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园有一亭一馆两大名景 我们喜爱坐在爱山亭里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看园”是一座小院,换过来说,这座小院名叫"看园”。
看园的主人是画家方中,画中国画的,勾勒渲染中,散发出文人气息。他的画作,以尺计价,不送人,且连年涨价。
看园,高州城东去十余里,座落在谢鸡的罗帐塘。罗帐塘人杰地灵,出有"丁氏三杰”(丁颖、丁衍庸、丁肇中)。看园亦得宝地风水,人来人往,车马喧嚣,络绎不绝,实为现今罗帐塘一景。
初到看园,相识方中,是采芦道人引领。采芦道人,文人,写昆剧、编剧本,古诗文词十分了得,客北京,喜欢与风雅人士往来。
看园有,松梅菊竹,奇花异草;假山盆景,小径通幽。更有叮咚泉声,声声入耳。但,于我看来,都不稀罕。看园最为得益之处,我认为是那辽阔的寂静,似世外桃园。当然,在看园,惠风和畅,能沐浴身心。
看园有一亭一馆两大名景。亭,叫"爱山亭”,不高,不大,八角形,木头结构。围坐几人,品茗望山观天,常常不觉日头西坠。主人在亭中燃一柱沉香,让客人灵魂随香飘然,内心暖暖的,如阳光入驻。

我们喜爱坐在爱山亭里。采芦道人曾在亭里吹起洞箫,亦在亭里摇头晃脑,闭目张口唱了昆曲。当其时,寂静的罗帐塘就传出了呜呜然,我等粤人,亦闻到了隔阂千里的北腔。
另一名景,是它的馆,叫“竹里馆”,亦是木头结构,长方形的,颇大。中间放一张长方大桌,用来绘画,亦用来摆酒置菜。长方大桌的四周,摆了两长两短的木凳,可坐廿人。
看园的热闹,往往聚集在竹里馆里。看园的精彩,也往往聚集在竹里馆里。看园里的百态人生,亦常常在竹里馆里上演。
画家方中,居油城,离看园有三十多公里,伴方中常回看园的人,有两个,一个叫涂之,一个叫了了。两人可不一般,是活宝,都光头多肉,嘻笑似佛。涂之,商贾,钱银上身,已金盘洗手,他,嘴刀心善,为了日子添趣,乐于斗嘴。了了,茂名朗协主席,眼小声亮,扯一丝痰音朗诵,苍桑可越千年。
看园除了一亭一馆名景外,还藏两大特色,属"软件”。一个是“看园夜宴”,一个是“看园春晚”。
看园夜宴,常集热闹、精彩和百态于其中。夜宴开始,觥筹交错,吆喝声歇;酒精渐入佳处,唱歌朗诵,壮怀激烈。“天路”也唱,“岳阳楼记”也诵。夜渐深去,意犹未尽,于是表演。主人常以他的涯歌助兴,声线细而尖锐,杀猫似的。众人偷乐,他却一再强调,小众语种,须得保护。采芦道人,五短身材,学那昆曲旦角,寂寞广寒舒水袖,一根筷子代扇,掩脸遮面,滑稽万千。

热闹、精彩、百态,看园的迷人,全在于此。
看园有辽阔的寂静,用一种大度接纳人们的回归 。而热闹、精彩、百态,则是看园的一种精神内核。这种精神内核,便是热爱生活
看园的“春晚”,更有神韵,我认为那是看园的“眼睛”,顾盼生辉,流光溢彩。
看园春晚,不与央视争“档期”,总是提前进行。然,得入场者,不多。
看园主人,除了作画,尽心看园,浇水松土,剪枝插花,一刻也不偷闲,对来园者,不迓不送,由其自便。
而来园者,不熟不来,也没当回事。他们看重的,是心中的舒坦与快乐
心中舒坦与快乐,人向往之。这,看园有,看园能得到!如此,没理由不记录下来,于是,公元二0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下午垂钓之时想了,垂钓回来后,忘却了晚饭,得这《看园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