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没有觉醒的心 没有奉献又有什么意义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今年的长假算为特殊了,由人类的贪欲引起的灾难,人人都在家里避难了。罕见家人团聚得这么长的日子,在我们局里,有乡屋的都回家乡度假了。我值班每次回到单位里,均见罗星光的踪影,惊诧不已:罗星光真是耐得寂寞啊!自己一个人宅在单位的宿舍里,影只孤单,就这么孤苦伶仃地度过了二十几天。
我只是觉得,罗星光对家人无情,对家乡人无义。在城里有房,在家乡有屋,疫情假日,怎不回城与家人团聚?或者回家乡度假呢?他十几岁的时候离开家乡,到他乡漂泊了几十年,难道还不觉得倦烦吗?在九十年代,他还是单位里的“二当家”,做一介副手,初时民工还给他三分颜脸,到了食饭的时候,都招呼一声他。后来知道他的德性,就干脆不叫他了,只是到了食饭的时刻,他就到值班室的床上半躺着打瞌睡,腰部与腿弯成九十度,口水也就从嘴角流出来,眼看就要滴落下颌,却嘶一声吸了回去。当厨子叫值班人员食饭时,他也就醒了过来,踉着到饭堂了,对着某个比较和善的伙记说:“我一个人懒煲了,就在这儿赖一餐饭食吧!”
他是单位里的安全员,每天都在充当着二把手的角色,但却没有什么威信,基本上没有谁信服他。他除了声嘶力竭地吓唬人,或者炫耀着他那点写安全指导票的黔驴之技,基本没有什么德才。每天都上演着他的闹剧,引得那班农村佬兴味盎然的看着,民工的精神生活确实太单调了,论人是非是他们最大的兴趣,“赖一餐食”是罗星光的口头惮,以此为核心,成了民工永不厌烦之乐趣。有人说,就是有饭倒落给狗,也不叫他了,只是他的脸皮厚,不是他值班而近桌长期“赖一餐饭食”的,一点儿不感觉别人歧视的眼光。
单位里确实养着一只看地护院的黑狗,长期用铁链拴在柱子下,这只圈养的黑狗,也有它特殊的本领,就是看谁不顺眼而又比较弱小的,板起脸孔就是一阵乱嗅了;而长期丢给它骨头的,则讨好地摇头摇尾。到了中午哪处凉爽就瞓哪里,卷缩着,头部与腰正好弯成九十度,虽然是打瞌睡,头部却略略担起,耳朵尖竖着,一旦闻到饭堂飘出来的肉味,口水也就从嘴里流了出来,好象习惯自然似的,见饭堂开饭了,它在柱子周围亢奋地跳跃着……
我确实佩服单位里两位忠心耿耿的功臣,一个以单位为家,另一只看舍护院。想想人与狗那么相像,人一旦没有感知,总想着贪公家一啖,那么这种贪念就象拴着一条铁链,被绑架着,再也挪不开单位到家里吃自己的了;其实狗是好自由的,总是那么想挣脱链子,到外边的世界去看一看,尝尝鲜,享受一下人世间的新奇事物,可是链子却紧紧的束绑着。
人养狗一世,狗养人一餐。
人要是没有智慧,也只是一只狗呀!最是想着别人的施舍了。
人最大的幸福,就是知足。钱粮够使就好,贪婪一多,和一只老鼠没有什么两样。屋再多,没有人气,又有什么用呢?人生没有觉醒的心,没有奉献,没有智慧,又有什么意义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