哎呀”的叫声。原来,李秀水滑了一跤,不小心掉进了路边的一条沟里。 沟很陡,一人深。一个女孩拖着她,却因为力气小差点被带进沟里。男生都盯着她看,谁也不好意思伸手。 我直接跑过去,伸出双手把她从沟里拉了出来。 那一刻,她离我那么近,差点扑到我怀里。她脸红得像朵花,我听到了她的心跳。 说到底,她并不在乎别人的指指点点。回来的路上她走在我身边,像春风缠柳,绯红的脸映着西方的晚霞。

时间在不同的人眼里以不同的速度流逝。 我们最害怕的毕业季来了。分手的时候,我们相对无言。我给了她一本日记,扉页上写着:

“然而,只要中国保持着我们的友谊,天堂仍然是我们的邻居。 “

她还给了我一本日记。打开一看,扉页上的字和我的一模一样。我感受到了神圣独角兽和谐的心跳!

毕业后,她和我一样,投身于广大的农村。 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到世界末日。 她和我住的两个村子相距不到20里,但彼此都没说过话。他们只是写信,追忆过去,问候现在,却没有人敢说出爱的字眼。 毕业一年多了。我当时十八岁。那年7月,我家有了一个农民工。我想代替父亲去查尔森水库。我本来不想去,因为水库在野外收不到她的信,但是我父亲身体不好,我必须去。

“柳梢上,约黄昏。 “在我离开之前,我鼓起勇气去了她的村子,约她在村头的柳树下见面。 同样的糖之夜,同样的蜜之月光,她带着如水的甜蜜羞涩向我走来,我淹没在她的柔波里,呼吸不畅,仿佛有了好的气息。 看到我的尴尬,她开口打破了我的困惑。

“来首诗吧!”说完,她率先说了第一句话。

她:你嫉妒我,而且很感性;

我:感情很多,热得像火;

她:拧一块泥,拧一个你,塑造一个我。

男:把我们俩一起打碎,掺水;

女:扭曲另一个你,塑造另一个我,

男: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不由得感慨万千。我紧紧地拥抱着她,她也像月光下编织的绳子一样拥抱着我...

在我离开之前,我给她留了一封信,告诉她她很快就会回来,等她回来我就去看她。 但我们去了工地后,工期继续延长。说好一月份的工期是我们回来之前的三个月。

一到家,姐姐就捧出一大叠信,都是她的。我一封一封的打开,发现她最后一封信说她父母要去找公婆家。她让我马上找人去她家做媒。在家迟到迫使她订婚。 一看日期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我把信堆起来,借了一辆自行车,发疯似的骑到了她家...

我来到当年为她请假的女孩家,女孩拿出了最后写给我的一封信,里面写满了歉意。 女孩告诉我,因为她父亲的去世,这些年都是她母亲把她带大的。她不应该脱离这段婚姻,所以她妈妈强迫她去死。最后她打不过妈妈的妥协,男人是军人。现在她已经在另一个国家结婚了。虽然她没有结婚,但她被母亲逼着去了那个男人当兵的城市...

秋水虽去,无迹可寻。我想知道她现在在哪里。不知道她是否还和我一样记得那段时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