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我正身处人琴俱亡之境 故人前来令我不胜感慨系之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前人有句:“山气花香无着处,今朝来向画中听。”中国艺术之妙境,追求似与不似之间。“听香”是中国艺术超越于形似之外的神韵——“曲终人不见,化作彩云飞”,意在“暗香浮动”之妙韵。

丁酉新春,北京唐吟方先生寄来《书法报·书法天地》一份,随邮还有墨宝:“明月清风”惠我,令我非常感谢欢喜,还有海宁《水仙阁》刊物一本。

《书法报·书法天地》内有唐君介绍其恩师沈红茶先生的《图画长留天地间》一文。文内较详细地介绍了沈红茶先生的绘事、及其经历。沈红茶先生为嘉兴海宁人氏,著名画。时人有评:“沈红茶是1928至1975年五十年间的浙江画中,杭州地区外,不用我们忽视的重要中国画家。”(美术史家徐建融·《海派与浙派》)。拜读《图画长留天地间》,体现了一位温文儒雅的君子——唐吟方先生对恩师的一片至诚崇敬之情。使我为之深深感动。

吟方先生2010年也曾为朱大熙先生撰文《淡泊生涯老砚田,东涂西沫旧因缘》发表于《美术报》(2010年2月13日《美术报》)。同时我也发现吟方先生在先前发表的某些文字里,若提及故乡(嘉兴)书事时,也都有提及朱大熙者。

2009年盛夏,唐先生因事来嘉兴,特来寒舍看望我,其时唐先生之书、画、文字在北京乃至全国,已有名望,此时我正身处人琴俱亡之境,故人前来,令我不胜感慨系之。凡种种诸事,我对吟方先生皆无点滴谢忱可表,可谓君子之交淡如水焉。故我常称吟方先生是一位“可寄百里之命,托六尺之孤”的诚义君子。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唐君日后必有福泽也。

《水仙阁》封面刊有唐君为《水仙阁》创刊十周年绘制的一帧“水仙花”。淡淡的几笔翠叶。其中一枝斜出轻举,著花两枚,右上题款两行:“与君共岁华,十周年誌喜丙申吟方”。花右下画一茶壶。把卷展望——湘娥乍见,气韵超然物表,不落凡尘,可谓雅极!太清美了。我曾经在一本书上读到张伯驹先生的一支兰花,凌空而下,灵气飞动,清香馥郁,天外妙音顿起。今观唐君《水仙花》实有同感。

拜赏吟方先生的“水仙花”图,让我听到了香的真谛——“读罢也拟不思量,争奈余香犹未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