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相似的是巷子里烤红薯的味道 传递着不变的温暖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等了很久,江南这个冬天没有冰也没有雪。就连草尖上的霜花也极为罕见,我感到孤独。

江南的冬天本来就别扭,不像北国千里雪飘,千里冰冻;不像南疆那样初夏温暖,阳光坦荡坦诚。 只能看脸行事。哪一方强大,你就倒向哪一方。 渐渐失去了自己的个性,只保留了江南这个名字,可以给人一点想象的空间。 曾几何时,江南的冬天是有棱角的,硬核的,充满了无限的温暖。

江南入冬后霜厚最常见。 清晨,楚阳照射下的树梢、草尖、落叶甚至土壤,都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霜花,晶莹剔透,闪着冷傲的光。 上学路上,调皮的孩子喜欢踩着草叶上的霜花,追逐、奔跑。“吱嘎,吱嘎”的声音使得冻得通红的小脸充满了无限的喜悦。

偶尔有无霜的冬天。反而好像少了点什么,少了点乐趣。 冬天结冰很常见。河流里,田野里,甚至露天的锅碗瓢盆里都有冰块。 玩冰是孩子最喜欢的运动。 他们会拿起冰块,徒手搓。 有时候,你会打碎一个空心的麦芯,吹进冰里。你可以吹出一些简单的钢笔图案,然后自豪地展示给你朋友看。 此时,农闲时不能休息的妈妈,正在暖阳下的门廊下用厚厚的鞋底打理自己。 孩子怕自己玩疯了感冒,经常抽时间抬头斥责。 孩子们很快就跑了,转身又聚在一起玩了。 有时候冰几天不化,胆子大的孩子会溜到村子附近的小溪里玩滑冰。 小孩子可以踩着两块瓷砖在河床上来回走动,他们非常兴奋。

有一次,一个大一点的孩子玩得很开心,滑到冰的外面,一下子踩了一个洞,掉了半个身子。旁边的孩子都惊呆了。还好他自己爬了上去,回去被父母死了没人再去滑冰了。

那时候冬天还是会下雪,不止一次。 往往是洋洋洒洒,日复一日,就像鹅毛纷纷扬扬。

雪停的时候,大地已经银装素裹,妖娆无比。 “薛瑞兆丰年”,雪预示着一个好年景,村民们很高兴,孩子们更高兴。 到了村尾,孩子们迫不及待地聚集在打谷场上,三两个一起堆雪人。 累了就分成两组打雪仗。我跑遍全村的时候,总是汗流浃背,回去肯定要被训一顿。 往往三两天雪都化不了,这就给孩子们带来了另一种乐趣——敲冰。 雪融化了,顺着屋檐上的青瓦往下滴,一夜之间就结冰了。早晨,屋檐上结满了冰。 它又矮又胖又瘦。晨光中,冰晶纯净可爱。

如果长在较低的地方,大人们可以随意折断。如果长高了,孩子早就拿竹竿敲了。 敲过的冰咬,摇摇欲坠,脆脆的,回味中带着淡淡的甜味,是冬天特别的“点心”。 有时候雪太厚了,等它融化了,你就会学会如何跃起泥土,在雪地里和小鸟玩耍。 在平地上扫一片雪,撒上小米,立起竹匾,远远地拉绳子。 在江南寒冷的冬天,外出觅食的鸟类并不多。毕竟小孩子比较没耐心,最后惹上麻烦的傻鸟也就那么几只。 我甚至怀疑鲁迅对闰土飞鸟的描述是否可信。

曾经记得,有一次它终于成功了,一个竹匾成功罩住了一只麻雀。 但是,鲁迅先生毕竟没有写竹匾下的鸟是怎么被闰土拔走的。所以,当竹匾终于被举起的时候,可怜的麻雀迅速无比地蹿到了空中,留下了一群呆呆的孩子。

那时候冬天很少下雨,阳光很温暖,没有湿冷的孤独感。 唯一相似的是巷子里烤红薯的味道,传递着不变的温暖,这也是江南冬天的佐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