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雪中的晤见确乎不同于往时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那霏霏洒洒飘袅于一池清泉之上的白凌花啊,岂只是轻扬的雪?它分明是一潭碧水舞动的灵,一群水精幻化的蝶,旋动着一个亦实亦虚的绮梦。游走于这怯怯的梦,痴望于这醉心的妍,我伸出指尖犹疑的触碰它,滑滑、凉凉,它轻灵的身影轻轻告诉我,这不是梦,这是清爽的真,只是脑中有片刻的留白阻断了时空,让我疑心,我刚刚行经的尘嚣的市廛,那里,也许才是遥远的梦境吧。

是梦?非梦?浮动的瑶光之上,氤氲的仙气呢?定晴的望一会儿,便叫人身感真要羽化为仙了。趵突泉清冽透明的满潭活水哟,四围的波光,即使没有艳阳的晕渲,却依然倒映着周遭廊阁顶檐黄色琉璃瓦片的花菱,浮现在青翠的荇藻之上,自顾自的粼粼着。当间的波心,漫溢着缕缕白茫茫的烟色,散发出地心的热力,消融着冬日的凛寒,落英般轻扬婉兮的、大朵大朵的白色精灵,从天而落,未及栖于律动的波面,就被升腾的蒸气迫不及待的迎上去,热吻于自己温暖的怀里。三团汩汩盛开的冰花,伴着漫天旋舞的婀娜,向天昂扬,昂扬,似飞燕之凌空,如惊鸿之舒翼。微风打着旋儿拂过,迷蒙的烟岚趁机弥散开来,池中的雪浪与天上的雪花,便躲藏在烟帘后,极力的跃动着,融合着,影影绰绰,让人费心的揣想,它们,到底是谁幻化成了谁呢?

此刻最自在的,当是水中那摇摆着尾鳍的点点锦鳞了,红的、黑的、着了花的,落雪、寒霜都造访不到它,它们生于这人世间最洁碧的清泉中,不谙世事,不求闻达,只在每日的逍遥中享用着着澹泊宁静,那句“水至清则无鱼”的传世警言,被隔绝于这一方瑶池玉液之外,与它们没有丝毫关联。它们戏水闲游,观蝶飞燕舞,落叶摇情,天光徘徊,人影聚散,啜饮着这千年甘冽的琼浆,偶尔,从口中吐出一个气泡,和着池底冒出的串串水泡,圆圆的,闪动着清澈而煜煜的光泽,让人洞见潭下那润泽万物的勃勃生机。

雪下赏泉,免不了生出临雪围炉的热望,眼下,如能憩一温室,听雪呷茶,该是多么怡然的雅事啊。古人烹茶,择水最为讲究,“雪液清甘涨井泉”的茶香和《红楼梦》中妙玉用以待客的茶饮,都是以雪水为茶汤的,但在今人看来,却也俨然只能在才子佳人的浪漫旧事中,遥寄艳羡了。工业文明早已让“天水”失去了本味,一如失传于岁月中的许多风韵雅事。好在聊以慰抚的,是我们寄居的这方泉水之城,美名尚在,数以百计的大小泉池依然如群星璀璨,珠绕玉环,趵突、漱玉、金线、柳絮、马跑、卧牛、湛露……每一个芳香的名字都连接着一泓甘甜的泉水,千年未涸,清清复清清。若能汲泉煮茗,红泥火炉前,一盏小壶慢筛,三五亲朋知己,就着漫天的簌簌飞花,浅酌细饮,娓娓清谈,那种情怀,岂仅是畅然的遣兴舒怀,必有一种穿越红尘穿越心灵的亲情,如茶般温馨,似雪般纯洁,成为人世间最甜美润泽的怡养。

落白愈浓,顶覆霜染,尺树寸泓的庭院,不多时变成了素裹银装,泉畔的身影中,冬日里最凌寒不畏、风姿绰约的岁寒三友,其眉上鬓边也都簪上了琼花玉露,只在疏影横斜的枝头,间或挺秀着各自的葱郁,依稀吐露出点点清气。若是摄影者聚焦于枝桠上的某个细处,那栖宿于梢上的零星的诗意,便会在晶莹剔透的镜相间,清泠泠的流进人的心里。

雪中如我一样的看客们,衣衫微湿,但絮盈的素洁,却让人平添了许多意兴。徜徉趵突泉公园,身心体会的不止是闲趣,这更是漫步于泉城人文历史文化的长汀之上,岁月的沧桑,伴随着诸多名人题咏的珠玑,一道留下痕迹!趵突泉水源出已久,早在3500年前,就被文载于史料,并受封为“泺水之源”,这一脉冠绝天下的清泉,因其姝艳的姿容和对万物的哺养,备受世人青睐,成为一座城池和民众的图腾。数千年来,历史的烽烟,人物的履迹,在“天下第一泉”边次第变幻,园内的每一座祠庙,每一处园林,每一道匾额,每一块碑石,都镌刻着朝代兴衰,人事兴替,涌动的泉水,蜿蜒串连起古今多少往事,引发着后世的无数遐思。

历数趵突泉水奔涌的情思,结下的情缘,浩如天际的繁星。它清透的奔势,曾经滋养出一代词宗独步天下的才情,为宦游济南的赵孟頫提供过入诗入画的几多灵感,培育了滨国公张养浩清正廉洁、犯颜直谏的清流正气,激励着巡抚丁宝桢创办书院,兴教办学,也使康熙、乾隆两代帝王几顾济南,蒲松龄、周作人、老舍等文坛巨匠无不触景生情,妙笔生花……

所幸的是,从李清照纪念园、万竹园、沧园、尚志堂等独立于公园内的雅舍古宅中,今人可以轻松寻觅到那些与泉水同样闪耀着灼目华彩的历史文化瑰宝,自然结晶与人文情怀珠联玉合,蔚为双璧。

身为生长于斯的济南人,趵突泉水是陪我从小长大的伙伴,每次访泉,我的脚步都是惬意轻快的,与趵突泉水的晤语都是含笑窃窃的。但是随着年龄渐长,了解到这个园子的往世今生,认识了中华民族近百年来走过的坎坷,再临近公园东北侧的那个特别的纪念园时,步子便不由变得沉重,也变得哀悼与虔敬。北门东临的槛内,承载着看似与趵突泉水没有直接关系,但却与济南城、与整个中华民族,息息相关、力重千钧、绝不可磨灭的一段苦难历程。

咀嚼这段历史是令人心痛与心悸的。“五三”纪念园内,刻烙着日本帝国主义1928年5月3日在济南制造的“五三惨案”始末,这是一场史前前例的敌寇对中华民族的血腥屠杀,它给中国人民造成的创伤和耻辱,中国人民永远也不会忘记

缓步室内,站在蔡公时先生的铜像前,仰望先生半握着铁拳,圆睁着怒目,巍然的跨步而立,仿佛亲见蔡公罹难之日的悲壮,我的血液又一次沸腾!1928年的5月3日,历史于此骤然定格!这一天,蔡公时先生勇敢的诠释了中国人“士可杀不可辱”的民族气节,最终被日寇残忍的割鼻剜目,连同其它外交人员17人,一道凛然就义;这一天,济南被杀戮的军民达上千人;这一天,北伐军7千余人被缴械;其后几天,又有上万名中国同胞被残杀,市中心临街的房屋悉数被烧!

一个如羊群一样温良恭谦让的民族啊,被一群外来的恶狼撕咬的粉碎,今日园中皑皑的白雪之上,似乎还残留着当年的斑斑血迹,回荡着蔡公铿锵的怒斥!

“五三”惨案之后的中国,被敌患步步侵略,但是那时的国,军阀割据,各自为政,其后的当权者,奉行消极不抵抗政策,在被动挨打中,山河,一度几成劫灰。其后,中国各方的抗日力量虽然也进行了局部顽强的斗争,但是囿于国力及国际形势等种种因素制约的国民政府,直到蔡公时牺牲的13年后,也就是公元1941年,才代表中国,正式宣布对日作战。可悲可叹啊!彼时,被追封为抗日第一位烈士的蔡公时先生,如果泉下有知,他也会发出凄怆的长啸吧。

“五三”纪念园,伫立在济南的泉水图腾侧畔,它不仅在时刻提示着一段不能忘却的纪念,更是为后人留下对中华民族命运的深刻启示。那段劫难史,也让人想起百多年前的两位先贤----林则徐和李鸿章在临终之际发出的警示:日本,因为其地缘狭小与民族野心的驱使,一定会在未来百多年里成为我们国家最应该警惕的大患之一!其后的历史也正应验了他们当初的预言。

半个多世纪的铁与火的洗礼,中国,终于换来了来之不易的安宁,但是崇尚丛林法则和强者为尊的人类历史,会有永久的和平吗?当今世界局部,不是依然战火频仍吗?

从纪念园中步出,感觉周身的血脉并没有在扑朔的西风中稍嫌寒凉,眼前如席的雪花铺就了醉人的旖旎,淡淡的闲适在泉群的水流上依然叮淙着,可是侧耳细听,水流间分明奔腾着一些不一样的声音,那声音隐隐的喻示我,这次雪中的晤见,确乎不同于往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