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都是错失赏花的人 更是无上崇高的养花人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偶遇小区邻居,热情招呼之余,他很诚恳的对我说,你家花养的真不错,那棵艳艳的是叫法国莫奈的欧月吗?
欧月?法国莫奈?行家呀?花开了?我愕然,我逻辑混乱,我惊奇,还带着欣喜。为了掩饰自己的惊怯,我慌忙点头,逃也似的离开。

来到我的天地,我侧身,我探身,我换个角度,我拨开叶子,终于,我看见了艳丽的花朵,正痴迷的探着头,从栏杆的缝隙伸向室外的空间,花瓣的边缘略显干瘪,看来已开数日,而我却丝毫未曾发觉,要不是邻居的提醒,我可能都要错过花期。

要知道,为了这棵欧月,我曾无数次的为之浇水,松土、剪枝、除虫,驻足,从上盆的那一刻起,就满怀期待,希望目睹那含苞到怒放的全程,期待那娇艳的一刻。可现实却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花开已数日,养花之人却全然不知,赏花之人却不经意间日日欣赏其娇艳。
我苦笑。

抬头间,看见对面一户人家的窗台也放满植物,一抹绿色中夹杂着点点花朵,或红,或黄,都是探着头伸向室外。也许主人也未曾发觉花开了,花多了,花谢了。而我不经意间也成为“捡漏”的赏花人。
我把今天的“奇遇”打电话告诉千里之外的母亲,没想到母亲却出奇的坦然。她说,花木都是向阳生,花开在外面很平常的。浇花是爱花,但不一定要赏到花呀。我惊愕,母亲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但她却从植物生长的特性上一语中的解释了我看不见花的原因,她更从人性的深处给儿子好好的上了一课。

夜深,我未能入眠。儿女不也是母亲亲手栽培的花朵吗?她们为之付出汗水,付出心血,乃至生命。不同的是,她们打心眼里没有奢望成为赏花人,没有奢望坐享儿女的成果。如我,毕业后即远离家乡,与父母聚少离多,逢年过节仅有只言片语的问候,病榻之前尚无半点安慰。

而今,又有许久没有见母亲了,又有好多收获没来得及跟她好好聊聊,又快到端午了,而我却没有表达上我一点点孝心。如我一样千千万万的游子,都总是不能让母亲成为第一个“赏花的人”。

母亲都是错失赏花的人。母亲更是无上崇高的养花人。
一点感慨,母亲节将至,谨以此文献给天下的母亲,祝她们安康幸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