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走白日胭脂粉尘 带走遍地落叶相思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家门口树上结着的柚子,承了大自然的雨露阳光,早已泛出金黄,每每匆匆往来之间,我都会在树下小站,只那一小会儿也觉得拂过这里的风是带着清香的,有叶子的味道淡淡的,有树干的味道素素的,有时间的味道烈艳而醇厚的。

是的,时间有它别具的味道。当冬的华章上演,春节就悄然向我们靠近,我循着时间的轨迹,在沉寂的分秒之味里让记忆慢慢往回走。

时间它有一点糖果的甜。是夏天的尾声,我在厨房里忙活,一盘番茄炒蛋因没有葱花的点缀让我不免有几分遗憾。洗碗的时候我跟自己说:要种一盆葱,让它绿油油地长在厨房的窗台上,是触手可及的距离!

窗外的天空飞过三两只鸟儿,灵巧地绕过繁盛的树梢,在天空中且歌且行,挑衅着时光的发梢,自由美好。周末回乡下,妈妈特地做了拿手的红烧肉装了大盆让我带上,还让我带了一大盒子鸡蛋,正当我摆放周全准备走时,妈妈喊住我:“等等,还有你爸要给你的东西。”

“是什么?!”我很是好奇。

“葱!你爸给你种了一盆葱!”转身时已看到老爸端着这个长条花盆向我走来,以前我在这个盆子里种过红灿灿的矮牵牛,此刻已换上翠亮亮的一排葱。老爸叼着烟,喜盈盈地向我介绍起这盆葱的来历和日常打理。我忽地想起正是在前几日自己有过要种一盆葱的念头,但并未和谁说起甚至自己都快忘记。

可这一盆葱就这么鲜亮亮地成为一份礼物来到我面前,我惊讶于和老爸的心有灵犀,也沉溺于相比城市里五毛一撮一元一份的葱与我这旺盛的一盆之间的贫富差距。返城路上我被老爸的这份厚爱包围着,想来从小到大,我和妹妹就是这样被富养着的。长大的我也常看一些育儿书籍,但最受启发的还是自己父母的教养方式:默默打理生活,只管做不多问,只信任不说破。于是我和妹妹都成了拥有很多糖果的女孩,携着家人给的爱,甜滋滋地在时间里徜徉,搭救着如今渐行渐远的纯真。当岁月绵延伸展、当光阴暗藏峥嵘,是时光的这份糖果般的鲜甜净了风雨,将喧嚣化尘归土,成为我们内心幽兰深远的滋养。

时间它有一点芥末的呛。是秋天吧,细雨微风,秋味深浓的季节才会特别让人想念旧友,多年不见,见时却像从未分开的那种。可到底还是一直分开着,因为种种的忙碌。一个说“快把微信里我的名字改过来,不然我冲过来杀了你!”一个回“好呀好呀!正好可以见你一面!”,顿时觉得“杀”是那么痛快有爱的用词,本来就是嘛,相爱相杀。

一个说“好想见你一面呀!”一个回“快去抱住离你最近的树,因为它就是我!”顿时觉得“树”好诗意呀,长在你我距离的边缘,不远离也不靠近,光阴在不在它都在,你来不来它也还在。现实的距离让原本弱小的我们变得强大,我们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一个电话一壶茶嘻嘻哈哈地就把心结化了。友人许多,茶伴难寻,于是只能是一个人闯,一个人呛。遇到的门啊坎的磕碰,成了自个儿要去蘸的芥末,小小的杀伤力却极强。

每次都得凛然又小心翼翼地蘸着点边儿尝,终于还是会被呛着,于是开始练习忍,不能喊更不能吐,因为这些都是示弱。只能不断地调整呼吸或者干脆咽进去,因为是自己要闯、因为是自己要蘸这碟子里的味道,因为知道忍到眼泪出来就算是到了头,忍到不掉眼泪就是境界是超脱了!也知道这股呛终究会被时间带过走,过了也就通了气,只留下特别难得的体验。下一次再遇到呢?继续蘸呀!麻木太久,能触动自己的东西越来越少,一个人时何不尝尝芥末,多淋漓!

被时间呛着的味道,是平凡岁月中的一抹华彩,是修炼一种洒然,是历经风雨却不留伤害。被时间呛着的味道,是光阴在时光的河床上燃烧,是和变数对峙时的顶风冒尘波澜不惊,是和时间较量时跋扈转身的自带清凉。

细雨霏霏,带不走草木枯瘦之凉,带不走时间斑驳之寒,痴情绵绵地下着。时光潇潇,带走白日胭脂粉尘,带走遍地落叶相思,轰轰烈烈地向前走着。我独自在岁末的黑夜里一把将时间铺洒在纸上,然后用文字一处处一秒秒地把它按住,用如针的文字缝补隐藏的残缺,用如线的文字缠绕琐碎的时光,让它成为糖果、成为芥末,成为过往年岁里的一味独酿。

陌上花开,陌上花落,甜也好、辛也罢。时间会验收一切,包括誓言、误解,时间也会带走一切,包括恐惧、不安,只留朴素的炙热隐于内心,浮于眼中。而后面对未知的时间之味:我们摘下口罩、嫣然一笑、祝君喜乐安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