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任何季节任何地方 都是一道道美丽而又独特的风景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小时候,妈妈告诉我:“人是有根的。”我很奇怪地问:“人怎么会有根呢?”她说:“埋你胎盘的地方就是你的根?”我是懂非懂地回答:“记住了!”一晃,在城里居住已经十几年了,可是我仍然非常留念生我养我的地方——安龙县德卧镇。
德卧镇是地处广西贵州交界地的小镇,繁荣富庶。一条清澈的小河穿过田野从我们的村子里流过。在我们村里,家家户户都住着宽敞明亮的楼房,宽大的院子里或种南瓜、丝瓜刀豆之类的藤类作物,有的院子里种上桃树、梨树、李树,让那些瓜藤攀上果树,爬上围墙。当花儿谢了的时候,藤上便结出了青的、黄的瓜,它们一个个挂在树上,爬在围墙上,衬着那长长的藤,绿绿的叶。青、黄的瓜,淡绿色的刀豆,碧绿的藤和叶,构成了一道别有风趣的装饰;比起城里那些鳞次栉比的高楼,屋舍俨然的街道来,可爱多了。
爱美是人的天性,村里有的人家还在门前的场地上种几株花,月季、波斯菊,长寿花,它们依着时令,顺序开放,给朴素的院落平添了几分华丽,显出一道独特的农村风光。还有些人家,在门前挖一个池塘,种上几株荷花,夏日里荷花开放,蛙鸣阵阵,甚是热闹。有的人家在屋后种几十枝竹,绿的叶,青的竿,秀丽挺拔。一株株竹子随风舞动,发出阵阵沙沙声,在地面投下一片晃动的浓阴,这难道不是大自然声情并茂的歌吟么?
几场春雨过后,这个四面环山的小镇,空气中都是草木的香味。田野的尽头,一座座浅绿色的山湿漉漉的,展现出勃勃生机。田野里,一道道田埂上,草芽成群地从土里探出头来,蒲公英、野雏菊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小野花,星星点点地布满田埂,这些美丽的田埂简直就是用水墨划就的五线谱,映衬着青青的麦苗、金灿灿的油菜花,弹奏出一支芬芳的歌谣。让你不得不相信,这个世间是如此美好
鸡,乡亲们照例总要养几只的。从房前屋后走过,肯定会瞧见的一只母鸡咯咯咯咯地叫着,率领一群小鸡在院子里觅食,它们这里啄一下,那里刨一下,像一团团滚动的绒球;耸着尾巴的雄鸡,在场地上大踏步地走来走去,不时伸长脖子叫几声,狗懒洋洋地躺在院门口,半眯着眼睛一副似睡非睡的样子
村子里的清澈小河边,在池塘的石桥旁边,高傲的大白鹅迈着方步走来走去,娴静端庄的麻鸭不时地把头扎到水下去觅食,绿头的大公鸭拍打着翅膀嘎嘎嘎地叫着,不时侧着头看自己水里的倒影。即使附近的石头上有妇女在捣衣小孩子在嬉戏,它们也大模大样恍如无人般,从不吃惊。
是在夏天的傍晚出去散步,你会发现整个德卧镇在金银花的香甜的气味中漂浮着。从农家小院走过,常常会瞧见乡亲们在院子里摘金银花的情景。他们把金银花连花带藤割下来,再从山上一背篓一背篓的背到院里,支起小箩筐,一边把金银花摘放到箩筐里,一边天高地阔地交谈着。渐渐西沉的夕阳,绚丽的晚霞,空气中香甜的金银花味道,草丛中鸣叫的虫子,晚归鸟儿的身影,都是这幅图画中跳跃的音符,它们和我的父老乡亲一起,绘成了一幅自然、幸福、和谐(xié)的田园风光。
秋天到了,田野里的稻子熟了,沉甸甸的谷穗在秋风中像待嫁的姑娘低垂着头,等待那一双双勤劳的手。偶尔一两块高粱地,红红的高粱像是喝醉了酒,把丰收的田野点缀得更加美丽。夜里,明月朗朗洒清辉,清风阵阵摇清影,一些不知名的虫子在草丛里发出长短不一的鸣唱,枕着这样的小夜曲入眠,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幸福的事情
就是我根在的地方——安龙县德卧镇。在这里,无论任何季节任何地方,都是一道道美丽而又独特的风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