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偏袒有心人的放下对物质得陇望蜀的贪念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当下,有机食品倍受青睐与推崇,衍生了众多农场推广生态无污染的天然产品。食之放心、安心、舒心,追本溯源,工业、土地、空气、水质、农药等因素左右着人们的生活态度,安全可靠的居住环境与食品来源,是芸芸众生亘古不变的生存理念。
《沙乡年鉴》是美国作奥尔多.利奥波德的随笔,也是集经济、生态、农业、教育、哲学、美学、文学于一体的自然宝库。
说说小说的背景吧,二战的硝烟还在北美上空飘荡弥漫,炸弹袭击下的生灵经受着严峻的考验,土地、房屋、河流、森林,伤痕累累,狼藉一片,这是北美大地前所未有的创伤,然而,人类征服自然的雄心壮志却如朝阳般冉冉升起。

全篇俨然拟人体的童话,描述了位于威斯康星的沙乡各色的精彩与惊喜,也不乏哀叹与谴责,自由、随性的主题下,追求躯体与灵魂的和谐统一,呼吁人类与自然的融洽共存。

利奥波德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解说与慨叹,细腻又透彻,纯真的语气讲述严肃苛刻的环境问题,读者正襟危坐的同时,不免长嘘短叹。满目疮痍、危险重重的环境中,作者肆无忌惮地穿行于丛林、高山、湖泊,目睹了自然界的种种矛盾与争端,植物与践踏着、矿产与开采者、森林与砍伐者、农场主与工程、禽兽与狩猎者,鲜明的对比与夸张,告诉我决定生存状态的是人类自己,此时,我脑海闪现了一个词语——作茧自缚。

表象上来看,威斯康星的动物危机四伏,瞭望的鹰眼、血迹斑斑的草地、散落的兔毛,当所有的起伏与动荡归于平静时,森林与原野似乎若无其事、宠辱不惊,这就是自然的力量,在人类的贪婪还未肆虐前,一切顺其自然、生生不息。不经意出行的臭鼬,目睹了生态链高端者的趾高气扬,精明的田鼠命丧毛脚鵟,觅食的野兔死于鹰爪,这只富有罗曼蒂克情结的臭鼬静观其变的同时,也释放了一枚元素:没有人类干预下的废弃农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一棵具有八十圈年轮的橡树,最终化为壁炉中的一捧灰烬,究竟是物尽其用还是悲天悯人?拉锯者对猎鹿人的调侃——猎人数目超过了鹿的数量,好比僵尸嘲笑鬼,更是大树留给世界最后的嘲谑与冷峻。如今,我们的生活空前富足,橡木家具陆续进入千家万户,人们坐在橡木凳上高谈阔论或者躺在橡木榻榻米上酣然入睡的同时,是否想过一棵橡树的前世今生以及与之相关的生态文明?

从一月到十二月,再到资源挖掘问题与环境伦理的思考,鸟类与森林是作者着笔的主线。鸟类靠寄生在树木上的昆虫为生,大树靠鸟类的巧嘴斩病除疾,平等互利,互惠互存,这是何其完美的共生现象。但是,大雁的觅食、毛脚鵟的盘旋、黑鹂的喧闹、松鸡的迟疑、沙鹬的舞蹈,随着黑火药的到来,摄魂夺魄、步步惊心。

也许,人类的祖先用杂草与树叶给身体遮羞包丑,走出原始丛林的那刻起,就已经具备了捕食动物的能力,但那时仅仅为了裹腹,还没生成情趣与兴味,人类与大自然抗争并胜出可见一斑。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是可耻的,作者详细介绍了捕猎松鸡的方法与乐趣时间、地点、模仿对应的叫声吸引相应的鸟类,待所有的酣畅、舒畅、高畅消耗殆尽时,方才幡然悔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是一种思想境界。
利奥波德给黑头山雀佩戴脚环,跟踪记录它们的活动,算是弥补自己的过错,于是,65290的凯旋归来成了他的无限憧憬。

大雁的团结与果敢令我肃然起敬,圆满的雁群是以六或者六的倍数出现的,如此细致入微的观察,我做不到,利奥波德和他的学生亲力亲为,见微知著。不禁想到了惊弓之鸟的故事,两千年前,更羸的思维与逻辑为魏王带来了无边的乐趣,也彰显了人类的无穷智慧,而那只孤单失群的大雁,恰似颠沛流离的难民般挣扎、凄楚,生态链既妙不可言,又暴虐冷酷。
时光跨越数千年,作为人类,我由衷地庆幸自己活在食物链顶端。可是,从农耕文明横跨到工业社会,甚至智能时代,人类依旧我行我素,活在宰鸽烹雁的快活中,野味带来的味觉享受,远远超过乏善可陈的家养禽类,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与人类征服自然的凌云雄心对比,土地与人类活动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踏在蒲公英上视而不见的人,梓树落英上打滑的汽车,朝天大路的诞生、植物区的萎缩,机器刈割后的指南花却还在枉费心机地生长,种种迹象汇成了一部植被警示录:人类的生活渐渐被工业取代,没有思维、没有鲜血的植物对自己何去何从力不从心,人类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却习以为常。

自踏上自然征程起,人类对土地及其繁衍的事物存在偏见与主观臆断,因为树种的价值、美感、用途,忽略了树的构成与特点。利奥波德现身说法,为了一棵亲手种下的松树纵横生长,他手持利斧,斩断周遭的灌木与荆棘,移栽一旁肆意妄为的桦树,结果适得其反,象鼻虫一如既往地啃食桦树,而干旱的夏天,松树吸收的水分相应锐减,得不偿失。

思维与眼光的局限性,牵引人的三观取舍,或许,混沌初开、模棱两可才是事物的本质,毋须白璧青蝇,界限分明,我想,这不但关乎哲学与教育,也穿叉至名利学与社会学,当今人类不也如此吗?以有色的眼光看待现实中的功利、名声、意图,求得感观上的心安,然而,顺其自然,才能厚积薄发。

当土地与森林被人类视作“资源”这个代名词的时候,是对大自然最凄厉的戏谑。人类仰仗自己的机灵、机敏、机智,在征服自然的路途上顺风顺水,滥砍、滥伐,随意抛弃林木资源,以至于春潮汹涌中的森林与农场俨然一座自然图书馆,旧木板、断木料乃至废弃树枝都是班班可考的传记.

也许有一天,森林与河流会以排山倒海的气势予以反击与报复。因为势不可挡的工业力量,我们的生活由单纯的地面活动,向高空延伸,参差不齐的摩天大楼应运而生;向地下扩展,迂回曲折的地下空间鳞次栉比;向海底进发,玄妙莫测的水下世界一览无遗,这些立体通透的框架,令人眼花缭乱,流连忘返。多少人会顾及我们的环境、我们的土地、我们的水质、我们的pm2.5,能否承受人类的欲望与杂念?
正如利奥波德的那句话:我们自大而完善的社会,就像一个抑郁症患者。每个工作日的早晨,纵横交错的道路好比滞塞的肠道一样胀气,虚若游丝;湖泊、河流犹如脑血管遭遇梗阻,岌岌可危;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医疗废物如同毒瘤,拔除后继续滋生,直至恶化成决疣溃痈,才算罢休。

目睹当前,水资源的匮乏、冰川的消融、森林的灭亡、各类飞禽走兽面临的危险,步步紧逼,也许有一天,地球真的会如同苟延残喘后的精神病人般歇斯底里。水是生命之源,如同临近黄昏的老人,失却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自然功能,鳟鱼、鲑鱼、擦布鱼穿梭的湖底凉快又惬意,殊不知,人类的鱼饵与排泄的污水,如所罗门封印的魔鬼般昼伏夜出,在与人类的愿望和抱负的较量中,大自然蓝色澄澈的源泉,淹没在了贪得无厌的念想下。

不由自主,想到了家乡发达的毛衫产业。五彩纱线编制的各类织物,精美绝伦、声名远扬,也令周边的经济蒸蒸日上,人们真切地感受到了物质繁盛的方便与舒达。迷途不知返,路遥不觉晚,乐不可支的商人浑然不觉包装一新的针织产品,随着货车的滚滚浓烟奔赴远方抒写新篇章的时候,身边原本无色无味的水体,抓不住、看不见的空气,一一着色,渐变、晕染、扩散。
想到了马克思的矛盾相对论,一个矛盾的消失引发另一个矛盾的出现,人们沉浸在史无前例的物质喜悦中时,发人深省的环境危机也一并喷发,五光十色的河水、黑烟滚滚的锅炉、遮天蔽日的尘埃,提醒人们悬崖勒马,但愿在寻根溯源与针锋相对的矛盾中,周遭环境的治理与改观指日可待。

科技前行,人类前所未有地收获了大自然深藏不露的山珍,品尝了原本不为人知的野果驯化后带来的畅快味觉,也感受了都市生活的便捷与澎湃。时光跨越半个多世纪,利奥波德的土地伦理观,仍然值得全球生物学家和环境保护组织的借鉴与推崇。

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民生时,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口号,的确,生态文明才是人类发展的关键。引而申之,想到了近年来的五水共治与垃圾分类,取得的成果与日俱增。上班路上,我每天途径成片的水田,初夏至黄梅季节,能远远地望见成群的白鹭,或歇脚稻田,或展翅欲飞,或扑棱翅膀啄食杂草间,这样的景象,城里孩子看来肯定心潮澎湃,即便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我,也是无比欣慰与欣喜。

偶尔,上下班途中,会见到横穿马路的刺猬与黄鼠狼,惊鸿一瞥中,收到了理想化的信号——我们的环境在改善。当然,也会偶遇痛心疾首的一幕,一些野生小动物在穿行中遭到车轮的碾压而陈尸村道,悲剧的侧面也发送了乐观信息,因为水质与空气质量的日臻提高,引得这些动物出没,应了那句话:梧桐花开,凤凰自来。
利奥波德说,一只燕子的来临,说明不了春天的到来,但当一群大雁冲破了三月暖流的雾霭时,春天就真的来到了。其实,大自然的生命,就如大雁飞行般下了一场赌注,生活是偏袒有心人的,放下对物质得陇望蜀的贪念,用耳倾听雁鸣,用眼静观雁行,用心感受万物的巡回交替,才能还原空静明丽的原生态,才能体会去而复来的季节里蕴含的别样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