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望着表哥的自行车越驶越远直到看不见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小姨家有台电子管收音机,可我每次去她家玩时,基本上是关着的,只有一次放了二曲朝鲜歌曲,委婉悠长,真好听。姨夫解释道:太费电了。我却觉得闲着不放太可惜。
我于是忽悠姆妈借收音机,姆妈先一口回绝,道:“要被你弄坏的”后来经不起我软泡硬磨,松了口。
阿爹下班后,姆妈讲了我的诉求,爹问我:“为什么要借?”我灵机一动,说:“可以灵市面呀,比如基辛格秘密访问我国,中央电台一广播,我们马上就知道了”。说这话,是因为我听说,不久前,美国总统安全顾问基辛格访华这么大的事,阿爹在电台公布后许多天才知道,非常不爽,耿耿于怀。
果然,这招很灵。阿爹问我:你能爱护收音机吗?我啪地立正,大声说,能!爹遂就对姆妈讲:阿花(小姨)来时,你向她借吧。

几天后, 小姨来我家时,姆妈表明了借意,小姨听了爽快地说,没问题。但却一反平时稍坐就走的常态,与姆妈大谈家常。姆妈明白,她是要等阿爹回来,亲自问他。
阿爹下班到家后,开门见山:阿花,听说你家收音机上全是灰尘,借给我听听吧。小姨道:灰尘是没有的,但既然你姐夫要听,那就让小嘉(表哥)过几天送来吧。
我暗地里问姆妈,为什么小姨非要问过阿爹,姆妈说:收音机贵重,我们墙门堂里十五家人家全都没有,你爹是当家里人,小姨当然要问过他。
原来如此!

三天后,小姨履约,表哥用自行车驮来了收音机,并手把手地教我如何使用。 那木壳收音机蛮大,可就二个开关,一个音量,一个调谐。开机后,先没声音,只有那电子管示波器图案在变,由窄变粗,最后变得像一朵花时,啪,声音出来了。调谐一转,就可搜索各电台。
我放学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收音机,听新闻、歌曲、样板戏,听得不亦乐乎。第二天我到学校里,先是得意洋洋地哼一会样板戏,然后传播新闻:美国人吃败仗了,越南人九号公路大捷……同学们则众星捧月般地围成一圈,认认真真地听,那感觉真是太爽了。
可才过了二个多月,小姨就问爹:姐夫你收音机听的差不多了吗?阿爹早有准备,道:等尼克松访华后,立刻还你。小姨虽然大方,但也盼着尼克松早点来。

美国总统尼克松终于来了,电台报道得很及时,就是言辞太简短深奥,才读小学二年级的我听不明白。爹给我解说:会谈在坦率真挚的气氛中进行,就是说,双方分歧较大,各抒己见,这叫外交辞令。
尼克松好像蛮会玩,北京呆好去了杭州,最后又到了上海。大名鼎鼎、载入史册的上海公报发表时,我们全家都守在收音机旁一句不漏地听了
公报中有一句,美国认识到:台湾海峡两岸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爹说,这外交辞令真妙,既回避了台湾和大陆的正式称呼,又表明了一个中国的严正立场。我则惊叹,原来话还可以这么说。
几年后,我才知道,海峡两岸的叫法是基辛格博士的杰作。从此后,我对有博士头衔的人物特别崇拜,认为文化知识太重要了。
尼克松回国了,收音机也该回家了,爹说,租田可不能当自产。
表哥骑车来我家时,我特意找出块好布把收音机一层层包好,默默看着表哥放在车上,然后我站在弄堂口,眼望着表哥的自行车越驶越远,直到看不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