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进士有了东山再起的资本可以卷土重来再现风光无限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九十年代中期,在涟乡县只要提起县人大代表,农民企业家王进士厂长,那可是家喻户晓,人尽该知的著名人物。

刚开始他和几个人合伙办了一家小型化工厂,生产一种叫"涟州"牌毫无科技含量的化工原料,是一种最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利用球磨机粉碎,搅拌机拌均,人工操作装袋,手工缝袋口,工厂内尘土飞扬,一股股刺鼻的气味非常难闻,乌烟瘴气,眼睛都很难睁开,全厂无一处干净之地,连办公室桌上都是一层灰尘。

工人即使戴多层高级口罩都无济于事,下班后鼻孔会堵塞,全身难受奇痒,非得洗漱一番才会觉得舒服,当离开了工厂后才有那种重换人间的感觉,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工厂特意选址靠近涟乡河的河边,废水可以直接排污进河里,附近人烟稀少。高高的烟窗,冒着滚滚的浓烟直冲云霄,所过之处,如同乌云密布,沿途落下有毒尘土遍地都是,植物都很难生存,群众怨声载道,矛盾日集月累经常发生,集体堵门,封路都时有发生。

这是发达国家都不愿生产的一种低端、劳动力密集型产品,主要用于房屋建筑。他们的产品除供应国内,还出口远销海外。

形势一派大好,货源供不应求,一而再,再而三扩张股份,扩建厂房,广招工人,进一步扩大生产,由一条生产线增加到十八条,从一些人工体力活,逐渐引进半机械化或全自动化设备。工人从最初的十几个人,逐步增加到几十人,上百人,最后职工多达四百多人,分别向多家银行贷款好几百万,每年除还银行利息外,还向国家上缴税款几万,几十万,到最后上百万不等,每年养活四百多名职工,每个月的工资就要发放近百万元左右。

农民企业家称谓是由政府评定的,县人大代表是人民选主出来的,(虽然名副其实,但不排除暗箱操作,贿选的可能性。)

王厂长由最初的骑自行车,改乘摩托车,到乘坐黄冠小轿车,身边左右还不离女秘书,俗话说得好:人红有人捧,墙倒众人推,现在出门是前呼后拥,保镖如影随行,所到之处都有人接待安排食宿,餐餐山珍海味,吨吨酒肉对喝,工厂内部有餐厅,歌厅,舞厅,晚上推杯换盏,夜夜歌舞升平。

工厂实行社会主义集体优越制度,不论职工还是客人一律就餐免费,工厂实行多种奖励,如计划生育奖,晚婚晚育奖,独生子女奖,先进个人奖,遵章守纪奖,增产节约奖等等,五花八门,工人们只要有钱发放,个个喜笑颜开,人人干劲十足有奔头。相反,如果违反工厂纪律和规章制度,同样要遭受处罚,这叫奖罚分明。如发现吸烟一次五元,嚼槟榔一次五元,吐痰一次五元,迟到一次十元,迟到五次开除,早退一次十元,旷工一天二百元,三天以上开除。规定繁多,不一一列举。如果你想招工进厂,要进行文化考试,还要大专以上学历,连最后面试还要托关系,走后门,本厂职工子弟可以优先,严然打造成国企模样,一派祥和景象,前途一片光明。

要购买化工产品的必需先付款后拉货,拖货物的车辆首尾接龙,连绵不断,有的客户为了货源,干脆守在库房旁,睡在汽车里,好壮观的热闹气象,人人都预测这化工厂前途无量,大有发展空间,不久的将来定会成为上市公司。

到二零零七年的时候,政府下了个《工厂环保整改通知书》,严禁排放有毒废水,严禁烟窗排放有毒气体,不符合环保和安全要求的企业,一律限期整改,整改仍然不达标的,一票否决制,实行关,停,并,转。

王厂长只顾一味赚钱,创效益,鼠目寸光,只顾眼前利益,没有长远打算,忽视了环保关,从未考虑过除尘,消毒,过滤,排污,中央一号文件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一下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整改,进行设备更新,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也是根本办不到的事情。一旦资金链断裂,银行老帐还不上,就无法发放新贷款。

化工厂一下子就走进了死胡同。王厂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找不到一条突围的出路,急得焦头烂额,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无力回天,不出一个月,工厂被环保局,工商局,公安局,安检局联合查封,交由几家银行代管,等候公开拍买。一堆废铜烂铁其实也卖不了几个钱。

王厂长被所有银行加入了黑名单,并上了县政府老赖黑名单电子屏幕榜首,限制乘高铁,飞机,游轮,住宿高级宾馆,出国等一系列高消费。

我与王厂长是好朋友,他哭丧着脸,一脸很无辜又很无奈地告诉我:其实办实业就等于失业,这比喻既生动又形象。十多年间,他为国家上缴了一千多万元的税收,尝还了银行利息几百万元,养活了几百职工,单职工工资就发放了几千万,反而自己没有存到半分钱,一贫如洗,反而公私债务缠身。到头来自己还成了老赖,成为了一个社会不耻之人,只怨老天不公,世事不平,什么好人有好报,不知报在哪里?

王厂长出生于一九六五年,上有七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哥哥在一岁就夭折了,父亲王老先生希望这个满崽能成为人中豪杰,贵为官吏,希望他多读诗书,像过去文人样能中进士,当状元,朝中为官,光宗耀祖,特取名叫王进士,将来能出人头地。

王进士也确实不负众望,虽然只读了初中,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拼搏进取精神,总算混得人模人样,干出了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给了正在劲头上的王进士当头一棒,像一团熊熊大火,被突如其来的一阵狂风暴雨浇灭得熄火无烟,叫你有火无处发,有气无处泄,胳膊哪能拧过大腿?怪只怪自己冲动鲁猛,缺少人人进言的决策机制,总是一个人说了算,老子天下第一,一贯家长制作风,容不得不同意见,根本听不进别人的上方良策,没有集思广益,发挥集体的智慧,没有管控和执行好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驾驭不了这驾高速发展的马车,才导致今天这趟高速列车翻车,阴沟里翻船,他就成为了逆境中的牺牲品,他的失败结局也就不足为奇。

在王进士走投无路之时,他有一姑表弟,在上海开一家珠宝玉器店,生意红红火火。他主动投奔了表弟处混口饭吃,用心学习钻研,潜心研究,通过一段时间摸索积累,他渐渐悟出了一些门道,掌握了不少诀窍。在表弟的帮助下,自己四处筹钱,在长沙市区以他老婆名字,开了一家小小珠宝玉器店。

不能坐飞机和高铁进货,他就乘坐普通的火车,坐长途客车,没有很多成本,就选择一些价位低,品种小的进,采取一次少进货,多品种的方法,勤进快销、蚂蚁搬家的生财之道,财富日积月累,逐日见涨。

在云南瑞丽市,他想去玉石街碰碰运气,赌赌玉石,观摩学习一番。

在中山路行进当中,一人行横道线上,只见一老人横躺在马路中间,大约七十来岁,没有人敢上前施救,讹人事件也时有发生,谁也害怕惹火上身,王进士什么也不顾,一心只有一种信念,只想救人,他是一个敢做敢为,有担当有侠义心之人,边打120电话边快速救人,利用在部队学习掌握的战地救护知识,对老人进行双掌一前一后,一起一伏压心脏,嘴对嘴进行人工呼吸。一直把老人送到市中心医院,在王进士的及时抢救下,老人总算捡回了一条命。

当老人清醒后,主动告诉王进士他姓戴,是瑞丽市有名的玉石大王,家产早已上千万。戴老板和家人万分感谢王进士救命之恩,决定给他一万元当作感谢费,被王进士当场拒绝了。

戴老先生被王进士感动了,拿出一颗收藏多年的原貌宝石,重达几千克,赠送给王进士,外面看就一普通石头,和其它石头并没两样,也没告诉王进士真实内情。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王进士是做玉器生意的,对石头也情有独钟,也就免为其难收下老人的一颗石头,也正中王进士下怀,他也爱不释手。哪知回家请专家一看,评定为上等的特级子玉好料,价值上百万。

王进士万分感谢戴老板的馈赠。这下印证那句古言;好人总算有了好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只是时候未到。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从此,王进士就有了东山再起的资本,可以卷土重来,再现风光无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