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花莉的故事 皮衣背后的真相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好难得花莉的一张近照,只见她穿着一件黑色皮大衣,这件皮衣引发我的遐想,花莉要是我的情人,我也穿穿这件皮衣,我要体验它的温暖,以前我深深地喜爱着花莉,它能给我温暖,也能体贴着花莉的关心。
从照片上看,她脸容上闪现着历经苍桑的笑靥,说明她已经轻视病魔了。三十六年过去,我终于听到江莉一句暖心的话:“我已经给过你许多次机会了。”谁能说花莉无情无义呢?自从我上了她的家,花莉就一直给以我机会了,等着我投入她的怀里。可是,我哪里体会得呢?所有的机会都被我辜负了,没有一次机会能被我捉住!
这三十多年来,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包括我,我想她也不会住在营门农场部那里了。我打听呀,她的好友江颖告诉我,她已经搬到对面的明湖楼居住了。她后生的时候谈过厂里的技术员,后来那技术员在九十年代初就下海了,到珠海做生意,发了财,也就抛弃她了,他们有过暂短的同居,生了一个私生女。他们分手后,花莉就住在明湖小区的那一套房里,母女俩相依为命。
隔离邻舍相处久了,大家也知道她的一点过往,议论纷纷,都说她做了别人的二奶,被情夫抛弃了,便被秘密养在这里。她觉得邻里口舌之可怕,从此就少出门了,以免得被非议。她也不敢随意加别人微信,同学群里更没有她的名字,省得大家看笑话
一日,我出于昔日爱慕过她的情份上,通过江颖取得她的手机号码,打了一个电话给她,说明依家我还很爱她,希望能加好友一下,说说以前的趣事儿,或者出来见见面,重温以前初恋情怀。没想花莉憎恨的说,我们都是老人了,再谈过往没有意义了。
听罢她的语气,我心里只觉得寒冷。江颖告诉我,花莉那件名牌皮大衣,据说就值三千元,是正宗红狐皮毛的,当年与技术员同居时候,正是她的情夫送给她的,都遭到抛弃了,她还好意思穿着它,到同学三十周年聚会呢?炫耀着她身休光鲜,殊不知她是弃妇了——既不是少女也不是少妇,我只是觉得她可怜,也可能她受到刺激,她变得有些弱智了,印象中聪明伶俐的花莉,难道就是这位弱智患者吗?
好才她还有一个女儿,都高中毕业了,再也没有读书,在一家手机铺打工,由女儿照顾着她的饮食起居。女儿回来的时候,就给她讲外边的故事,这也是她知道外面事情的渠道,也是她的精神寄托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