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今追昔变的是烹煮方式 不变的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以前,在我们农村,家家户户做饭用的都是土灶。灶堂上分别摆着一大一小两口铁锅,大的一般用作点豆腐,小一些的就用作煮饭炒菜。在两口锅中间靠近灶口的地方,则砌进一个坛子,我们叫它“温坛”。早上,母亲生火做饭时,往温坛里灌满水,等饭做好,坛里的水也温热了,我们起床就有热水洗脸咯!

柴火煮出来的饭菜虽然好吃,但是十分费柴禾。好在地处农村,漫山遍野都是干柴,只一会儿功夫就可以拾得一大捆。只是,每次生火做饭,整个厨房烟雾缭绕也就罢了,而且伴随着柴禾燃烧发出的噼啪声,那黑漆漆的柴灰便四处飞扬。有的飞到衣服上,有的飞到头发上,还有的飞到脸上。若是不小心抹一把脸,顿时变成了十足的“大花猫”。而最让我苦不堪言的是,每次做饭都得重新生火。尽管我每次都是按照母亲教的,先用一小把枯树叶或干稻草点燃扔进灶膛里,再掰一些稍小的树枝放进去。待树枝完全燃起来了,再慢慢往里加大点的柴。可我生的火总是燃着燃着就不见火苗青烟直冒了。甚至于有时母亲生得旺旺的火,被我添柴,添着添着就弄得整个厨房浓烟滚滚了。每每这时,母亲总是气得唠叨个没完,“瞧你那笨样儿,连个火都不会弄,将来咋个嫁得出去哟?”而我,只是低垂着头一声不吭,自顾自地拿起吹火筒,对着灶口一阵猛吹。可那讨厌的火苗不但不起来,反倒是股股浓烟顺着烟筒扑面而来,我一不小心吸进去一大口,顿时被呛得眼泪鼻涕长流。母亲这才快步走到灶前,蹲下去,边用手扒拉里面的柴火,边用恨铁不成钢的口吻斥责道:“都跟你说了多少回了,‘火要空心,人要实心”你咋听不明白呢?”说罢,拿起吹火筒对准灶口猛吹几下,说来也怪,那红红的火苗又欢快地舔着锅底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煤球的诞生。自从用上煤球生火做饭炒菜,母亲不用冒着风雨上山捡柴,我也不用和那讨厌的小火苗斗智斗勇了。

煤炉用不着顿顿生火,生好火后,只要加入两个煤球,待其燃烧后就可以做饭炒菜了。用完火之后,把下面燃完的煤球换掉,再添一个新的,关上火门即可。需要用火时,打开火门,只一会儿火苗就串上来了。

和柴火比起来,煤火的确是方便省事儿得多。但是,它的缺点就在于有煤烟子,得注意开窗通风。否则,很容易二氧化碳中毒。记得有一年冬天,隔壁堂爷爷因怕冷,把煤球炉提到房间里,晚上睡觉时门窗紧闭,造成二氧化碳中毒昏迷不醒。幸亏发现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电力的广泛应用,各种家电悄然走进了寻常百姓家。煮饭用电饭锅,炒菜用电磁炉,可比煤球炉干净快捷多了。电饭锅煮饭,只需淘米加好水,按下煮饭键,大约二十几分钟,白生生的米饭就熟了。而电磁炉炒菜,只需轻按各键,火大火小完全可以在面板上操作。炒完菜轻轻一摁,就可以了。既没有灰也没有烟,真是方便又卫生。

时间一长,我便发现了弊端。电饭锅煮饭是简单快捷,却没有柴火饭香。电磁炉熬汤煮火锅都没问题,快炒就麻烦了。火开大了糊锅,火小了呢,又受热不均匀,炒的小青菜不脆,还全是汤。而且,多有几个人吃饭,完全赶不上趟儿。

因此,那年我结婚时,毫不犹豫高价买下了一种新型厨房用具——煤气灶。尽管我被长辈们骂作不会过日子的人,但我觉得很值。因为用上煤气灶,无论是煎炸卤焖炖,我都得心应手。煤气灶的火力可自由掌控,而且受热均匀,炒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尤其是炒小青菜,开着猛火,倒进去翻炒三两下便可出锅,吃起来清脆可口。后来,我见新上市一款球釜智能电饭煲,据说锅的内胆设计就跟柴火饭一个原理。于是,我又忍痛花了几百块将它抱回家。

没想到这款电饭煲超级好用,不但可以煮柴火饭、竹筒饭、杂粮饭,还可以熬粥,煲汤等。记得我用它煮的第一顿饭就是柴火饭,家人都夸这个锅煮的饭滋润好吃,就连比较挑剔的爷爷也说确实有柴火饭的清香味道。而且,这锅还有一个更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定时。每逢下午上班,上班前我就把米淘好加足水,摁下定时键,孩子放学就可以有热饭吃了。

特别是今年我们家装修新房,厨房里不但装了新款的抽油烟机,还安装了天然气管道。如此一来,不但省去了扛着煤气罐上下4楼的麻烦,还改善了空气质量,保护了环境。想象着不久后入住新家,我就可以在宽敞洁净的厨房里大秀厨艺,我的心里就跟喝了蜜一样甜滋滋的。

抚今追昔,变的是烹煮方式,不变的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从烟熏火燎到“不见炊烟起,但闻饭菜香”足以见证祖国的巨大的变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