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奶奶这么长久的相处 我亦不会再抱终天之恨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走过风雨飘摇的人生岁月染白了鬓角,银丝爬满了头。白发苍苍。
白发苍苍,是老年人的荣耀。而您今年高龄92,也确实算长寿。
然而,您终其一生,或许不曾华美、绚烂过。但说您的人生富有传奇色彩,可以说一点也不为过。
时光追溯回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那个三十出头的您,村花一枝的您,却因为我爷爷的早逝而守寡。
您在爷爷走后的一个月,生下了我的父亲。父亲的上面还有一个比他大七岁的哥哥,我的大伯。
不曾想,是什么样的坚强,什么样坚不可摧的力量,让您这么毅然决然地留下,留在您的两个孩子身边,为他们撑起一片天。
或许您真的是要强的,您也是隐忍的。
一个女人,在那个民不聊生的年代,是怎样坎坷,磕磕绊绊地走过来的?或许很多人都会觉得匪夷所思,也会对您肃然起敬。

因为,您不仅要让两个孩子有饭吃,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
你既要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还要兼顾田里的工作
您既当爹,又当妈。
记得您跟我说过,每次学校开学,您就会把父亲们的学费整整齐齐地交上去。交上去后,您总能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
每当别人向您夸耀起我的父亲读书如何如何好时,您内心是盈满欣喜的,亦骄傲,亦自豪!
那时您没日没夜地工作,只为挣取更多的工分,不让您的孩子们饿肚子。
而即便如此,我父亲每天一碗干饭也成奢侈。
父亲儿时的稀饭稀得见影,您也时常为此抱愧。还哀叹:“我父亲是因为穷、饿,身形才会小的!”
而父亲们穿的衣服,也是由擅长工艺制作的您,用旧布拼接出来的衣服。
您说,衣服是用来遮羞的,只要有得穿就好。是啊,在那个时代,那个家,穿衣,怎能讲显美呢?
您也经常跟我聊起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爷爷。您说,他是一位伟大的人民教师,他会穿衣打扮,也高大帅气,且儒雅、谈吐不凡!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才子!说着的时候,你眼里闪着骄傲的光芒。
您还说,您的婚姻是指腹为婚的,所以,结婚的那天才见到我的爷爷。可是,这段婚姻,它确实短啊,你爷爷命短啊,孩子。
说着,您眼里泛着闪闪的泪光。
那张保存了好多年的,我爷爷的黑白相片,亦是被您抚摸了一回又一回。
我知道,您怀恋我爷爷。
而我,也从相片上看到我素未谋面,连我爸爸都从未见过的,我的爷爷。我也感叹我的爷爷命短,“不负责任”,丢下你们,可怜的孤儿寡母。
听妈妈说,我生下来的时候,因为我是二胎女儿,因为当时家庭经济也相当拮据,您出主意把我给别人养。
当然,后来我被我爸爸夺回来了。后来,我被我外公外婆当女儿养了。
令妈妈记忆尤深的是:有一次,我从外婆家回您的家,哭泣不止,您哄我不听,您火气一上来,直接把我丢到鸡粪堆里了!
妈妈说的时候是笑着的。她说,我小时候确实不讨人喜欢,娇气得很,动不动就哭。而您是那种坚强不屈的人,见不得我这种娇滴滴的孙女,主要是我还是您的第三个孙女,所以您特别不耐烦。而且,您还给我起了一个小名,叫“二隔”(寓意跟招弟,来弟差不多。就是想让我妈第三胎不再生女儿)
从只有几个月的月龄,寄养在外婆家生活到七岁的我,终于回到了父母和您的身边
您为了我,开始尽上您当奶奶的职责和本分。
每天早上四五点,您起床给我们烧饭,(因为我和弟弟是要走出大山外,去连队里上学的)每天,您为我和弟弟煮不同的蛋。准备就绪后,就会摇醒睡眼朦胧的我们,把饭盒递到我们手中,然后让我们站着,等爸爸从山上割胶回来,送我们去上学。
有时候,您也会给我们变换口味,把咸鸭蛋用火烤,烤得流油的那种。然后,一起吃饭的同学们总会看着我们的烤蛋流口水。
因为父母有一大片的山上活,所以洗衣做饭,劈柴等繁琐的家务活自然就落到了您的肩上。而您也总是任劳任怨,没有任何只字片言的抱怨。
而忙活了一天的您,也总会休息得很早,但您总不忘嘱咐我们,“要好好学习、写字。”

印象中,您带我们出去,极少给我们买好吃的,当时的我心中有两个认为,一是您抠门,二是您不是真正地疼我们。对您,有着些许不悦。
或者您真的不是常人印象中的好奶奶。因为您从不给我们向您撒娇,也极少给我们买好吃的。当然,这些或许跟您一生要强,勤俭有关。
记忆最深的是有一次,家里卖出好多橘子,价格也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而且产量足够多。(因为我当时参与了摘果子活动中去了,即使当时我只是一个黄毛小丫头,却能率领着一众工人在山上摘果子。)也或许是因为我体验了劳动,所以我更深刻地体会丰收的喜悦。
当看着爸爸接过一沓人民币时,我欣喜若狂,朝您高声喊:“我们家有钱了,我们家有钱了!”边喊,边朝您飞扑。
那时,您站在一个很险峻的地方,我这一扑,硬是把你高处扑倒,摔到下面去了。而且下面还有石块。您顿时疼得直不起腰,腿也摔得动弹不得。
我亲切的父亲,那个贴着我二女儿标签的父亲,第一次勃然大怒,第一次厉声训斥我。我那时候哭着,紧紧地抱着您。不是因为我害怕面对父亲的责骂,而是我抱愧自责,对于您。
你擦去我的泪水,也指责了父亲,父亲后来也跟我说理了。
是的,结果如所有人所意料,您受了极大的伤。父亲带您四处寻医问药,您躺床上整整一个月,才能慢慢下床。而且,还落下后遗症,一到刮风下雨的时候,您的脚疼得让您直咬牙。那脚,真的比天气预报都准。
我那时候虽然年少,却懂得为自己不小心酿成的错,而深感自责,悄悄落泪。
而您,总会拉我到您怀里,轻轻地擦拭我眼角的泪水,安慰我。
随着时光的推移,我日渐长大。有一次,父母外出办事,很晚还没有回来,而偌大的山,满山的槟榔,没人看管。于是,奶奶您鼓励我提着煤油灯上去守山。
那时,我十一岁。你告诉我,“孩子,壮着胆上去,小偷只要看到有灯亮,就知道有人巡山。如果有事,你赶紧喊你爸。小偷就会跑的。”
山上的黑色尤为沉重,不自觉地平添了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我那微微颤抖的脚,小心翼翼地爬着山。几次萌生退意,但我知道,我退下去,只有奶奶换我上来。因为姐姐、弟弟,他们更“怕死”。当然,我也是“怕死”的,但我可以为了家,为了奶奶而勇敢
那晚,父母将近十一点才回到家。爸爸把我换下山的时候,问我“你为何不怕?”我说:“因为有一种力量叫我勇敢!”
时间,它总是很快地穿梭,十几年的时光悄无声息地流淌。

再一次的回忆停留在我生育两个孩子里。其一,我在产大儿子的时候,在待产房里,晚上,已经很晚了,奶奶给我打电话,她说:“孩子,壮大胆子去生娃,别怕,天生人。奶奶在。奶奶为你祈祷,祈祷你平安,顺利!”那时,眼泪再也止不住,像决堤的洪水,肆意地飙。我知道,那泪水,名为感动。
因为奶奶的这番鼓励,产房里的医生连夸,我是她们见过最坚强的产妇。在那种比寻常产妇疼痛得多很多的情况之下,一声疼都没喊,让她们都觉得心疼
我知道,我当时的那种力量是源自于奶奶的鼓励,以及奶奶身上的坚强和倔强
怀老二的时候,安胎,奶奶又不停地打电话,安慰,“孩子,别难受,母子讲究缘分,是你的,他就会跟着你。相信你善良,上帝爱你,祂会祝福你的!奶奶也一直都在!你一定能行的!”
养娃的几年里,生活拮据,奶奶总教我如何勤俭持家。每次塞给奶奶的钱,总会被她硬生生地塞回来,理由是:奶奶老了,不花钱,你养着两个孩子,要花钱的地方很多。”连给她买好吃的,都被她责怪浪费钱,还附上经典语录:奶奶又不是小孩子,一定要吃零食。
每次帮奶奶洗衣服,她总心疼我,理由是:因为她而让我变得忙碌,辛苦!总一个劲儿地劝我去带娃,她自己来洗。
成年以后,我思考、也对比了奶奶的爱和外婆的爱。奶奶的爱,或许是不让人轻易觉察,甚至很多时候带着严厉,又不太近人情的那种。但是,细品,亦深知其用心良苦。外婆的爱,跟她的性格一样爽快、仁慈、显露、真实,细腻。这两种爱,虽然方式不同,但爱意一样深沉。
而奶奶,不曾华美、绚烂的一生,唯一可以算安慰的是:她已然高寿。而她的子孙也算是孝顺的,给她一个安逸、舒适的晚年。
或许不久的将来,我将送别奶奶,但奶奶一生的坚强不屈,宁折不弯的骨气,会渗透进我的生命里,融为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而因与奶奶这么长久的相处,我亦不会再抱终天之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