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正常体温是三十七度 而信仰不止一千度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人的正常体温是37度”。

爷爷将我捧在怀中,以温和的态度向我阐述生活常识,我睁大滴溜圆的小眼睛,朝爷爷投去怀疑的目光:“老师说邱少云有一千度!爷爷笨蛋!”他没有回答,只是从他那慈祥的面孔中,露出一副深邃难解的微笑,那目光中有种异样的激情。

那时虽只有六七岁,我却一直把这一幕印在脑海中,也许是说完那句如今看来天真可笑的话之后,爷爷送给我一个芭比娃娃的缘故。
后来我上了小学,大约是三年级时,我们亲切的科学施老师在课堂上讲道:
“人的正常体温是37度”。

我想起过去在爷爷怀里的那一幕,不由得咧开爱笑的小嘴巴,当我独特的笑声划破课堂的寂静后,才意识到自己所犯的严重错误,施老师于是以恼怒的口吻让我回答问题:
“苏唯爱!请你告诉我人的体温是多少”

“是一千度,老师”我抱着开玩笑的态度回答这个在我看来十分愚蠢的问题,她只是瞪着我,随后是一片沉寂。

我又补充说:“一个人的体温是三十七度,可好多个人加起来的温度就能比一千度还多,而且邱少云爷爷的体温也是一千度,老师,这没有问题”

她严肃的脸上掠过一丝疑惑的神情,似乎无法相信这个瘦小的女孩子能够说出这般话来,而接踵而至的只是一声响亮的“请坐”,这使我莫名感到一种战胜者的喜悦,而同学们的哄堂大笑便是我的战利品了
时过境迁,小学六年愉悦的生活转瞬即逝,三年级时的那堂课已成了我对小学为数不多的记忆珍藏。

步入初中,我终于收起了往昔显得有些张扬的个性,决心将自己变成一名“淑女”,于是我便爱上了阅读,记得有本书叫做《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中保尔顽强不屈的品质激荡着我的内心,这种精神成为了我此后的行为和道德准则,并令我看上去似乎同那些成天扭作一团的学生们格格不入,这使我感到困惑,每一个人都生着四肢,生着两只眼睛一对耳朵,甚至每一个人的体温都是三十七摄氏度,区别究竟在何处?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思考这个问题,却始终难以解答

回忆刚刚结束的高中三年,这是一段因摸爬滚打而幸福欢畅的时光,我怀着一颗赤诚的心灵,如饥似渴地阅读理论书籍和文学名著,不断探询生命意义。尽来突然想起过去围绕“温度”的一件件趣事,才发现自己内心对这个问题已有了明确的答案。

如今,一名高考刚刚结束的女学生,在萦绕空调冷气的书桌前奋笔疾书。她想着:“不久前的高考中,我出奇旺盛生命力从何而来?”细细思考,这决非源于对名利的追求,而取决于.......温度!

对,是温度!我激动地起身向窗外张望:面对太阳的烧灼,盛夏的植物绽放着别样的生机,野花点缀着初生的青草,须知,天下的万物,上至珠穆朗玛,下至眼前的一朵鲜花,都在接受源自五千五百摄氏度的太阳之恩惠。

此时书房里空调开了二十度,人的正常体温是三十七度,而信仰是不止1000度的。坚定理想的人们啊,他们距太阳更近!

1952年,正是在太阳的近旁,二十六岁的邱少云同志以三十七度的躯体,向烈火中扑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