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愿他们夫妻日子过得如同欣赏的风景一般美好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虎子,是我的发小。前不久,我在朋友生日聚会上,见到了这位多年没见的小老弟。

时光飞快过,岁月不饶人。当年虎头虎脑顽皮淘气的虎子,已经成为很有些名气的老板。虎子见到我,一点儿也不生分,照旧是哥长哥短的在称呼。我也一如既往,直呼他的小名。

虎子变化不小,板寸很精神,将军肚微腆,脖子挂着玉牌,笑声朗朗,话音洪亮。见他一副老板派头,我打趣道:“虎子,行啊……”虎子忙拦着不让我往下说:“哥,可别笑话我。早知这样,咱可说啥也不会胡塞海喝,自己受累不说,这滚圆的身子怎么收得回来呀!”虎子边说边上来拥抱我,我踮起脚弓着身,才勉强够到他,引得朋友哈哈大笑。

当年虎子的模样,只能在记忆里搜索了。可看到他心里还是高兴,虽说出息了,可还没忘我,还是那么谦恭有礼。能有多少小小发迹者,还能保持当初当年的纯真质朴呢?

那天,虎子随即把我拉进他的“海南百川”群。群里都是他那些成功的同行,我虽是旁观者,却每天同他们一样,分享着他们的成功与喜悦。

人们把川藏线视作天路。就在上周末,我临时起意参加虎子组织的“江南天路”皖南川藏线自驾游。常听人讲到,此生有机会,一定要自驾游去趟西藏,看看那里的藏民生活,看看那里的蓝天白云,看看那些充满灵性的藏羚羊……

而要去西藏,就要走天路。前往西藏前,先得在天路试试手。在虎子张罗下,走川藏线自驾游顺利成行。我驾车一路随同虎子,真正体验了一把惊险刺激。出发那天,酷暑难耐,大家兴致却很高,说好的午后3点集合,后来竟是各走各的,直奔川藏线青龙湾入口处等待。

闻名的川藏线,风光独特,一路一景,尽收眼底。只是有的地段山路太窄,想泊车欣美景都很难。特别是驾车行驶在72拐路段,山路开凿在峭壁蜿蜒曲折,陡峭险绝的悬崖就在近侧,车在不断的左拐右拐,有时甚至是360度回环,连续在体验着紧张,可又觉得实在是酣畅淋漓。

抢行在前的车,把先收入镜头的美景发到群里,引得后车紧追慢赶。那窄窄的山路,那急急的转弯,让第一次驾车来此者,不得不忍受“快不敢,慢不甘”的煎熬。尤其是遇到对面来车,车辆交会小心翼翼,点刹转向倍加专注,坡越开越陡,路越走越高,算是知道了什么是“高路入云端”,什么叫“险处不须看”……

夜幕徐徐降临,驾车在以20迈的速度挪行。随行的媳妇已无心看景,不停的在叮嘱“看路,看路”。这时,虎子在群里不时发语音,还发了车辆分享位置图,叮嘱后车适当快点,前车稍稍放慢车速,尽可能保持一个车队,路险同行,景观同赏,尽情体验行走天路的不同凡响。

是在傍晚时分,我们在天路看到了瑰丽的日落,拍摄了天路在余辉映照下的曲曲弯弯,还在一些绝美处人车景同框拍照留影。待天色完全黑下来,一行抵达虎子已预订的绿水山庄一户人家。山庄位于板桥村,据说是当年的抗日根据地,抗日军队常在此地活动,村中有一尊名为吕辉的雕像,就是在此牺牲的抗日英雄。

庄主热情的接待来人,端上了自产自做的土菜。家养的黑猪,散养的鸭子,自种的蔬菜,纯正地道没得说,可烧制口味一般般。有驴友说:“享用原生态,就是这个味!别地儿味道好,可那不是真正的原生态!”虎子从车上搬下一坛“女儿红”,八家八男一桌喝酒,女眷孩子一桌吃喝。

大锅台,柴火灶,烧煮的饭菜喷喷香。也许是一路颠簸饿的快,大人小孩都吃的津津有味。待酒足饭饱后,虎子宣布今晚早点休息,明天一起去漂流,并交代了具体注意事项。别说,虎子这个群主,还真像是细心的家长

山川的夜晚,早早就安静下来。蛙声蝉鸣格外清亮,苍穹繁星亮亮闪闪。虎子又拿出上好茶叶,和大家围坐一起,品茗叙谈。记得虎子有句经常挂在嘴边话:“我们不能延展人生的长度,却可以拓展生命的宽度。”他进一步解释道:“平时人人都在忙,都在累,顾不上静下来思考,舍不得闲下来放松。其实大可不必,人生就是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总是紧着绷着,难免会出问题。最好还是要张弛有度,一定要抽出空来走一走,放松一下心情,减轻一下压力。”

次日早上,群友张总说:“一觉睡到自然醒,真是舒服啊!”他这句话,又打开了一个话题。他媳妇打趣道:“别听他忽悠,他本来就爱睡懒觉,还跑这儿来找借口。”其实,喜欢起早的,早早就已起来,也早早用过早餐,随意在房前屋后转转看看,感受着山里人的生活气息,也在享受着大自然赏赐的清新。

这时,环视的目光有新发现,山庄对面一座座青峰,云雾缭绕,水气缥缈。峰间溪流顺势而下,有几位农家大嫂,在溪边浣洗衣物,棒槌敲打声,潺潺溪水声,溪边说笑声,汇织成一幅写真景观图,生动传神,气韵鲜活。这些在繁华都市中,既想不到,也看不到……

水墨汀溪漂流,是新开发的一个旅游项目。地点就在山庄背后一公里处。可能是庄主长来送客,和这里的人很熟,帮着找好停车位,每人花10块钱乘电瓶车到漂流起点,完成漂完后不用折返,就可直接去下一个景点。

漂流全程约7—8公里,需时一个多小时。漂流水位落差不是很大,沿途有些小小的惊险。漂漂流流,停停走走,风景很美,上方还有玩滑翔的不时飞过。顺流而下时,两侧树丛姿态万方,怪石嶙峋崚嶒突兀。

溪流拐弯处,前方一侧石峰壁立,刀砍斧劈般迎面高耸,只有顶端那一抹绿色,影影绰绰随风飘逸。右侧峭壁上梯道阁楼,犹如缥缈在仙境一般,那该是何方神圣居住之所。

漂流至平缓处,一弯湖水清澈见底,水底鹅暖石随着湖水在晃动。此时,虎子和张总索性跳下水,嬉戏着开始打水仗。张总玩的兴起,把眼镜都掉进水底,哈哈笑声随队漂流远去,张总还在水里摸眼镜,好在水清见底,费了一番周折捞上来,才匆匆去追赶漂流队伍。漂流船在终点停靠在悬崖树下,风景如画,凉爽宜人,以至于都不忍离船上岸。

由于天热,再加上对水质过敏,有驴友身上生了痘痘红斑,一时感觉奇痒难受。虎子从车上拿出清凉油,防过敏药膏,这让大家又惊又喜。真是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虎子既能想到也能做到。虎子还特地备了预防中暑、腹痛止泻和医治胃痛的药,尽管这些没能派上用场,可良苦用心可见一斑。

第三天,又去了月亮湾。五人一组乘坐竹筏,游人很多,虎子先带几个人去上游竹筏点排队,他媳妇在下游组织大家排队等车,夫妻俩大热天的热心劲儿,感动着一起同来的驴友。有的递上冰过的矿泉水,有的撑起了遮阳伞,大家都在互相关心着。

我和媳妇与虎子夫妻俩乘一个竹筏。在漫谈聊天中,虎子说他们这两年,每年出境度一次假,平时的节假日,只要有空就会出去转转看看,这样压力再大,心情也会很好。咱们这次来,先在天路趟一趟,下次可真就自驾游去西藏,你可得做好准备啊!

虎子生意做得不错,企业有上百人,业务忙不过来。他在南京买了房子,夫妻开车上下班,培养的儿子进了省拳击队。虎子每每说起儿子,脸上洋溢着抑制不住的自豪。虎子说,他干过蔬菜生意,也跑过客运,一直没上路,最后都亏本。可自从认识妻子后,开始转行做服装生意,妻子聪明能干,两人勤奋默契,如今企业很红火。

竹筏漂流在两山之间,两边的山石美景目不暇接。在水流间怡然漂流,真如乘伐在画中漫游。不知哪位竟唱起了那曲“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歌声在山谷间久久回荡,有溪边玩耍的游人,不停的用水枪或用两捧手,笑闹着朝我们泼来,认识的不认识的打起了水仗,身上透湿,开心欢笑。我们在竹筏上也聊得很尽兴,撑竹筏老人告诉我们,在他小时候,这流溪里的鱼有几十斤,还能抓到老鳖打到虾,现在可是见不到啦……

游兴浓,兴致高,天空突然飘来一片乌云。天色变暗,山风骤起,岸边树叶被风掀乱,撑伐老人经验老到,说是有雨随后就来。回头一看,阵阵雨雾飘洒而至,紧跟着像大豆一般哗哗砸下来。尽管是这样,在竹筏所经之处,流溪里的游人,犹如雨中的鸭子,还在尽情扑腾着水花。

我们两家四人,躲在自带遮阳伞下,也只能是遮得住头,遮挡不了狂烈的雨。浑身透湿,雨水阴凉,可流溪拂过脚面的水还是温热的。在山风助威下,雨一阵紧似一阵,撑伐老人在风雨中,照旧舞摆着手中的撑杆,左右点水把握着竹伐行走的方向,并对竹筏上的人说:“快到了,就到了。”在虎子媳妇不停询问还有多久能靠岸中,竹筏“嘭”的一下抵靠岸边。抬头望去,岸边河堤上有清晰的白底红字:“我在河里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你。”呵呵,我们一行可真成了风雨流溪的一道风景啦!

上岸了,风停了,雨住了。过后得知,那可是“摩羯”台风带给我们一场经历,一段回忆。

打道回府之际,虎子还不忘招呼:“哥,下次出来再玩,我一定再叫上你和嫂子。”

面对虎子的深情,我当即允诺:“必须,必须!一定,一定!”同时也在心里祝愿他们夫妻,日子过得如同欣赏的风景一般美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