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她长大后寻这篇记录 想起童年的这段日子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芋头,是我家今天刚好满五岁的外孙女。
说起这乳名,还真有点意思。女儿刚怀孕不久,女婿俩人就商量起乳名的事,搞笑的是两个高学历(双双博士)的新爸妈,居然达成共识:男孩叫土豆女孩叫芋头。理由是土生土长,亦菜亦粮,香糯又营养。
小芋头的成长自然与大多同龄孩子一样,离不开祖辈的参与。外公年轻几岁,刚刚退休三个月,是爷爷奶奶先期接管。奶奶身体不好,爷爷是主力军。从芋头小身板能挺直起,爷爷就一手抱着,一手不误做各种家务。爷爷是标准的东北大汉,新中国第一代石油人,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又聪明好学,且经历坎坷,但足够乐观豁达。够得上匠人级的多面手,不论什么活,什么器械一看就知道机关在哪,三鼓捣两不鼓捣,就齐活了。平时不说话便罢,说话就是要害,并轻松明了。小芋头整在他胳膊上托了三年半,耳熏目染的活脱一个小女汉子。不论神态,话语,做事像极了爷爷,大大咧咧,俏皮,智慧又自信。
放寒假的前两天,外公就千里奔袭,从中原到我国大陆陆地的最南端湛江,接她来豫东文化名城商丘,过年度假期。因为这边还有一位年近九荀高龄,身体依然健康的太姥,需要她外公外婆照顾,陪伴呢。
没曾想这个假期,遇到了她太姥长这么大都没有经历过的大疫情。生性好动,精力旺盛的她,硬是非常理解,听话的待在家里琢磨,鼓捣她的事,从不要求出去。有趣的是,一天两次,跟着太姥目不转睛的看新闻,听到每天报告新增确诊和死亡人数时,她会发出“天呐!”的惊叹,还不止一次纠正播音员的“死亡”用词,说用“死”字,太冰冷,不好听,应该说去世!。哎哟,哪里是五岁娃的调调。
更有说头的是,大概十天前吃早饭时,突然转过头来向着我,认真的说:“姥姥,将来能不能把这套房子留给我?”惊的我睁圆了眼睛,问她:“留给你做什么?”“我要在这里生宝宝!”又一个大霹雳,让我更加惊奇她问她:“为什么要在这里生宝宝呢?”“这里的阳台上能放好多东西,够宝宝用的。”天呐,差点让我笑的背过气去。其实我家的阳台一点都不大,就是靠两堵山墙,做了两个高大的储物架,的确能放不少东西。接着我又故意问她,在这里生宝宝,谁来照顾你呀?谁都可以,我不挑。眼泪都给我笑出来了,再接着她又说,我第一次来这,就喜欢上这里了。啊,第一次来的时候,你才一岁多点啊?!她认真的点点头。我被她天真无邪搞的再也吃不成饭了。
还有,她看到新闻里一直在报道,赞扬勇敢的医生们,就给我说,姥姥,我将来也做她们这样的医生!我对她比个大拇指后,高兴的一蹦一跳的跑开了。我在网上给她买了医生用品的玩具套装,她就像模像样的做起了医生,我自然成了她的病员,又是量体温,又听肺部,说我,还是很严重,要输液、、、、、、
她在这里的四十多天里,除了每天教唐诗,背《三字经》,认认字外。还是以玩为主,有趣的是,她说唐诗她最喜欢李白的,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他写的好啊!好在哪儿啊,她就无言以对了,其实就她的年龄,的确说不出所以然,只是喜欢韵律比较容易上口的吧,稍有点绕口的,她都没有多大兴趣
让我没想到的是,给她讲励志的故事,鼓励她好好学习时,她比较抵触,说她将来除了当医生,再开两个超市就可以了,似乎不愿意有多大作为。她的主见性非常强,说到她不想听的,比如想让她多背一会唐诗,多认几个字,她不想干了,给她讲讲道理时,她就眉头一皱说,太吵了,要安静,一副很不屑的样子,根本别想勉强她半点,完全不像个五岁孩子。
她过来之前,她太姥就在里住着,老公我俩,每天都要陪老太太打上两次为时不等的斗地主,她过来后,也没有停下来。每次把电视调到少儿节目,让她看,我们仨个大人斗。大概是看我们玩的挺开心,有一天她就湊到我身边看,应该是越看越有兴趣,就让我教她,这以后我们只要玩,她就跟着学,慢慢的明白了怎么个打法,我就退到后台,让她来玩,刚开始十七张牌,小手拿不下,互相压着,没用几天,就能理的清清楚楚了。从小到大排开列好,连子,板子,炸弹放的妥妥的,到临回去的前几天,完全可以独自上阵了。经常是外公去做饭,太姥我们三个人玩。抓到好牌,还会很鼓士气的加重语气说,漂亮’还有一条值得赞扬,就是有别于一般小孩子——能赢不能输,输了就哇哇哇大哭,她不是,她阵阵有词,输就输呗,有赢就有输嘛。不过话说的好听,有一盘,她拿着王炸,牌非常好,结果炸早了一手,让我给翻盘了,突然就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说,就该我赢的、、、、、、我趁机教育她一翻番,让她知道什么可能都会发生,不是她认为应该就不可以改变。
因为不能出去,每天还是很单调的,调皮的时候很多,把各种东西摆出来,占了半间屋子,开超市,让外公我俩来买,不停的买,一缠就是一两小时。当然还有各种缠人的招数,实在是什么招都用尽了,她还是会说,好无聊,好没意思。最后外公想起五子棋还没有教她,问她有没有兴趣,她说:有啊,果然,学的很认真,很用心,一会功夫就知道了规则和取胜的方法。在关键时刻的提示下,没想到,有一盘居然下了小五十分钟,真为她的专注和持久力感到高兴。回到湛江后,外公第二天一早就去超市为她买了来棋和棋盘,相信在接下来的禁足日子里,一定会有大的进步。
噢,这段时间里画画啊,做手功啊,玩各种能想到玩法。对,还有和一个叫珈禾的郑州小哥哥,我闺蜜的外孙。两人相差两岁多,经常视频聊天,芋头哥哥、哥哥的叫不停。他俩去年暑假里一起玩过两天,那次他们过家家,芋头毫无悬念的当妈妈,珈禾自然当爸爸,他们的宝宝是一只可爱小熊公仔。玩一会厌了,就又让珈禾哥哥当宝宝,芋头好当妈妈,珈禾哥哥非常配合的做出各种宝宝的动作,逗芋头开心。还和珈禾哥哥的爸爸妈妈一起去郊游,很能玩到一起。这次因为不能见面,互赠的礼物只能是捎带的,互相在视频中展示才能,哥哥还拿着手机把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介绍到,像是在亮家底,让妹妹了解的更多。大有两个萌娃在谈情说爱,哈哈,着实搞笑。
这是小芋头第二次离开爸爸妈妈,去年暑假第一次,也是把她接到我们这里,一起度过了二十来天。本来这次是准备最多一个月就回去的,结果因为疫情,火车、飞机都纷纷取消、停运,只能一拖再拖了。她还是很想念爸爸妈妈的,好在有网络可以随时叫到他们,但隔空的感觉还是不同的,她能做到克制,忍耐,没有因此哭闹过,很不简单了。
说老实话,四十多天的全天候和她在一起,还是非常累的,不仅要想着怎样利用好这样难得的,长时间在一起的机会,让她养成些好习惯,多学点东西,还要让她吃好,睡好。吃好当然是外公的事,他尽情发挥川厨的手艺,让芋头爱吃,多吃。睡好就是我的事了。本来睡眠就不好的我,自从她来了,就更差了,每天平均睡眠不到五小时。她夜里蹬被子、翻身、横睡、斜睡,我要不停的给她盖呀,让位置给她呀,短短的四十多天里,我体重下了两公斤。不过也应了那句话“累并快乐着”!
啰啰嗦嗦絮叨半天,就想在小芋头生日之际,将她这段在举国蒙难的日子里,生活的点滴记录下来,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愿她长大后寻这篇记录,想起童年的这段日子。
小芋头,姥姥祝你生日快乐!愉快成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