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恋人在欣赏小花园中多姿多态的夜景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鲇鱼墩医院建造门诊大楼和住院大楼的同时也从全国各地招聘了大批医务人员。
如果一个单位美女成云,这个单位肯定欣欣向荣。新招聘来的陆燕医生宛如天仙,她的绝顶美丽的容貌让所有的人眼睛一亮。在职工代表大会作报告的院长口干舌燥,但好多人的眼光集中在光彩四照的陆燕身上,陆燕我行我素精心地做面部美容。大事不会做,小事不愿做的陆燕让领导着实头大。正当医院领导一筹莫展时,陆燕主动辞职南下……
没有几年,一炮打响陆燕成为红遍南北的大明星,据说她是全国第一个拥有医科大学毕业证书的电影明星,汶川地震陆燕捐款无,她用另外一种爱献给了人间
在招聘了大批医务人员的同时卫生局派来一位副院长。副院长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干部,抗美援朝时他是卫生员,背着救急包,跟着小毛驴后面穿山越岭,十几个小毛驴背上驮着野战医院的全部设备。逢会必讲,,诸如饿了给小毛驴吃油条的英勇事迹故事。爱民如子的老院长很快荣获“小毛驴”忍辱负重的光荣称号,当面尊称他院长,背后戏称他“小毛驴”。
皮肤科的冯医生的岳父是民国文人,朱德曾经送给他一盆兰花,周恩来曾经专程登门拜访过他。他们家就是一个园林(市级文物保护),他们家有假山,池塘,珍贵树木……客厅里全部明清家具,博古架上摆了些古董。他对我说,五六十年代捐出一二百万的古董不是一只两只。我认为,文物捐给国家,就是爱国,就是对文物的最有效的保护。
在他们的皮肤科有时能够听到:老板太太一边挂水,一边骂“寻花问柳”的老板,你这个“杀千刀”你叫我今后怎么做人?怎么有脸见孙子孙女?
在医院工作那么多年给我最大的感受是鲇鱼墩医生只要有空就看医学书,持之以恒。他们不聊天,不穿科室。他们说;医学日新月异,突飞猛进,只能不停的学习才能与时俱进,不学习就会被淘汰。出了医疗事故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即使出些小差错,也会被同行看不起。他们抢着进修,抢着听学术研究。我做电工,在维修设备时遇到故障不能解决时才看一下说明书。医生只要有新药和新的医疗设备他们都会抢着看说明书,反复研究。对医疗工作的执着令人敬佩。

卫生局要求工农兵大学生,插队回城的赤脚医生全部脱产到外地系统学习三年,他们虽然上有老下有小,无一例外的完成学习。那些年这些人成为了医院的顶梁柱。
游泳患上中耳炎,中医耳科药到病除。面瘫,一星期针灸科妙手回春。胆结石服陈医生的药,一星期结石下来百分之九十,再服一星期的药,结石下来百分之九十九。妇产科钟医生荣称为“送子观音”。
小儿科童医生是苏州的名医,只要她上班总是门庭若市,人头攒动。有一天副院长带了个好友的小孩想优先就诊,当场病历卡被童医生仍出门外,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插队就诊。童医生说来我这里就诊的都是我的亲人
康医生的姐夫和我同届同学,1964年康医生的姐夫考取了北京外国语学院,我被“早稻田大学”录取。康医生的姐夫对读阿拉伯语(小语种)很懊恼,他坚持在读阿拉伯语时自修英语大学毕业后外交部急缺阿拉伯语种的人才,康医生的姐夫分配在中国驻埃及大使馆任三等秘书。当年他曾经对我说过,如果你是我的弟弟,你从事这么多年的电工,我可以介绍你去中国驻埃及大使馆当电工,此时我当时后悔读书时没有再加一把劲。退休前康医生的姐夫担任中国驻伊朗大使。你可能在中央电视台中看到他接受国家主席给他的国书,也可能在中央电视台看到他在侃侃而谈中东局势。
1979年回城不久医院工会组织职工去莫干山旅游。当天来回,自愿参加,可带家属,,每人需交7公升汽油票,自带干粮。不准损害莫干山的一草一木,严防山火,抽烟者必须在汽车内或室内,违反者严惩不贷。
我和造船厂的薛师傅一说,薛师傅马上给我30升汽油票。我给工会干事20升汽油票,并说不用找了。
莫干山山上树木郁郁葱葱,山色秀美,鸟语花香青山翠竹碧水相映成趣。起伏延绵的丘陵上绿树成荫,山坡上是成片的树,风吹过碧浪翻滚,像绿色的罗裙,杜鹃花在草丛里随风摇曳。
午餐时,我一看同事带了熏鸡,熏鸭,熏鱼,排骨,香肠,面包,,啤酒……当年这些食品可是高档食品。看了我自带了些大饼油条,榨菜和白开水。赶紧拉着女儿走开。同事爱民一把拉住我,给了我两块排骨,同事也纷纷往女儿手里塞东西……至今历历在目,感叹万分。
过了几年,有关单位组织安全干部去武夷山公费旅游。下榻宾馆后即被请入餐厅,组织者请局长说点菜。话声刚落,有一人手抓一条一米长的穿山甲的尾巴进来,穿山甲的爪子极像小孩的手。组织者说今天就吃这个吧!局长看到有些怕,说赶快拿走,不吃这个。随后组织者点了麂肉,野猪肉和其他山珍海味……
旅游很舒服,上午蜻蜓点水,中午睡午觉,下午走马观花。晚餐重头戏,夜里打80分扑克(没有赌博)。
在招聘了大批医务人员的同时,医院总务科也招进了一批勤杂人员。农场刚回来的阿明被分配在病区当勤杂工,当其他人想法调走时,阿明仍然干一行爱一行,他说自己文化不高,也没有技术,有这个工作已经不错了,再说总比农场挑粪,养猪好多了。阿明利用业余时间跟他的亲戚学会了扦脚(现在的足浴),免费为病人服务,病人给医院的感谢信不断。不久被市饮服公司挖去,担任科长。
所有的人都被昨晚的生日聚会惊得目瞪口呆,医院的检验师遇刺当场身亡,当歹徒意欲再次行凶,另一位参加聚会的化验员与歹徒奋力搏斗救下检验师的四五岁孩子,检验师的妻子当场晕到……都是酒精惹的祸。
令人困惑的是歹徒也是聚会者,他与检验师原来不相识,更无纠结。化验员被授予勇于见为着,并发奖金(奖金全部捐给慈善机构),歹徒被判处无期徒刑。虽然医院职工联名上书,法院仍然维持原判。
焦达是救护车驾驶员,长得风度翩翩,气宇轩昂。陶花是药剂师,长得眉目如画,宛如天仙。两人自由恋爱结婚。婚后焦达发现陶花痴迷跳舞,探戈,伦巴样样精通。焦达不准陶花跳舞,说我见不得别的男人搂着你。舞瘾很大的陶花还是偷偷地跳,从此为跳舞家里吵闹起来。
后来陶花教会了焦达跳舞,学会了跳舞的焦达很快有了舞瘾,空余下来夫妇二人就去跳舞,跳得如痴如梦。令人不解的是;焦达搂住别人的老婆跳,别人搂住焦达的老婆跳。当别人问起时,他们都说,自家人跳找不到感觉(激情)。家中倒也相安无事。真是;拉着老婆的手,好像左手拉右手。
好景不长,陶花突然决定去深圳做个弄潮儿,临走之前把所有的金银首饰全部放在桌子上……此时焦达才后悔学会了跳舞。没过几年陶花返回苏州,在苏州黄金地段买了一套精装住宅。他们破镜重圆,重归于好,时间是最好的止痛药在他们身上充分体现。
盛晴医生家住在一幢民国期间建造的洋房里,客厅地面是大理石,房间是红木地板,彩色玻璃和阳台上的栏杆都是从法国进口的。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古木参天,遮空蔽日。有一条水泥杆建造的走廊上面爬满了紫荆藤,紫荆花开时十分壮观。
盛晴的亲戚把盛晴告上了法庭。起诉盛晴的父 亲(已经去世)解放前用房产抵押问他借500大洋。法庭上双方律师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由于当年我国法律上还没有“时效”的规定,法庭最后判定盛晴的房产一家一半。

医院的泥工,木工,搬运大件物品都请吕贵来做。吕贵从做木工开始经过艰苦卓越的奋斗,现在已经拥有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建筑公司。吕贵事业有成后做了几样让人称赞的事。把烟戒掉,把农村里的父母接到苏州一个环境优美,设施高档的养老院里,帮外孙在苏州买一套婚房,请妹妹陪伴年迈的父母。更为称赞的是为家乡小学捐钱捐物。
魏医生与医院的大部分人没有瓜葛,整天痴迷医学书,药房每个新药的药方他都要仔细研究,反复推敲,在物欲横流的浮躁人潮中他绝对是个另类
我不解地问他,医生当了几十年,为何还要这么认真?魏医生说;医学突飞猛进,他又是大专毕业,与时俱进,不进则退,不抓紧学习就要被淘汰。他说,他妻子常年病假在家,儿子又养了个双胞胎,所以不敢与人有太多的交往。他感叹地说,两个孙子和亲家每家带一个,一个月一换。亲家是山珍海味,进口奶粉。我家是粗淡饭,米仁汤。
魏医生喜爱独自一人骑自行车旅游,先后去过启东,扬州,舟山群岛。
在医院大门口有四个背着书包的少女询问我,医院里是否有管吃管住的工作。我见状连忙说,正好缺人。走进医院遇到医务科长和药剂师小沈,我把情况一说。他们俩心领神会,把她们带到政工科。很快警察叔叔把她们带回派出所,浙江浦江的父母连夜开车把她们带了回家。次日《苏州日报》报道了白衣天使携手橄榄绿解困落难少女的新闻。
没想到十几年退休后,三人又在超市相遇,三人会意一笑。闲聊一会,我询问医务科长的儿子在哪里就业?药剂师小沈向我递了个眼色,我紧急刹车。医务科长走后,小沈对我说,他儿子酒后驾车,坠于河中,死于非命。
从生产建设兵团回城分配在医院做护士的知青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小妙找到了一位放射科的医生,小玉找到了一位在摆地摊的小伙子。
小妙的父母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大吵大闹,大动干戈,小妙死定心和放射科的医生结了婚。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儿子出生没有几个月两人离婚了,离婚后双方都没有再婚。法院调解人员说,生个大胖儿子后,这么短的时间离婚他们第一次遇到。离婚的原因更是匪夷所思,两个亲家先为谁和谁睡那个床的小事而争吵,逐步升级,愈演愈烈,最后不可收拾。
小玉的父母很开朗地说,只要你不后悔,跟谁我们都不干涉。在医院里一片惋惜声中她们走进了婚姻殿堂。又是一个始料不及,斗转星移,暑去寒来,经过甜酸苦辣的老公,苦尽甘来,迅速致富,腰缠万贯,成了医院里第一个买桑塔纳轿车的家庭,也积极参加公益事业。
苏州开往常熟的大巴上。同事对我说;坐在你边上的贵妇人几次和你打招呼,你怎么不理人家?我一看原来是我们医院的护士何花。何花不但长得漂亮,而且待人接物十分到位,对患者更是无微不至,尽心尽责。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白衣天使,医院里的人都说,谁能找到她做老婆真是福气了。
何花对我说:刚下海有点忐忑不安,真的下海了,觉得外面的世界真大!外面的世界真精彩!没有多久,大巴到了常熟,一部真皮顶的奔驰轿车等在她。她对我说:“我送你们去,晚上我们一起吃顿饭,我们接着聊。”我说:“任务在身,下午还要去太仓。”
有时,人能够改变环境。更多时候,环境能够改变人。
潘医生在医院里是个普普通通的医生,她老公也是一个极其平凡的人。。她的儿子是个天才,小学读3年,初中读2年,高中读2年,然后保送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其儿子初中就能熟读红楼梦,高中再难的数学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为了陪儿子伴读,潘医生停薪留职。到了合肥,就有外国猎头出巨资劝其儿子到外国读书,其儿子坚持在合肥完全3年学业。
学业完成后,参加美国IG考试,其中有一门成绩全世界第一,有数个美国大学发来入学通知书,他选了一个助学金最多的大学入学。其儿子说;学业完成后一定回来报效祖国。

文医生毕业于农学院畜牧兽医专业。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被下放到苏北农村,当年领导和群众认为农学院出来的学生下放到农村是再好不过了。在缺医少药的苏北农村他经过培训,进修当上了赤脚医生。当地农民认为能够给不会说话的畜生看病的医生,给人看病应该是更胜一筹,文医生在苏北大地从医得心应手。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文医生回城被分配在鲇鱼墩医院内和医院外却引起了轩然大波,鲇鱼墩医院让兽医给人看病。医院领导果然决定让文医生担任医院的保健医生,所谓医院的保健医生就是帮医院里的医生护士看病的医生。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饲养宠物蔚然成风,文医生果断决定下海,拿出当年的畜牧兽医的毕业证书,开了一家宠物医院。可能是这张六十年代畜牧兽医毕业证书的效果,也可能是文医生给宠物做计划生育的稳准狠,宠物医院生意兴隆,财源滚滚,文医生迅速致富。
真不知道;是时势造就英雄,还是英雄造就时势。
刚从农场回城不久的一天,锅炉工就急急匆匆赶到电工间说;昨天晚上老鼠把锅炉电气操作箱的电线咬断了。经查看电气操作箱的控制电线有三分之一以上被老鼠咬断。锅炉工说;锅炉蒸汽不足,是否到外面请个电工抓紧修复?原来坏了都是请外面电工来修。我说小事一桩,我自己修。修复后,我对锅炉工说;你先把锅炉烧起来,抓紧供暖气,我等一会再把电气操作箱恢复原状。没有想到过了一会,控制面板和控制箱分离两处,控制线全部断开。锅炉工连忙解释道,刚刚进入一人一不小心棉大衣把控制面板带到了地上。
再次修复后,我和锅炉工作了进行交流。简言之;电气操作箱不可能进入老鼠,老鼠也不可能把带电的电线咬断,电气操作箱里有老鼠屎和第二次电线再次断开说明;有人蓄谋已久,有意为之。我去报案,就会有人坐牢。下不为例!
医院污水消毒处理设备要更新有两套方案;请上海专业公司更新,省力省时但费钱。自己更新,费力费时但省钱。医院托卫生局副局长在传染病医院找到了一位专家来无偿为医院更新设备。
院长对我说;你跟专家去上海,他要住在哪里就住哪里。跟他好好学习更新和维修污水消毒处理设备。到了上海,入住离外滩不远的一家宾馆里。宾馆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建筑,内部装潢豪华,设施精致,早中晚三顿都可以在宾馆的餐厅里吃,餐厅里的食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刚从农场回城不久就能享受这种待遇,喜出望外。就这样上海来来回回去了好几趟。我有一次向他提出开一次洋荤,入住一下和平饭店,他说和平饭店是涉外饭店,我们不能入住。住这个饭店你应该满足了吧。没有多久我们俩就完成了医院的污水消毒处理设备更新任务。
刚刚完成污水消毒处理设备更新任务,院长又叫我和齿科主任更新全部齿科全部医疗设备,齿科主任动用了他人脉(患者)帮忙完成了齿科设备更新。主任对我说,更新这么多设备奖金没有一分钱。我和院长说一声,每人拿几块医疗设备的包装板。过了好久,主任对我说院长不同意。我说没有关系,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在全民普及法制教育的年代,医院接到卫生局的通知要派两个中层以上的干部去市中级人民法院听法庭审判,不得迟到,早退,缺席。书记叫负责三产的牛经理和我一起去,我认为能够参加一堂法制教育课是很难得的。牛经理听到叫他去听法庭审判一肚子不高兴。
书记恐怕牛经理不去法院听课,再三吩咐我明天和他一起去。第二天去牛经理家,牛经理的“妈妈”对我说;他已经先去了。到了法院,我找到牛经理说;刚到你家,见到你妈妈,说你已经先走了。牛经理一言不发。后来才知不是他妈,是他老婆。弄错了辈分!
法庭上控辩双方律师唇枪舌战,针锋相对,毫不让步。厕所里两位律师拍肩握手,互称兄弟,相谈甚欢。让与厕者大开(跌)眼界。社会上每个人都扮演一个角色,律师也不例外。
我是兼管医院的消防安全干部。当初医院书记物色了几个人兼管消防安全干部,都以各种理由婉言拒绝,无奈之下找到我,我满口答应。消防安全干部每个月开一次例会,主办例会的单位负责中餐。记得有一次正逢八一建军节,大部分消防安全干部都有军旅生涯,主办单位要求大伙晚上再“连一连”,饭店大厅里灯火辉煌,主办方要求每个与会者唱一首歌颂军人的歌曲,顿时歌声,欢笑声,拍手声响彻一片。大厅另一桌,一个光头,窝心毛,手臂上文了一条青龙的大汉对饭店老板说;找几个人把他们轰出去,人手不够我这里还有几个。老板说;这怎么可以呢?他们里面有公安,消防,检察院,卫生防疫站,街道办事处……好端端地把人家轰走,我这个饭店也不要开了。光头哼了一声后,领着一帮小兄弟开溜了。
牛经理就是管理医院出租门面房的经理。医院里有一套门面房出租给一个老板开饭店,从饭店开业到关门从来没有交过房租。我主办安全例会也是在这家饭店招待吃饭,吃饭不用买单,只要我签个字就可以了,早知如此,每次例会晚上都要“连一连”。医院里有一块荒地,一个老板造了一套房子出租给摩托车维修店。我很奇怪干嘛不自己造房子出租啊?千里之堤毁于蝼蚁。
每年过年医院都要举办拔河,乒乓球,象棋比赛和吃年夜饭。有一年象棋比赛我第一轮就和上届冠军金康相遇,又由于我有过在上届第一轮比赛就输给妇产科的沈医生的败绩,金康不把我看在眼里。和我对擂时一会去看看这面的棋盘,一会看看那面的棋盘……乘金康不在时,几个高手帮我出谋划策……最后我对金康说;你输了!金康说;一只电饭煲(一等奖的奖品)飞了!
吃年饭时,醉醺醺的双贵捧着酒杯对我说;大哥给个面子,你喝一盅,我喝二盅。滴酒未沾的我说;你这样看得起我,你喝一盅,我也喝一盅。双贵说;大哥有义气!很快双贵败下阵来,医院只能派专人护送他回家。
兵团战友明强来医院配点药。我问明强你在公安局从事反扒?他看我有点不相信,说今天露一手给你看看。
鲇鱼墩医院在闹市区,大门口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明强说,那个人就是小偷。刚要去抓,小偷撒腿就跑。在一辆崭新的自行车的后座上留下一件遮人眼目的衣服,,一把断线钳和一把已经被剪开的链条锁。明强说,这是德国货,你拿去做个纪念吧。
明强指着两个人说,他俩是小贼。我问,你怎么知道的?他说,每次公交车来,他俩都挤上去,但是不上车。当他们离开时,就已经得手。果然刚要离开时被明强一把抓住一人,另一人趁机溜走。明强说,拿出来吧!小贼拿出一只钱包。明强说,还有吗?小偷又拿出一只钱包。明强把小贼的裤带解下来扔掉,又把裤子上的扣子拽下来扔掉。明强带着拎着裤子的小贼走了。
明强冒着极大的风险,为人间献出了爱。

《苏州两公差》是苏州家喻户晓的传统滑稽戏,医院两公差是医院的两个农民工。一个姓谷,一个姓盛。老谷老实巴交,老盛心灵手巧。医院里的脏活,累活,零碎活,都是他们做。
老谷每月都要骑医院运货的脚踏三轮车去无锡看他女儿,有时带上她老婆,当天来回。五十多岁的人真是爱女心切!
老盛在医院里,学水工,学电工,学电焊工……洋洋都学,样样会做。我感叹地说,你如果有文化肯定是个人才。
每个月底,两公差都会来到配电间。不等言语,拿出白纸,大笔一挥:谷,盛,两人本月加班每人十天。拿着我铁骨铮铮,飘逸丰润的12个字就可以到财务科领到十天加班工资,12个字使得我要他们帮忙时,他们都会随叫随到。说穿了只是副院长朝三暮四的小计谋。
医院的围墙角有一方“小”而“幽”的花园,说它小,面积不足几十平方米,说它幽,四面古树,假山,环抱着一方池塘,古树中还有两棵罕见白皮松。更令人惊讶的是,池塘四周有太湖石围成的十二生肖,其中一块太湖石从前面看是生肖羊,从后面看是一只老鹰……真是一片雅致天成,宁静清幽的宝地。
想来无事,东方欲晓,总有一些老人去观赏青草和树叶上的露水,医生总喜欢到凉爽和新鲜的空气使人感觉特别好的小花园里散步,伴随阵阵清风,充满着愉悦。在月落长河时,伴随月光的清风,总有恋人在欣赏小花园中多姿多态的夜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