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斋 |发稿人: 白忠德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山峰高耸入云,周围群山环抱。四季有淡绿色、浓绿、墨黑色、钢蓝色、金属灰色、周围飘着紫雾等各种颜色,越来越神秘。那个梦幻般的摩天大楼高峰,就是鲁班村。

山又陡又陡,和刀斧切割没什么区别。悬崖和石墙的裸露部分都是铁灰色的,但有古树和老藤弯曲,或斜伸,或孤立,或倒挂,增加了山的险峻。有土的地方,树木极其茂盛,高到互不相让,挤成一团,细长笔直。在山顶上,除了一堆形状奇特的岩石,什么也没有生长。从远处看,它像一个闭上眼睛静静地坐着的老人。两个后生跪在他面前。

相传,很久以前,鲁班带着两个徒弟来到这里。看到美丽的风景和众多的鸟兽,他想建一所房子。他安排弟子们先做些准备,两个弟子把山里的树都砍了。鲁班回来后,非常生气,严惩了他们。鲁班一生用木头盖了无数的房子,从来不用石头。看到这里有很多石头,他想用石头建一所房子。……弟子们羞愧得跪在师父面前道歉。后人将此山命名为“鲁班村”。

又高又厚的冷杉原始而简单,茂密而苍翠,树干上覆盖着一层绿色的苔藓。阳光挤在茂密的树枝间,驱散了银色的斑点。走在由巨大的花岗岩体构成的山路上,四周是万丈深渊,在危险的地方我们不得不用双手双脚。脚下石头之间露出的浅土层上覆盖着塔基斯留下的蹄印。这条路不是人走出来的,而是塔基人踩了几年才形成的。这条路的建设者和使用者就是这些野生生物,我们只是匆匆而过。到目前为止,除了巡逻队几乎没有人踏足过,所以这里成了熊猫和塔基斯的天堂。作家叶广芩去了鲁班村,据说她是唯一一个走到那个高度的女人。导游自豪地对我们说:“我给叶作家带路。”

像塔基斯一样,我们从一块石头跳到另一块石头,向上迂回,最后登上寨子。最高点只是几块大石头堆在一起,三面都是悬崖,相隔一千尺,看不见底。在爬上寨子的那一刻,一种悲壮的感觉油然而生。天空湛蓝,白云缓缓经过,仿佛可以伸出手去,活下去。云海无边,山峰似海中孤岛。在远处的高山草甸上,有郁郁葱葱的青葱,长满不英尺高的杜鹃,各种野花让绿色的草甸五彩缤纷。

第四纪冰川遗迹随处可见:脚下的巨石曾经轰然倒下,骤然停止,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巨石,别无他物,形态各异。气势从来不是人类制造的,无言的石流洋溢着永无止境的流动魅力。它让人们回到大繁荣的时代,重新认识生活的内在细节。

导游说,民国十四年,一伙土匪黄昏从鲁班村下山,偷偷摸摸走了18公里,杀死了两名县官,抢走了百姓的财富。旧县城已经沦陷了

我去过旧县城。那是佛坪人的根,是文化的发源地。老县城不大,从西门走到东门只要十分钟。东、西墙只有破墙,两个城门还在,只有碎砖碎瓦伤痕累累。城墙是用长满青苔的大圆石砌成的。大门是用大青砖砌成的,有些已经脱落了。临近傍晚,夕阳下,光线柔和明亮,青山绿水、绿色村庄映衬出破碎的城门洞,杂草中的破墙映衬出几棵高大挺立的松树,形成一幅苍凉美丽的画卷。

山谷底部的云在浓密的冉冉升起,这让我们感觉像穿越云层。奇怪的是山脊南北两侧的雾气不是同时散去,而是交替出现,两侧的美景交替出现。这时,太阳从云层后面露出了脸,天地一片光明,把山、人、树照成了神奇的金色。所有人都躺在地上,阳光明媚,风轻轻吹着,蓝天白云在头顶,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高耸的秦岭和茂密的丛林为熊猫、金丝猴和塔基斯提供了栖息地。在漫长的岁月里,古道荒芜,自然灾害,或者战争灾害留下了许多荒芜的城堡、集镇和村庄。它是一个富有历史文化的旅游景点,供人们哀悼和纪念,并考察过去几年人类存在的痕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