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解开一个时代 却始终解不了风情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我曾多次想象穿越到那个时代,去陪一陪那些并不孤单的画中人。

也许会是一个黄昏,归人的身份走进长安皇城,浮云映晚霞,晚霞未眠,浮云也不曾缱绻。绯色的天地,大块大块地渲染金色的宫顶,气派磅礴。它拾起了隋代遗落的明珠,淘去浮尘,在岁月中追溯回明珠原本的模样。严密、整齐,折射出一个时代面纱下藏匿的纪律和安邦治国的期望。

再往里走,慢慢走过第一条连廊,要是天公作美,落几滴细泪下来,你便能知晓,后世人为什么写出“声声慢”这样悠长绵柔的文字了。即便是象征威严的宫殿,也有似此温柔的一角,灯火阑珊。

偌大的城内,一砖一瓦,皆为上品,琉璃瓦为唐代匠人独创的美丽,缃竹与青碧晖映,自是一片风景

建筑是一个时代的铜镜,它映出大唐最辉宏的那一面。

可是旅程,才刚刚开始。

若我有幸,在金鸡司晨的前一刻,在宫宇中找到一个隐秘的角落销声匿迹,那我一定会屏住呼吸,等待戏场开幕。

万人朝圣,四海世事,八方人情,一谏一言中,像渐暖的阳光,开启了大唐一天的脉搏,以久修之学识,护国之安宁。作为遍观过纵横五千年的现代人,可以轻而易举的在一国之栋梁乃至一国之君面前大叙民生常事,市井交易,学士翰林乃至边塞军情。我也许可以改变这个朝代的命运但我不愿。因为,我终究只是它的过客,而不是它的归人。

于是我离开了富丽堂皇的地方,往街市坊间回荡着的吆喝声中去了。

正午时分,东市与西市的百货们挤挤攘攘地拥在一起,东市雍容华贵的器皿反射着细腻的人流,达官贵人们也会对它们暂时放下身段,低头与那些描金的花鸟浅笑不语。

西市是最热闹的。所有的寻常百姓都会在这里徘徊流连,不同于东市中的铜臭味,这里的石板路上,都透着苦里带甜,冷里携暖的人间烟火味。

有寻常百姓挑着担子,沿着路儿一步一字结结实实的喊着、吆喝着;有来自西域的异国商人摇头铃儿,兜售在那边看不见的土地上,生长出的一片七彩斑斓。士农工商,商贾之流被丢在末尾,不受待见,其实错不在商,而是人们忘了初心。

我离开繁华,向着大唐原本的面貌走去。

我要追上那一叶小舟,看李白对着峨眉皎皎明月诉尽衷肠,曾写下“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有志之士为何会对其故乡尽是一片柔情。我想跟随着他走过高悬的蜀道,攀过飘渺的九华山,踱过清流涌动的秋甫河。听汪伦为他唱的离歌,观月下他独自一人献给时光的舞蹈。他的血液里,涌动着豪迈的胸怀,也涌动着温柔的幻想。李白的诗,像一场热烈的大晴天,它抚摸过万物使世间充溢着一种久违的温暖

中华河山遍游后,天空飘来了雨云,刮起了凄凉的风吹倒了唐朝的旗帜,吹灭了杜甫草堂中的昏灯。那年兵荒马乱,纵有一腔孤胆,杜甫也只能写下“国破山河在”般的悲哀,字字从笔尖滑下,像一场冷雨,淅淅沥沥,浇透了盛年留下的盛景。欢愉后的寂静,若不知如何接受的话,便可至他堂前,饮上一盏岁月沉淀下来的苦茶。它会告诉你,只有晴雨交接之后,才会出现彩虹。

唐代的诗魂,在历史的长河里蜿蜒流淌,余音未停,经久不息。

又是一个夜晚,到一户普通人窗前,那幽远的安眠曲回荡檐下,应和着我离去的脚步轻声滴答。

我才明白,我可以解开一个时代,却始终解不了风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