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儿子立正站起 郑重地向老人行了最后一个军礼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一九八一年的初冬。
湾,五十二岁的老金,呆呆地坐在自庭院,和女儿女婿一起等儿子文亮,儿子今天退伍返乡。他也知道,他将永远再也等不到自己的儿子,是永远,永远……部队带回来的只是儿子的骨灰。
儿子文亮是参军二年后七九年参加抗越反击战的,为了把红旗插到老山,作为旗手的他,冲到部队最前沿,虽然身重五发枪弹,强忍伤痛,最后还是把红旗插到了老山顶峰。
上午十点零三分,团政委带着十名战士来到院中,手捧骨灰盒的政委,一手托着骨灰盒,抽出另一只手郑重的向老人行了一个军礼,此时的政委已是泪流满面:
“老人家,我给您送儿子来了,我没有照顾好您的儿子,惭愧啊,老人家我对不起您,对不起……”政委说着,又深深地向老人菊了一躬。
老金双手接过儿子,他没有落泪,只是抱着儿子,深深地深深地菊了一躬,给儿子的首长,也是给自己的儿子。
“政委同志,娃没给组织丢人,没给党丢人,我知足了。”没等老金说完,政委身旁的十名战士“唰,唰”跪在了老金跟前,齐声喊道:“爹,文亮是我们的战友,是生死战友,按照生死同盟,恁就是我们的亲爹,我们一定尽职尽责,为您养老送终。请允许我们再叫一声“爹”……”
十名战士是本乡和文亮一起入伍的老乡,尚光,学彬,建华,路敏,高翰,玉柱,子茂,站旗,风收和新华。
就这样,十个儿子包揽了老金全部家务及农活,礼拜天他们三三两两给老人整理家务,陪老人说话。农忙季节他们的身影出现在田间地头……
十个儿子在老金面前从不敢不提及文亮,尽管在战场上信誓旦旦,那么多的情谊,那么多的言语……他们担心老金思旧伤心。那次建华收拾文亮的遗物,忍不住又将文亮的被子叠成了豆腐干,为此,老金一天没进汤水,无论怎么劝他也听不进心里。
老金病了,从此卧床再也没有起来。
金老先生病危是在文亮牺牲后的第十一个年头,二000的盛夏。十个儿子围在金老身旁,金老僵硬的手分别和十个儿子摸了摸,然后断断续续地说:“孩……子们,感谢……你们这么……多……年,照料……我。我,感……谢……你们,我要……到那边……陪……陪文亮……给文亮讲讲……讲讲这边……这边的事……
十个儿子立正站起,并排面向金老先生,郑重地向老人行了最后一个军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