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个好东西肃杀一切创造一切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我的故乡王庄,在南阳西南方五十里的一个小村庄 ,对于故乡的记忆,只是小时候的,零零星星,点点滴滴的一些片断。但这些就足已让我回味一辈子,书写一辈子。当一些旧物什儿,不经意地显现,或在异乡偶尔听到,一两句家乡话的时候,思绪像极了被点燃的柴火,升腾起来……魂儿随着那些摇摆的炊烟,缱绻不已。这就是挥之不去的乡愁,是无论到哪儿,无论什么时候,也忘不掉,永远刻进骨子里,融入血液的情怀。这就是从头发丝儿到脚丫子,从内到外对故土神奇的爱,至死不悔的爱。

我去年年底就收到了南阳市卧龙区文联丁旭松主席寄来的«老南阳»。由于接近年关了,工作生活太忙碌,无暇细品,一直放在床头柜上,也大概翻了翻一些章节。当一场带着“王冠”的新型病毒袭卷全国的时候,原本热热闹闹,走亲串户的春节,一下子前所未有的静了下来。封城,封村,封路,自觉隔离,响应国家号召。待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翻翻手机看看疫情报道,关注着疫情的进展。每天刷屏的各种奇谈怪论,前一秒信誓旦旦,下一秒辟谣翻转。还有一些文人写来写去,就像地里遛红薯一样,一遍一遍的重复,打酱油。看的多了就厌倦了,这一场“人祸”,引发了人性的较量与思考。每一个历史重要拐点,都有一些罪恶张狂之人被钉在耻辱柱上,也总会有些可敬可畏的人被写进史书里。

看看书吧,一张小书桌,一把小藤椅,一杯西湖龙井,坐在阳台的小花园旁。翻开«老南阳»,我开始慢慢看,细细品。一章、一页,一断、一句……在作者那沉郁而又不失诙谐的语气里,感受一座城;感受这香喷喷的文化大餐;感受旧闻轶事里的古韵古味;感受苍茫旧事的淡雅馨香;感受作者那挥墨成卷的家国情怀。这不是评论,评论是留给那些专业人士的,作为一个读者,我只写我的心灵感受,直直白白。先简单了解一下本书作者及背景,这样也许能更好地理解,读懂这本«老南阳»。

殷德杰,1947年9月生,河南省南阳市人,祖籍宛北大姚庄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南阳作家协会副主席,1968年南阳一高毕业后回乡务农,1979年开始文学创作,曾发表短篇小说«儿子»(山西«汾水»1981年第4期),«院墙内外»(«人民文学»1981年第8期),«八月十六月不圆»(上海«萌芽»1981年第6期),«歪歪井有个李窑主»(«芙蓉»1985年第3期),«民国第一县长之死»(«莽原»1996年第2期)。1994年 出版小说集«女人的阴谋»(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1998年出版«殷德杰小说自选集»(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2005年出版«老南阳.旧事苍茫»(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2008年出版长篇小说«无弦»(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2013年出版«古村妖物志»(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等等。小说,散文,随笔均有佳作呈现,并且笔耕不辍。文章意蕴丰厚,韵味悠长,文笔沉郁凝重,文风自成一格。

南阳是个出作家的地方,南阳舞文弄墨的人太多太多,全国少所罕见。南阳的历史,南阳的人物,南阳的古今名胜,在文学圈里一层又一层地掀起波浪。形成了一个独特的, 享誉全国,震动文坛的“南阳作家群”现象。如果说五四新文化运动是文学史上的一大创新转折,那么上个世纪80年代报刊纸媒所出现的文学兴盛,百家争鸣更是推向了一个高潮。南阳作家群曾经傲视并引领全国文坛,以其阵容整齐、人数众多、作品独特,在中国当代文坛被誉为“中国当代最著名的地市级作家群。涌现出来大家所熟知的乔典运(已故)、二月河(已故 )、周同宾等领军人物,和骨干人物殷德杰、行者、周熠、廖华歌、秦俊、马本德等可谓群星闪耀,他们以独特的审美视角和匠心独运的艺术手法,创作出了一大批诸如«村魂»、«满票»“清帝系列”小说、«皇天后土»、«院墙内外»等思想深邃、具有本土特色、意蕴久远的精品力作,为中国文学史增添了重彩浓墨的篇章。

进入21世纪以来,青年作家苗恒、张克峰、窦跃生、赵德玺、王俊义、韩向阳、乔海军(水兵)、鲁钊、祖克慰、张天敏等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散文选刊»,«诗刊»等国家级刊物发表多篇重要作品,在传统文学中继承创新,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尤以王俊义灵性的语言,深远的魅力,祖克慰以动物系列散文,深刻揭示人性,揭示人与自然的人文情怀,张天敏从自身女性细腻的触角,在精神的原乡,永恒歌颂亲情,《女人桥》产生的感应和交流,幻成种种闪光,他们笔耕不辍,佳作连连,趋向活跃,带动了南阳文坛更高的发展。同时,卧龙生、亦农、痖弦、宗璞、田中禾、张一弓、周大新、柳建伟、汗漫、刘贵、赵红都、赵大河等连连获得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莽原文学奖,也走红海内外文坛,给南阳作家群升腾着温暖的火堆。在现如今互联网新媒体和自媒体大行其道的情况下,南阳作家群新生代力量已经悄然出现。毕祖金,丁旭松,蒋林广,李运和,王玉,李成溪,熊运彬,祁娟,候建,胡东伟,齐建峰,江燕,王崇菊,闫玉枝,韩晓,丁建忠,王育潮,鲁晓英,任汉平,马景新,那女,索鹏,马富海,王冬梅,叶子,熊秀会,魏俊朝,李远,鹿塔.海伦,李连星,刘文方,姬丽花,梁浩,田长青,秦磊,肖绍柱,王金龙,丁小琪,张勇,王文雅,曹李晓,熊向阳、齐川红,程金顺,张静,白长新,袁荣丽等等,尤以张勇黄河创作学院为领军人物,破除文学固步怪圈,寻找横向发展,并已显现前卫性,一批九零后、零零后也加入进来,他们尝试突围,创新抱团发展,正孕育着一股新兴力量。

正是基于以上这些浓厚的文学氛围,再来读«老南阳»,就似乎找到了一个切入点。这个切入点就是文化人的情怀,情怀就是文化人熟悉的灵魂,在读者看来就是一种精神。精神会感染人,会引领人,会引领时代,引领潮流。«老南阳»分为上下卷,上卷~旧事苍茫,共五章。第一章悠久与辉煌;第二章名人如花;第三章巷陌风情;第四章道与非道;第五章商圣遗风。下卷~古韵悠长,共八章。第一章南阳,从神话中走来;第二章石头,上帝的史书;第三章国之腰膂,天下屏翰;第四章金戈铁马,风云际会;第五章此地多英豪,邈然不可攀;第六章醉向诗里读南阳;第七章南阳乌纱天大的伞;第八章遍地,弦歌唱古今。

上下卷一共十三章,每一章节均有细分。单看章节目录,上下卷应该互为颠倒一下。但作者在再版后记中有叙述,«老南阳.旧事苍茫»为2005年出版,«古韵悠长»为2018年再版添加,以此形成了上下卷。那么就从下卷读起吧,作者说,历史是什么?历史是一桌香喷喷的大餐,吃了它,人就变得成熟了。«老南阳»是他为读者呈现的一小碟指头肚大小的豆腐块,拌了小磨香油,又洒了些绿莹莹的香菜叶儿,让各位品尝,其实是作者幽默诙谐,风趣自谦了。从那些幽默方言俗语,我们领略到了南阳人的“俗”,看到了下里巴人的狂欢。这也许是最基层的,最原始的情感,但同样透露出了南阳人的真。我们又从那些诗词华章和曲艺的高雅艺术里,感受到了南阳人对阳春白的“雅致。”历来文章做到俗与雅,雅俗共赏,那么就达到了一个高度。随着作者的思路和情感,慢慢一一的去感受。

开篇寻根从盘古开天地,大禹治水,夏人之墟,山海经里寻南阳。从神话传说到历史典籍,再到古籍遗址。作者娓娓道来,像一个饱经史书的智者,在那里安静的诉说。不知不觉被带入了一种文化的殿堂里,令人目不暇接,丰富多彩的鸭河岩画,汉画像石砖,南召猿人遗址,西峡恐龙蛋化石,展开了一幅幅美轮美奂的画卷。作者为我们一一解剖,这些远古的密码,尘封的记忆,昭示着南阳大地上悠远的古文明。出土的那些新旧石器的遗存,席卷了世界。丰富了灿烂的华夏文明。南阳这块宽广的胸怀,留下丰厚的历史文化。

如果仅仅是历史实物遗存显然不够,对这些遗存发现者,保护者,用文字的解读与记录,记录者便是功莫大焉,昭示春秋的。是他们让我们得以感受着宏大的文化气息。感受着文明的魅力。而这些人背后的艰辛付出是无法想象的,那些为保护文化挺身而出的,甚至牺牲生命的人。值得每一位的尊敬,我们同样应该被写进史书里。有句话说,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在历史文化的进程中,人人都是参与者,同样也是历史的缔造者,在每一个历史的节点,或重要拐点转折处,曾经有多少人被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又有多少人被永远铭刻在史书春秋里。

南阳的地理位置重要,物产丰富,历史上的朝代更替,作者在这里为读者演变成了纷争的屠宰场,令人掩卷长思。总有一些无知,无耻之人毁了文化遗迹。屈家岭文化类遗址,龙山文化遗存,淅川下王岗二里头文化层,陆营新石器文化遗存,新野凤凰山遗址,黄山遗址,新集遗址八里铺遗址,十里庙遗址,邓州的太子岗遗址,唐河寨茨岗遗址,方城平高台遗址,桐柏陡坡嘴遗址,内乡皇龙庙遗址,人间天书鸭河岩画,西峡恐龙蛋化石群,南召猿人遗址。

这些发现世界震惊,世所罕见。然而总有一些人对此视若罔闻,视若儿戏,甚至有意无意地破坏。这些都源于人们的浅薄认识与无知。这是愚昧!是要不得的!这在作者的字里行间,也显示出愤怒,无奈,痛恨,惋惜之情。也难怪作者说,爱用苍茫二字来表达。沧桑,苍茫,古韵,悠长。既撩人遐想,又鼓荡人的魂魄。楚风汉韵飘逸在南阳的大地上,南阳从公元前688年楚文王灭申国与吕国成立宛邑开始,便是宛城,作者有形象的比喻,就像吃饭的一个大碗。这不仅仅是一个吃饭的碗,更是精神意义上的碗,具有抽象的美,具有古老原味儿。

而对于宛字的考究,作者更是表现出学者的严谨。无论从地形地貌,史书记载,文字考证各个方面,一一剖析,有理有据,脉络清晰。得出一个完美的结论,作者自豪地说,南阳就是个碗, 南阳城就是宛城,我们是南阳人,这个是南阳的注册商标。以后我们也可以骄傲地说,就是宛城,我们就是南阳人。历史是一步一步走来的,历史有一种召唤的力量,幽远,空灵。历史舞台反复上演道与非道,兵与匪,罪与赎,祸与福,人与非人,传奇与插曲。历史不能更改,但人心可以改变。人可以反思,可以感悟。

如果说下卷称得上亘古久远的话,或许是丰富灿烂文化的一个符号。那么上卷,可称得上一个“老”,作者用这个字儿,能勾得起我们的回忆,贴近我们的心灵,远去的东西都可能震撼到我们的灵魂。“老”意味着古,有一种曾经的新,这个字儿倾注作者更多的是情怀。就像是扯不断的乡愁,时刻在我们的心里,离我们是那么的近。既冥濛,又浑莽。看一幕幕的故事就在碗上上演,那一张张珍贵的老照片,乡土气息的民俗,幽默又不失淳朴的方言俗语。一页又一页的弹拨,文雅庄重,雅俗共赏。

作者用了诗意的散文笔墨,描写八十一巷,七十二坑的风情。可谓是一巷一画卷,一坑一禅意。云绕茂林藏古殿,微风飘落,叶飞响空廊。水色闪光,月斜老井。池草入诗,风起画堂。家长里短,一层层味儿。对于社会生活的详尽描写,人土风情的详尽细致刻画,反映了人们的道德情感和心理状态。他注重审美和艺术所具有的社会意义。他充分肯定了人的社会性。不管是高雅还是凡俗的,都有生动的烟火气息,接地气儿。描述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一些确实是作者也表示出了自己内心的不满,所谓爱之切,恨之切也。有些东西不应该随它们的离世而消失,而是我们应该继承并弘扬光大。

作者在上下卷中反复提到和强调的,一个就是汉画馆,另一个就是南阳名人。山水孕育了南阳的风土人情,作者的情感极尽显现。写到白河,作者说,在全中国所有的河流中,他觉得淯水是最美的名字,有哲意,有真谛,淯水孕育了南阳,孕育了南阳这块土地上亿万斯年的生命。写到白河被现代工业文明污染,他把老白河刻进了他一生中最美的梦,永不消失的梦。写到汉代宛城东北角的一段城墙和护城河遗址,作者发出惊叹,这就是古宛城!这惊叹是不可思议,这惊叹是惋惜。这惊叹是长叹一声,悄然泪下。远塞迢迢,怒气风沙何可及,黄沙渺渺,雪涛烟浪了无涯。

作者在写到王府山儿太湖石假山时,作者惊呼,在他所见的全国所有假山中,王府山是最高的。它也许是最高的,但这更是作者的一种情感的直接表现。顺口溜写的是极有情趣,浓郁的方言味“邓县有座塔,离天一丈八;南阳有个王府山,巴巴差差挨着天;赊店有个春秋楼,半截儿还在天里头。”写到丰山儿,丰山儿霜钟,醉倒了一大群的杰出诗人。引来了一波又一波的文学大家,歌颂佳作层出不穷。让人引以为傲的有:科圣张衡的«南都赋»,李白的«游南阳清泠泉»,韩愈的«海水»,南宋赵文的«秋胡行»,元好问的«舜泉效远祖道州府君体»,刘向的«说苑»,又有南宋郑樵的«通志»。南阳的丰山儿成了诗人们挥洒才华最多的地方。昔日被文人墨客们所钟情的圣地,成了一地鸡毛,污水横流。被炸药雷管毁成出石渣子时,作者表达了满腔憾恨。这是南阳人的骄傲,这也是南阳人的遗恨,也是读的人心里憋屈。

在作者的笔触下,真正能够让南阳人,展示古代辉煌并引以为傲的,只有两样国宝,一样是恐龙蛋,一样是汉画像石。恐龙蛋在被真正挖掘之前,最不金贵。被人们用来铺路,盖茅厕,踢来踢去。这是作者的愤怒,也是读者的愤慨。恐龙蛋是大自然的造化,而汉画像石,却是人工灵异的杰作。南阳珍藏的汉画像石砖原件达2000多枚,这是真正的艺术,是纯粹的艺术,是可以引领人的灵魂飞升的艺术。它内容广泛,为社会活动,祭祀礼仪,舞蹈娱乐,民间生活畋猎场景,祭拜礼仪等等。

我在新野的汉画馆也见过,简直就是一幅春秋的画卷,可以秒杀一切石刻类艺术。伟大文豪鲁迅先生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对南阳汉画像石倾注了心血。鲁迅在书信和日记中提到的几个人物有:王冶秋,关百益,杨廷宾,王正今,王正朔。关百益是那时的河南省博物馆馆长。其他的几位是作家,是鲁迅的文友。真正发现,搜集整理的是张中孚与孙文青。1934年孙文青接替河南省博物馆馆长后,与南阳督察专员罗震筹资兴建南阳汉画馆,于1935年10月10日落成开馆。此后南阳汉画馆,历经四次建馆。汉画像砖的艺术价值不亚于敦煌,这是艺术的奇迹,这也是一个时代的光芒。它有独特的文化特质和内在的发展逻辑。渗透人文思想,历史内涵,又有时代精神。它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老百姓智慧点燃创造了这些,又离不开这些。它引领着人们的美学潮流和精神层面。

钟声隐隐为僧舍,流影依依是道家。无论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还是在世界的民族历史上,僧与道一直伴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他们创立教派,传播教义。形成自己的独特的信仰。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亦正亦邪。有大义大善,也有残酷战争。在道与非道中,作者首先提到了祭祀诸葛亮的武侯祠。武侯祠之所以在历代的朝代更替中没有被战火、人为摧毁,究其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历代帝王和后人祭祀中赋予诸葛亮的忠与武。正因为一个”忠”一个“武”让他成就了所有兵与匪共同的神衹,享受着兵与匪,共同的敬拜祭祀与歌唱。就连实行“三光政策”的日本人占领武侯祠后,也没有进行大的破坏。他们杀完人以后,竟立在诸葛亮的神像前拜了三拜。

素有东方梵蒂冈的南阳靳岗村,西方传教士福音堂,在南阳经营了数百年。至今有很多南阳人信奉基督教义,他们信奉天赋人权,自由博爱。给南阳人的思想文化带来一定的冲击,一味的依靠神的力量,来解决人们所遇到的一切问题,这显然是不可取的。玄妙观在南阳的历史上占有重要的一页,是因为玄妙观在民国18年(1929年)和民国30年(1941年)施舍饭食的事。当时饿死的人很多,灾民在玄妙观里度过了饥饿。道家讲的是积德行善,信的是因果轮回。清朝咸丰年间玄妙观百名道士登城作战,保卫了南阳,同治帝赐予«道藏经»一部,主持张宗璇赴京接受皇封,全国仅存4套。其后被人拿了当卫生纸,上厕所用。残缺了四函,共273卷。怎一声叹息了得!南阳历史上的金元之战和明清之战,李自成的九战南阳屠城,三国时期的曹仁屠宛,朱粲的吃南阳。都使古南阳得到灭绝性的毁灭,这就是战争带来的损失。历史不断地敲击与呼喊,留给人们深深思索的,不断反省的才有未来,和平与发展是必由之路。

在灿若星河的历史长卷中,南阳历史上的文化名人数不胜数。常常被南阳人津津乐道的以“五圣”为代表,谋圣姜子牙,智圣诸葛亮,科圣张衡,医圣张仲景,商圣范蠡,还有秦相百里奚等。还有那些在历史的云烟中,为南阳写下不朽篇章的文人墨客。可以说是举不胜数,历朝历代都有文本出现。据查二十五史上列传的南阳人有361位,不入传的有323位。东汉时期光封候的南阳人就有120位。到了近现代,有冯友兰,董作宾,杨廷宝,丁声树,徐旭生等世界级的大师,这些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哲学家,甲骨学大师,语言学家,建筑学家为中国文化作出了重要贡献的人物,他们的作品,故居遗存应受到人们的保护传承。在他们的墓地或者故居房屋周围,一律不准出现经济化的影子,甚至掩盖,这是愚昧和无知的表现,是愚蠢的表现。没有敬畏之心是非常可怕的,要成为一代人的信仰。新中国成立后至2000年,河南省共有45名中国科学院院士,南阳籍占了13名。丁声树的家乡邓州市大丁村,是最有名的博士村,近代以来共出博士20位,硕士23名,大学生上百位。这就是榜样的力量,南阳人需要这些力量,这是历史的丰碑,丰碑无言,可感后人。诗人李白如此说南阳:“此地多英豪,藐然不可攀。”历史上南阳的名人太多太多,像春天的鲜花。把南阳历史的原野点缀的五彩斑斓,你记得哪一朵呢?古往今来,谁见泰山曾作砺,天长地久,人传沧海几扬尘。也许正是因为五彩斑斓,才更应该大力继承和发扬,而不是熟视无睹,让他们凌乱的,散躺在历史的尘埃里,躺在人们的势利之下。目前来看,开发和保护传承的力度显然远远不够,这不能不令人掩卷长叹。

在民间艺术篇,作者倾心描述了南阳雅俗共赏的曲艺。民间的艺术形式,历来就是中华传统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孕育发展的根源。那些口头相传的口头文学啊,是文字文学的地母和发酵者。口头文学孕育了生活中的一切真、善、美。包含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他们深深扎根于自然泥土,有最原始的朴素的情感,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这些喜闻乐见的曲艺形式丰富了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南阳的曲种很多,有大调曲,鼓儿亨,三弦书,坠子书,锣鼓曲,莲花落,槐书,渔鼓,蛤蟆嗡,琴书,乱弹,南阳大鼓等20来种。大调曲共有长短曲目1200多种,鼓儿哼260多种,历史悠久。这些简洁的艺术形式,还说还唱,韵律又美。至今在乡间,在舞台上活跃热闹。南阳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会哼上两句,这就是氛围。近年来南阳市豫剧团下乡慰问演出,丰富劳动人民精神文化生活,受到了社会的热烈反响。曲艺是反映人类现实生活情感的一种艺术,与人的生活情趣,审美情趣,言语行为,人际关系等等都有一定的关联。用音乐说唱激起人们喜怒哀乐的情绪共鸣,激发人们向往美好生活,传播正能量

其实我觉得,这些也应该写进«老南阳»:南阳烙画,手工竹木柳编,剪纸,书法,绘画,泥塑,石雕和南阳的玉器,旗袍,汉服,南阳的月季等等。他们是南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的重要代表。近年来国家大力提倡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传统手工艺,保护原生态等等。南阳的工艺美术在全国是独占鳌头的,其中的代表就由石雕大师宋振顺、泥塑专家李显礼、书画家康大涛、绘画姜品、大爱汉服陈艳丽,唐境旗袍张萍,烙画麦子,武磊领军人物等等。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匠心独运,引领时尚,引领潮流。尤其是烙画艺术,是劳动人民创造的杰作,历史久远,发展到现在达到了极致。火笔作画独特而神奇,给人一种奇妙的艺术享受。南阳烙画是全国一绝,独有的魅力已是民俗文化的引领者,石雕艺术走进百姓生活,个人塑像雕刻已成为时尚。石雕艺术,作为工艺美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传统手工艺中占有重要的一页。

在全球关注传统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背景下,国家也高度重视对传统手工艺品,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加大传承保护和继承发扬力度。近年来以南阳社旗县大冯营镇文化周庄为代表的民间传统手工艺,已探索出了一条互联网线上线下直销道路。文化周庄女子工坊特色女红,纯手工打造,端午香包,虎头靴,红肚兜儿,特色兰馨酱菜等已成为一个集文化,教育,旅游,博览会,农耕体验为一体的文化田园综合体。南阳的文化历史遗迹很多,名胜也很多,名人也很多。但真正形成规模拿得出手的,却几乎没有。一个城市经济的发展,要依靠旅游业和文学相结合的道路。以文促旅,以旅促文。文旅相结合的实体规模运营公司极少,几乎没有。去年市政府投资开建的复兴卧龙岗工程和举办的南阳世界洲际月季大会,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但仅仅这些显然是不够的,旅游必须形成相应的一整套体系,建议将张衡墓,张仲景,范蠡,树成景点串联起来打造,还有光武帝刘秀都可开发挖掘。可在各个城市广场树立雕像,树立窗口意识,人文意识。不应该让这些历史名人,仅仅挂一个二尺的牌子,或者一抔土堆。外国人把天上的星都给了张衡,把月球上的一座环形山也命名为张衡山。应该把张衡作为一张文化牌打造起来,而不应该只盯着诸葛亮,诸葛亮也只不过是南阳的一个过客,土生土长起来的南阳名人才是值得打造的。把景点串联起来,串成一条民族文化的线,集中不同优秀人才,共同打造。南阳的经济发展要走文旅结合的道路,唤醒民众的文化传统保护意识,是最最重要的,不要口号,要看实际行动。

南阳是历史文化名城,一城好故事。就像作者所说,一写起来就不愿意停笔,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什么都想说,咋也说不完。黑色的土地上,炊烟飘飞在村庄上空,弥漫在原野,城市笼罩着不同的油色。或淡或浓,或浅或深,悄然转换。时间是个好东西,肃杀一切,创造一切。来来去去,去去来来。这就是老南阳,这就是家。就是亲人,想不够,看不够,说不够。天涯何处望故乡,心香一瓣读南阳。读老家故事,如闻母亲体香,出去容易回来难!天下游子,请把故乡带在身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