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在非常时期 还有文字照亮黯淡的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沉重和沉痛,有两种表现:一种是哭天泣地,警于人知;一种是伤心至极,忍隐独存。
都是伤痛,都是悲苦,怎样的表现形式皆无可厚非。可细细思来,默默啜泣似乎更过于嚎啕悲鸣。有时候去相送故人驾鹤西去,在将要进门的时刻,有门人先行报信。就在抵达现场的那一刻,灵位守护者们一片嚎啕,声声震撼人心。听闻者,无不伤悲难受。
当然,即便是再悲痛,也不可能嚎啕不止。令人不解的是,有的人在嚎啕过后,马上就能够雨过天晴。神态举止,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我时常有一些恍惚——这变化也有点儿太快、太大了吧!
而默默啜泣者呢,当时是在无言无音,过后还是少言寡语。那种沉重、沉痛,是直达心底的。比之一时的嚎啕痛哭,似乎更深重、更深痛。学过心理学的人都知道,这样的痛苦要在经历者的记忆里停留得更加长久,引起的思想感受也离析得更加细致。
无意评说啜泣与嚎啕的差别,那不过是人的天性自然表达。
一直不忍顾看有关防疫抗疫的诗作,不是诗写得不好,而是心情非常压抑。总觉得在这样的时刻,突然喷涌而来的诗,写好写差都很难堪。
没想到梨花雨阵前叫号,让我看梁老师的诗作,令我为梁老师留言。欣赏梁老师《心事重》,真是令我一激灵:短小精悍,道我心言,直抵灵魂,句句震撼!
如此看来,即便是在非常时期,还是有文字照亮黯淡的。不愿顾看是我慵懒,不忍面对是我脆弱,不想动笔是我困顿,不言不语是我错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