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不知道有知识产权这回事 许多小发明都淹没在了岁月的长河里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浩龙相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父母生下他们时,指望着望子成龙,兄弟俩长的相似,但性格相差十万八千里,只有有一点相同,那就是他们俩在留良村都有点小名气,我试着拿起笔、写写他们的故事!
——写在前面

哺老哺实浩介里
那时他还是小辈,话还不多,慢腾腾的,因为是个男娃,上了年纪的人舐舔(宠溺)小辈,喜欢称他叫浩介里,这是一种亲昵的叫法,后来他老了,话多了,动作慢了,车轱辘话炒冷饭一样在嘴里翻来覆去,子女都嫌弃他太啰嗦,都不爱搭理他,越如此,他越要想法子吸引别人的注意,老小老小,老人有时候就跟小孩一样,子女来看他,他就有点人来疯,子女们聚堆聊天,他也要扎闹猛,搭顺板,别人说一句,他就重复搭一句,其实啥也不懂,看起来好像又都懂,因为耳朵有点聋,也没少出洋相,有次隔壁邻居跟他借东西就出了洋相,被大家当笑话把柄。

邻居:跟你借个斗,
浩龙:啊,借着狗,狗在灶口养小狗,
邻居:你不要七搭八搭,
浩龙:也不知道七只还是八只,
邻居:你耳朵聋啊,
浩龙:也不知是雌还是雄!

浩龙虽然哺老哺实(啰嗦),但他有个绝活,他会画画,要说他从小也没受过正规的训练,全靠他自己观察,临摹,那时候,没有电子产品,只有小人画,他就照着小人书里的故事画,什么三英战吕布,杨家将,岳飞传,武松打虎等等都是他笔下的素材,除了这些经典的历史故事之外,他还喜欢仕女图、战马,花等,这些题材都可以在春节过年时贴在墙上当年画,别人买年画,他自己画年画,客人一拨一拨的来拜年,站在墙边赏画,觉得很稀奇,他就跟着客人,收获别人的羡慕嫉妒加赞美,他很满足。

除了年画,他还给别人画灶头画,八仙过海,招财进宝,菩萨保佑等等,他都会,好几个亲戚、邻居打灶头都叫他去画,他呢也是来者不拒,带上全套装备,慢工出细活,一副灶头,没三五天下不来,就是现在,每逢人多,他都要添油加醋炫耀一番,哪家哪户,哪年哪月,他都记得清清爽爽!

那时候,家里穷,他一个农民,不干农活,躲在楼上,沉浸在自己的画画世界里,也算是个奇葩,要是弄白相也就算了,关键他还当正事来做,排场来的个大,为了画画,他也买了不少材料,别人家里都是镰刀,铁耙等劳动工具,他倒好,买了不少毛笔,颜料,纸张回来,经常是为了一个眼神他要花上半天的时间,为了一只马腿他会买回好几本小人书对照着临摹,为了一朵荷花,他会跑到野外去寻找实物,你说,他哪有精力干农活!

他老婆首先就吃不消,三个子女要抚养,家里开销一应俱全,一样少不了,他这样空头空脑不寻钞票,穷了一家,苦了孩子,一年到头沾不到几次荤腥,天天跟着喝西北风,老夫老妻为此没少吵架,别人当然是看热闹不怕事大,跟自己不搭界,有次吵的厉害,老婆把他的画画的工具,一塌刮子扔到了稻地上,但就是这样,他依然十头牛也拉不回自顾自画画。

看着他这个样子,别人就介绍到乡文化站去画画,说是给包装盒上画山水画,到文化站画画就有工资拿,他就去了,可是没几天,文化站就把他给辞退了,辞退的理由是嫌他画的太慢,文化站虽然冠了文化的名,其实也要经济效益,他画的质量倒还行,但一天只画一个盒子,精雕细琢,慢条斯理,文化站说,照他这个盘头,文化站要关门大吉了。

浩介里已经七十多了,他已经很久没画画了,跟着他喝西北风的子女如今也出息了,家庭聚会时,大家常常忆苦思甜,这时他会喝点小酒,在子女的奚落声中还不忘吹嘘一番自己当年的绝活。

发明家相介里
相龙是留良村的名人,跟浩介里一样,老人家叫伊相介里,他和浩介里是一母同胞的大佬兄弟,他是大佬,要稳重些,大多数人都叫他名字。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浩介里高小文化,当时在村里也算是文化人,之乎者也会那么几句,但他被识字所误,反而不识农事,四肢不勤,五谷略分,最后书读的一抹踏糖,做农民也不虾扎,终老没啥花头。相龙却和他弟弟有天壤之别,他顶讨厌读书,一辈子大字不识几个,是真正的文盲,建国后的几次扫盲补习班,也因为白相耽误了,但这并不影响他其他方面好学的个性

相龙从小喜欢发明创造,他年轻时候创造的产品,我都是听老一辈的人传说,据说他在竹编厂的时候,小到竹篮,大到蚕匾,没有他不能编的竹器。后来他修自行车,别人又说,没有他不能修的自行车,浩介里八十年代买的永久牌自行车,在他的维修下,一直骑到今天,依然还能上路。其他的发明,虽然传的神乎其神,但我没有亲眼所见,在此略过。这里我只记三件我亲眼所见的发明。

第一件是人工脱粒机。八十年代初,相龙四十岁光景,承包责任制刚刚实行,大面积的农业机械化还遥不可及,稻子收割起来后,只有两种办法,要么直接在稻桶里人工掼稻,要么稻子挑回家用电动打稻机打稻,都是苦力活,且效率不高。如果能把打稻机带到田里,效率就能大大的提升,但广阔田野没法解决用电的问题,相龙脑筋转的快,东想西想,他成功研发了一台脚踏式脱粒机,机器下田两个男人肩膀扛着就解决了,不存在用电的问题,还没有触电危险。

别人哼哧哼哧的在那里靠蛮力掼稻时,他却在田里率先用上了机械化,像踩缝纫机一样随着脚部一起一落,打稻机的转盘就轻轻松松解决了稻谷脱粒问题。后来这个机器推广到了部分农户家里,深受喜爱。那时候,我走在放学的路上,经常听到农村的广播机里在宣传他的发明,整个桐乡县算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了。

第二件是他家里没有锁。乡窝人的大门都是木头做的,太阳落山门栓一落榫头算是锁了门,新式点的人家,都是安装了铁门,装的的现代的门锁,但相龙家里的所有的门既不用门栓,也都没有锁,都是他自己设计的机关。诸葛亮曾经发明了木牛流马,一个机关难倒了敌人,相龙做的锁也有木牛流马的般的功效,别人打不开,自己知道机巧。从正面看,每扇门的样子跟普通门没什么不一样,但门背后却是各种轴承铰链连杆,大门有大的机关,小门的窍门,进他家仿佛进入了战时躲核弹的地下指挥部,满满的安全感

第三件是自动床。那是旧年的事,算起来他也是接近八十岁的老人了,但他的自行车的铺一直还在开张,岁月变迁,生意也不如以前,不过他也不急,开个铺子,就当姜太公钓鱼,有没有客人都是随意,没事他就开始东看西瞅瞅,想出点新盘头来,老伴身体不好,好几次住院,这期间他发现病床的设计有缺陷,假如没有陪护的话,病人自己没法把床摇起来,如果病人自己躺着就能把床支起来对病人来说是很大的方便。

他就联想到汽车后备箱,后备箱的活塞支杆原理就是靠压缩空气把后备箱支起来,同样的道理用在床上,把支杆按到床下,中间装个铰链,只要在床头安一个小开关驱动空气的压缩,就能调整床板的高低。就这样,他就设计出了一张躺在床上就能自己操控的高低床,当然他和老伴首先享受自己的发明的成果,而他的兄弟浩介里也承蒙他的照顾,捡了个现成,获赠半自动高低床一张。

相龙的一辈子发明无数,得益于他头里水清爽,脑子好用,和他兄弟在一起,他显得更年轻,说明勤动脑养颜。小辈们每每说起他,都竖起大拇指,骄傲家族里出了个高智商的奇人。

也有人说庆幸,人生识字糊涂始,因为相龙一辈子不读书,虽然不懂书上的大千世界,但也从未被文字所骗,不受书本所限,创造力不受束缚。大家更觉得可惜,可惜生不逢时,假如能够接受更高层次的学习,也许工程院里有他的一席之地。

他也不知道有知识产权这回事,许多小发明,小创造,都淹没在了岁月的长河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