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起身上拍拍裤管上的泥土顿悟释然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雨后的早春,空气清新,到处都是桃红柳绿。去县医院看望嫂子,她突发脑溢血一直没有清醒。我从医院出来,骑着电车,心情异常的郁闷沉重。路过田野,被一簇簇的梨花吸引了目光,这是一户人家种的梨树林,足有四五亩地。像这样大片的梨树,我还是不多见到的。我索性停下车子,坐在地头,细细打量这如雪的梨花。

梨花没有桃花那样的艳丽的颜色,只有单调的白色;也没有梅花那样馥郁的芳香,你只有凑近才能闻到淡淡的清香。也许我的性子比较寡淡吧,所以就喜欢这默默生长,寂寂落地的梨花。她开在荒芜的原野,开在空旷的庭院。然后落下一地的白,结束了短暂的花期。雨后的梨树林,微风中带着寒意,林间清幽朦胧。梨花娇小的花瓣柔软、细腻,像是柔滑的丝绸,又似雪白的肌肤。仔细观看,上面沾满了极其细小的雨珠,似美人脸上点点的泪珠。阳光照在上面,反射出好看的光晕。因为树枝是打理过的,所以梨花看着很整齐,像是刻意在枝头上面堆了一层层的白雪。风吹落的花片,散落在树下青草堆里,像是一只只白色的蝴蝶,静静地聆听着春天的音符。我被这梨花的美吸引,心情也逐渐染丝之变了。

我想吟诵这梨花的美,却觉得语乏词穷,又怕亵渎这清冷的白。古人先贤都吟诵过梨花的美,留下传颂千古的诗篇:

雨后的梨花总是带给人悲凉孤独之感。“雨打梨花深闭门,孤负青春,虚负青春。”唐寅笔下的深闺妇人,思念情郎,无心欣赏春天的美景,只是深闭房门听雨打梨花的声音。同样写出“深闭门”意境的还有李重元和刘方平。黄昏后,下着春雨,少妇紧闭房门,外面是盛开的梨花,一丝丝细雨打在梨花上,也打在相思人的心上。一滴滴,一颗颗,心残破成了碎片。如果能“翦灯深夜语”该多好啊,可是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梨花呢?又何尝不是一个风雨中哭泣的美人?

同样垂泪的还有李清照。细风吹雨的黄昏,一个人依着楼阁,无心去弹古琴。窗外一树梨花,风雨中摇摇欲坠。“梨花欲谢恐难禁”,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徒留下无尽的叹息罢了。杨玉环的垂泪“梨花带雨”,即让人怜惜又让人觉得不值当,她的君王早已忘记了华清池的缠绵和霓裳羽衣曲的婉转。被流放在淮阳的杜牧心情也是糟糕的,灯下自斟自饮,看着脚下的堆着的雪恍惚看成了洁白的梨花。一定是喝高了的节奏,要不然怎么会发出“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栏杆”的感慨,也许是想家了吧。

梨花总是在离别之时盛开。面对分别,怅然若失的纳兰容若发出“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的悲声。风动梨花,淡烟软月中。他所有的无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月亮西沉,梨花也纷纷落下,只留下残香的枝头。柳永离别妻子也是在这样的梨花又开的季节。妻子千般依恋,万般不舍,“泪流琼脸,梨花一枝春带雨”。夫妻情比金坚,也是让人叹息的。相比较花花才子秦少游,他的送别也是发生在梨花盛开的季节,一个仰慕他的妓女哭得鼻涕横流的,他也伤心得肠子都快断了。“梨花春雨馀”的表演总觉得让人不喜。李白的离别倒是豪情万丈的,在“梨花千树雪,杨叶万条烟”的城边小酒馆里,作为长安文艺天团酒中八仙之一的他喝多了,打着酒嗝,走路摇摇晃晃,执意要把马鞭送给离去的酒友,真真的情深义重。岑参的送别友人却充满着奇幻色彩。“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八月边关的大雪,和故乡的梨花竟是如此相似。思乡之情和这盛开的梨花一样热烈。

梨花不一定都是和愁苦相伴的,她也是欢欣的。雪白的梨花,不涂脂抹粉,像一个乡村纯洁的少女,走路带着笑。鸦啼柳院的黄昏,窗外是娟娟的月色。庭院里折枝的美人,巧笑倩兮,充满了柔情蜜意。三更的月,庭院更是增添了静谧。“中庭恰照梨花雪”,雪,梨花,娟月,总是让人沉醉痴迷的。如果再有一汪清泉就更好了,“一树梨花一溪月”,溪水中倒影着圆月,也照亮了客居异乡人的回家路吧?但愿在“海棠未雨,梨花先雪”的季节,思乡人回到了故居,把相思之苦留在豆蔻丁香的枝头。陆游的心情也是欢快的,“驿路梨花处处开”,边关大捷,这样的好消息一定要骑上快马,让更多的亲人知晓。在“梨花落后清明”,晏殊看着路边的两个小姑娘打趣逗乐,他的心情也一定是开心的吧?

梨花带雨笑春风,她总是在经历风雨后,却依然素净淡然。就如同人的一生,都要经历挫折磨难,才能走上坦途。嫂子也一样,她一定能战胜病魔,走过这一季的春雨,今夏,必然开出生命最美的花朵。

我站起身上,拍拍裤管上的泥土,顿悟,释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