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俯身看着父亲的野猫弶不由得感慨万千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说是野猫弶,其实主要是用来逮野兔子的。秋收过后,父亲就会选择一条野兔子常走的路设下野猫弶。有时在一块高地的一端,有时在两块高地之间,父亲依据地形,用砖头和泥土垒成。

野猫弶呈圆形,如微型帐篷,一边开个小门,小门约三十厘米高,二十厘米宽。门上吊着一块方砖,这方砖和常见的红色八五砖很不同,它是青灰色的,不但要厚,而且要大很多,可以抵得上两三块八五砖的大小,主要是用来堵住门,让不慎走进野猫弶的小动物无路可走。当然门口的青砖不会随意落下,父亲在里面装了一个触碰装置,小动物走进野猫弶触碰机关之后,门口的青砖就会飞速落下,一般的野兔子是撞不开门的。而父亲只要看到青砖落下,就可以从野猫弶顶部的小孔进行观察有没有猎物上钩。

村子里不只是我父亲一人装野猫弶,但是父亲装的野猫弶总能弶住不少野兔。当时家里养了不少的兔子,那是用来剪兔毛换钱的,兔子肉我们是吃不到的,更何况自己养的兔子也不舍得宰杀了吃。而野兔子就不一样了,父亲说野兔子要吃粮食,抓了野兔吃不但补充营养,而且也是为庄稼除害。野兔子肉质细腻,紧实我和妹妹总是吃得满嘴是油。

吃野兔子肉自然喜欢,和父亲一起去野猫弶里抓野兔子更是让人刺激。记得有一个周末,正睡得香甜,楼下传来父亲的声音,“又弶住野兔子了,快一起去抓!”我一咕噜爬起来,兴冲冲地和父亲一起去。父亲准备了一个大大的麻袋走在前头,我和母亲紧随其后。田野里一片雪白,不是雪花,而是白霜。我冻得直打哆嗦,母亲也是缩紧了脖子。来到野猫弶前,父亲就给我们分工了,他把青砖略微提起来一些,让我和母亲迅速把麻袋撑开垫在青砖下,然后让我们用脚踩住野猫弶的门口两端,等把麻袋把整个门口罩住,他就把青砖拿开。

接下来的情节更为紧张,要把受惊的猎物赶出来,让它跑进麻袋里。父亲说我力气小,不能堵住门,门没堵住,野兔子很机灵还是会逃走的,于是拿麻袋堵门的活由他负责,我用一根细长的棍子透过野猫弶顶端的小孔去挑逗野兔,受惊的野兔上蹿下跳,嘶嘶乱叫,可就是不出来,我透过小孔看到了野兔子那双充满怒意的眼睛,心中有些害怕。我父亲鼓励我不用怕,让我用棍子狠狠地戳野兔,我使劲一戳,野兔子果然上当,从门口冲了出来,正好窜进了大麻袋。

父亲连忙把麻袋口子合拢,一提麻袋说:“这只野兔真肥,可能有三斤多。”我们一听都喜笑颜开,可野兔子却在麻袋里横冲直撞,垂死挣扎。父亲把麻袋往地上甩了几下,有血迹从麻袋里渗出来,大概是野兔子被摔死了,就不再乱窜了。虽然当时觉得很残忍,但是捕到猎物的兴奋冲淡了我心头的不快。

靠这个本事,在物质匮乏的时代,父亲多次让我们吃到了美味的野兔子肉,让我们姐妹俩健康成长。有时候接连抓到几只野兔子,也会送给邻居爷爷吃,实在经济紧张也会到小镇上卖掉。不过野猫弶有时候只是弶到一只会放臭屁的黄鼠狼,但也令我们高兴,可以去卖钱。正是因为这样,我很关心我父亲的野猫弶。记得有一次割草回家,看到野猫弶的青砖落下了,我以为又弶住野兔子了,飞奔回家喊父亲。可是父亲一看却说没有弶住,或许是风,或许是调皮的孩子动了手脚,我们只得怏怏而回。

随着美丽乡村建设的推进,农村土地平整了,很多年我已经看不到野猫弶了。而今年寒假,我去看望父母。父亲已年逾古稀,原来高大的身影也略微有些佝偻,他看到我们到了,连忙兴冲冲地背着草篰去地头割菜去,我像个孩子一般跟了出去,在自家田头,我惊喜地看到了野猫弶。这个野猫弶是利用一根水泥管制成的,青砖依旧挂在小门口。

我俯身看着父亲的野猫弶,不由得感慨万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