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绿柳花红的煊赫最终被遗忘在这简单恒久的安宁里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初遇溧阳南山,缘于一次偶然。在一个凭空多出的闲日里,被溧阳当地的友人,引领去了南山,自此,那环山的幽幽翠竹便再也未从脑海中湮去。

竹,北方倒也常见,只是难成气候。友人说,这溧阳南山竹林以毛竹为主,方圆可达20万亩,是名副其实的“海”,这等规模的竹阵,国内屈指可数。电影《卧虎藏龙》中玉娇龙唯美的竹海打戏立时涌上心头,影片的情节早已模糊,可是那一幕男女主角飘然的旋舞于竹枝之上,洛神飞仙般的凌波微步,却衬着青翠的竹枝、溶溶的竹叶和穿林打叶的窸窸窣窣,牢牢的留在了记忆的影屏上。

五月,南国的细雨又是不约而至,似乎专程为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添洒下些许拖着韵脚的诗行。这雨,它不是磅礴酣畅的,只蒙蒙星星,似絮非花,一如江南的婉约,轻笼着茫无涯际的峰谷波坳、竹薮深处,梦一般的缠绵,纱一样的朦胧,沉入这含烟带雨的竹林香氲,熏醉着和煦的暖风,眼眸开启之际,已然遁入清凉禅界。

从未如此深刻!一种清幽素雅、澹泊宁静、亦真亦幻的出尘脱俗之感在青枝翠蔓的竹林、三两声鸟儿的啁啾声里,从某一个莫名的时空向我袭来,头脑有短暂的空白和出离,我要羽化而为一阵风、一抔土、一枚叶、一滴水了,潜入这青山的怀抱中,潜入这天地织就的空灵里,伴着花间一壶酒的飘飘然,又有采菊东篱下的陶陶然,耳畔似乎滑过乳燕引雏、流莺唤友的怯怯娇声,又似飘来珠弦嘈切、余音袅袅的悠悠琴韵,熨帖抚慰着那曾紧紧缠绕我的丝丝愁绪,一些不曾释然的执念,一些铅坠在心头的烦忧羁绊,顿然淡去,淡去,如前生般的湮灭,灰飞在一种脱胎换骨的重生里,浴火凤凰样的,轻轻升腾入常、恒、安、净的涅槃灵界。

是竹,也许只有竹,也许只有这数点烟霭中的万亩竹海,才会让如我一样的凡尘俗身一靠近它,就望而动衷,竟生出如此孤标忘世的绝尘之感!

这排排列列的盈盈竹树噢,它们自扎根之初便咬定青山,就坡而生,汲天地之精华,栉风霜沐雨露,厚积薄发,最终拔节向上,凝碧成身,颀长的形姿,直指穹空。

它婷婷而立,翩翩风采有如君子儒雅;它不依夭艳的花蕾博取关注,但凭挺拔的高节昂然于人间;它不以炫目的年晕赢得瞩目,却藉坚硬的骨节宁折不弯;它从不外露锋茫,却怀揣谦逊的虚心;它们阵列成行大片生长,但又疏密有度绝不倾轧;它的一生,自萌芽破笋至开花凋零,都保持着清洁素淡、挺直卓雅的不凡气韵,而它周身的每一个构成,皆可造福于人,为人间所食、所用。

我驻足于林间,看春风柔荑般纤纤抚过,竹林里千叶婆娑起舞,叶间跳跃着离合的神光。我凝神于几片翠若葱节的扁长竹叶------一只披着金黄色外衣的蜻蜓,张着透明的翼翅款款飞来,驻足在轻盈的叶子上,与雨滴玩着躲猫猫的游戏,却又倏然飞远,一任雨点不甘的滑过叶的脉络,失落落的滴答而下……

忽就忘了来路,也忘了去处,眼前就是天下,天下就是眼前。心下思忖,这卓然世外的桃源,是造物主构建的天然道场吧,怎一种不可言说的魔力,让我不记得我是谁了呢?

溧阳南山所属,是苏、浙、皖交界之地,是谓雄鸡引吭,三省皆动。山下的市集喧闹处,能感受到各地方言驳杂,八方经济融通,论及生活文化习俗,则是三地相互渗透影响。朋友说,南山上的鸡鸡村,应该要看一看,从那里,可以窥见数百年来徽州与吴越之地的文化履迹。

一台45度角的地轨缆车,拖曳着我们直上山巅,千竿绿影瞬间侧过,驻车地,鸡鸣邨。

仿佛邂逅江南小镇的某个瞬间,没有繁华都会的“市列珠玑、户盈罗绮”,却有一种淡淡的祥和与安乐,一种隐隐的富足与从容,飘逸在鲜甜闲适的空气里,也散漫在深宅长街的清宁里。

那些旧时屋宇的绝美,并没有随时间漫漶,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的典雅,凝固进身后这一方山水的灵秀,徽派建筑院墙上,黑白分明的原始意韵,与人家厅堂里未上漆色的太师桌椅,一道散发出清淡低调的朴素味道。村中昔日的大户-----金宅,主人已不知所踪,曾经承载过这个家族繁盛的祠堂、天井、绣楼、抬轿……一一被时间尘封在安静的角落,只有恣意漫爬的地锦、青苔,覆过了宅院的空白,悄悄盎然着与百年前一样的生机。

金宅正门醒目的中堂条案之上,徽商宅第通常摆设的一钟、一瓶、一镜,有着吉祥的偕音,寄寓了民间百姓对“钟生平静”的美好祈愿。明朝中后期的三百多年间,徽州人外出经商达到了鼎盛,他们在盐业、典当业、茶业、木材业等多个领域掘金,虽然一度涌现出以胡雪岩为代表的巨富商贾,但那时交通阻塞、通讯不畅、等价流通物携带不便、战乱与匪盗不时为祸,每个从商的家庭,都常年承受着对亲人揪心挂肚的牵念,承受着奔波于外的种种不测,而有的整个家族,随着经商的履迹几多迁徙,一生饱尝飘泊与颠沛。他们渴望安定,渴望平安,他们深深意识到,无论是钟鸣鼎食的高官贵胄,还是四海索食的贩夫走卒,无论你正处扶摇春风,还是落拓穷暮,人身平安、内心平静,才是最最重要的,也是最最应该珍惜的。

正是因为渴求安定,深知奔波劳苦,在不需为生计发愁之后,他们希望后代登龙入仕,谋取显赫的官位,进而能够庇佑当下的安宁,这也就形成徽州显著的富而好儒、仕而护贾,官商学一体的文化形态。

一间规正的私塾内,几尊彩塑各司其位,恭谨严肃的课堂气氛弥漫过荏苒的光阴,案头上摆放的戒尺,掂起来依旧沉沉,似乎依稀还残留着先生大声的呵斥和小儿虚张声势的“哎哟”声,遥想过往,曾有多少懵懂顽童在这日复一日的严苛私教中,渐渐开蒙,逐日成长,担当起一代代家业的延续与传承呢?

门外的雨势已然停歇,云雾祛退,远处的青山,近处的庭落,村子里叮淙的流水,都从惝恍迷离中慢慢走出,仿佛被一支重新蘸过色的画笔细细点染,显现出分明的轮廓和蕴色,鸡鸣村,迎来了丽日。

几缕斜长的光束,使劲的钻入密密的枝丫,在悬着水滴的叶子上律动,摇晃着林间的安宁。这一刻,真想以这天地为庐,草木为衣,就此归去------朝饮木兰为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观山月清风之趣,听鸟啼叶落之音……

曾经绿柳花红的煊赫,最终被遗忘,就在这简单恒久的安宁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