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年代给予人不一样的生活品质和心理享受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我的母亲是出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农村妇女。母亲虽然不识字,却也知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因此,她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就是想去看一看杭州的西湖与断桥,苏州的古园林与虎丘塔。

那个年代,经济落后,交通闭塞,观念陈旧,农民一年四季过的是面朝土地背朝天的日子,一个普通女子,要想去苏杭游玩,简直就是异想天开,难上加难啊。大凡人都是这样吧,越是难以实现的事,欲望就会更加强烈,母亲也不例外。

有一年仲夏,父亲和几个邻居摇着小船去杭州出售农产品,母亲也想去,但是,由于去的都是男人,而且吃住都在船上,男女同船去太不方便,也不允许。母亲只好作罢。后来,母亲多次在我面前提起,说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带她去苏杭游一游。我当时不敢肯定一定会兑现母亲的要求,但对于母亲的这个愿望,已经牢牢记在了心里。

记得我师范毕业后的第三年,学校准备趁春季农忙假期间,组织学生去苏州参观游览。而且上级允许教师带一名家属同往。此时,我想到了母亲,想到了母亲寄予我的希望。这是个好机会,我当然不会轻易放弃。放学后,淅沥沥的春雨下个不停。我踩着泥泞的小路,三步并作两步,要把这个好消息回家告诉母亲。

江南的春天,是个多雨的季节。时光的脚步虽然已经跨入春季,但是雨天给人的感觉还是冷嗖嗖的。那个年月,嘉兴农村要种双季稻,春天一季,夏天一季。母亲正在田间插秧。我撑着雨伞赶到田头,只见一片白茫茫的水田里,母亲穿着雨衣,弯着腰,正在插秧。别人都回家休息了,只有母亲还在冒雨劳作。

我一步一滑走到田埂上,大声呼喊,母亲这才慢慢抬起头来,兴许是腰弯得太久已经僵硬了,两条胳膊肘支撑在大腿上,迟迟没能直起身子来。母亲听到我要带她去苏州游玩,非常高兴。然而,当母亲得知是在农忙假里去,随即又表示出万般无奈,态度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她说:“机会倒是挺好的,可是,现在正是插秧季节,我又是生产队里的插秧能手,要是我放弃插秧,去苏州游玩,人家还不笑我?再说,这秧如果插得迟,误了时节,会影响生长和收成的啊!儿子,这一次,我就不去了,以后再说吧。”

母亲这一番话像是早就想好了似的,几乎没有思索和迟疑,也绝无商量的余地。说完,母亲拿起一把秧,弯下腰,又继续插起秧来。见母亲如此受累,我准备下田帮母亲一把,可是母亲不让我帮她。说天正下着雨,撑把伞怎么能插秧?催我赶紧回家。我悻悻然往回走,感觉脚下的路更滑了,每走一步都像是重新回到了蹒跚学步的岁月,两条腿不听使唤,身子无法平衡。

好不容易回到地头,回眸望去,只见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白茫茫的大片水田里,母亲孤零零一个人,穿着雨衣,赤脚踩在齐膝的泥水里,弯着腰,双手拿着秧苗,身子上下颠动,快速地插着秧。一阵凉风夹带着雨滴飘在我的脸上,不禁使我打了个寒颤,心中涌起了一股莫名的酸涩。我的双眼模糊了,一颗心砰砰乱跳,好像母亲手中的秧苗不是插在水田里,而是每一株每一行都重重地插在了我的心上。

我在地头呆呆地站了很久,心中似乎对生我养我,朝夕相处的母亲忽然间有了全新的认识:母亲嘴上说十分向往外面的精彩世界,其实骨子里更在乎的是脚下这片水田。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几年后,母亲突发急病,溘然长逝,至今已有三十多年了。这些年来,生活中不少往事已经忘怀,然而,母亲穿着雨衣弯着腰在水田里插秧的情景,时常在我脑海里浮现;母亲想去被誉为人间天堂的苏杭游玩的愿望,也被永远地定格在了那片淅沥春雨下的水田里,成了谁也无法弥补的遗憾

母亲离世后,我虽然曾经游览过许多名山大川,古都新城,但只要一想起当年那水田里母亲的声影,眼前的美景就会骤然失去引力,让我怎么也提不起游玩的兴致来。

如今,国力强盛,生活富裕,海陆空交通便捷,高速公路四通八达,高铁时代已经到来。假如母亲能活到现在,想出门旅游,别说苏杭,就是北京海南,乃至走出国门,也是一句话的事。

不同的年代,给予人不一样的生活品质和心理享受。我们赶上了好时代,过上了好日子,而我的母亲却只能在天堂里羡慕我们,祝福我们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