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时常出现它的身影 还有那挥之不去的情系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记忆中的橡胶树,是一种落叶乔木,树干比较直,枝繁叶茂,可长到二三十米高。春天的时候,橡胶树的树叶翠绿翠绿的,远远看去,橡胶林就像一片绿色的海洋,风吹起来,翻动着绿色的波浪,发出哗哗的轻柔的响声;林里不知名的各种鸟儿也婉转地唱和着,宛如演奏一首勃勃生机的春韵交响曲,让人不由暗生情系,浮想联翩。而到了秋天,胶树叶换成了金色的衣裳,片片落叶飘飘洒洒,落到地上,给橡胶林铺上了一层金黄色薄薄的棉被。极目远望,整个橡胶树林,一片金黄,仿佛童话世界。脚踩在上面软绵绵的,舒服及了。这时,我们一帮孩童,就在橡胶林里玩耍,翻滚,捉迷藏,检橡胶籽,打蕃薯翁。橡胶树,记录着我们孩童时代的欢声笑语,留下许多美好幸福的回忆。

橡胶树,承载着我们父辈的光荣旗帜,流淌着父辈一代的辛勤汗水和心血。五十年初,新中国刚成立,满目疮痍,百废待兴。我们父辈的这代人,为了响应祖国的号召,支援国家的经济建设,从四面八方踊跃来到农场,战天斗地,披荆斩棘,开垦荒地,种植橡胶树。不懈的奋斗和辛勤的汗水,换来了成片成片的橡胶树林。我出生的地方,孩时无忧无虑生活的地方,粤西农垦湖光农场,随处都可见看见橡胶树。我们家旁边的大礼堂后面,有一大片的橡胶树林,到机关饭堂打饭打菜要经过那里;场部附近的水塘边、米机厂后面也有一大片橡胶树林;到志满供销社的路上也经过一片橡胶林。到附近的连队去玩,更是眼睛离不开橡胶树。橡胶树对我们来说,几乎就是如影随形。

橡胶树种植五、六年后,就可以产胶水了。那时候,每天凌晨三、四点,割胶工人就要披星戴月赶到胶林去割胶水。他们头上戴着电石灯,脚上穿着水鞋,肩上挑着一副水桶,独自一人到负责的胶林割胶水。割胶时,用胶刀在橡胶树上斜斜地割开一道沟,在沟的下方,用一块铁片接着,让乳白色的胶水一滴一滴慢慢顺着铁片流下,在下面用一个胶碗接着。割胶工人一棵一棵胶树去割。等割完所有的胶树,再回头把胶水收集起来,倒进桶里挑回去交差,运到农场的胶厂去加工成胶块,然后就上交给国家。父辈们的辛勤汗水和默默无私的奉献,对国家的经济建设做出了重大的贡献。虽然农场的工作条件和生活环境艰苦,但他们对农场,对国家从来没有半句怨言,每年都默默地完成国家交给的任务。每每想起这些,不由对父辈一代肃然起敬,由衷赞叹。

写到这里,我想起我的岳父,一个从马来西亚回来的华侨。他叫尤汉民。当新中国成立时,他只身一人回来报效国家。先是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然后又响应党的号召,从部队转业到了湖光垦殖场(后来才叫湖光农场),参加农场的建设工作。因为岳父在马来西亚种植过橡胶树,有一定的割胶技术,到农场后,负责技术指导工作。在指导工人种植橡胶树和割胶方面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在几十年的风雨中,他为农场橡胶事业的发展,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无私地献出了自己的满腔热血和青春年华。

我们这些生在农场,长在农场的孩子,对橡胶树,自然有一种特别的情结。孩童时,我们就经常到胶树林里玩耍。特别是夏秋交替之际,金黄的树叶翩翩而落,铺满了胶林。我们就玩捉迷藏的游戏。整片胶林里的树叶都铺得厚厚的,把树叶堆起来,盖在身上,人藏在树叶下,一时很难被人找到。可伶的是捉人的小女孩,常常在胶林里转了半天也找不到人。而我们藏在树叶下偷笑。此时,也正是橡胶籽成熟的时候。听到有‘’噼啪‘’‘’噼啪‘’的响声,就知道胶籽从树上裂开掉落地下,我们就跑过去捡起来。有时候胶籽还不够成熟,还一时掉落不下来,我们就用一根长长的棍子,把它敲打下来。这样,就可以检到更多的胶籽。有时更干脆,顽皮的男孩直接爬到胶树上,用尽吃奶的力,使劲地摇着树枝,也能把胶籽摇落下来。当时,每天来胶林检胶籽的小伙伴都很多。所以为了检到更多胶籽,往往要跑上好几片胶林。有时还要跑到比较远的连队去检胶籽。我记得曾经最远的一次是徒步跑到离家七八公里外的高阳连队检橡胶籽。有一次,上午放学,我看到时间还比较早,就跑到附近的下溪队胶林去检胶籽。检着检着,就一直走到了香茅厂、八队那边去了。也不知道时间,一直检到下午两点多钟才回来,结果上课迟到,被爸爸揍了一顿。

把检回来的胶籽,拿到收购站去卖。(胶籽可以榨油——非食用油)。换回来的钱,就可以当零花钱用了(其实也卖不到多少钱,因为胶籽只能卖到几分钱一斤)。这对那个时候物质匮乏的孩子来说,就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了。女孩子比较乖,一般都会把换来的钱交给父母,做生活补贴用。有时,我们就在胶林里打起番薯瓮来。满地的树叶,胶树上还有枯枝,保证我们能把土瓮烧得红红的。等土瓮烧红后,就把从别人家地里挖来的番薯、土豆、山芋等,一条条往瓮窑里丟。然后把土块轻轻敲碎,再从旁边挖来一些土,把食物严严实实的盖住。我们就在一旁玩起胶籽来。大概半个小时后,把土轻轻挖开,就吃到香喷喷的食物了。现在每每想起,还垂涎欲滴呢。美好的往事总是令人难以忘怀。亲身经历的事,常常魂牵梦萦。

父辈们如橡胶树朴实无华的品格,也潜移默化的感染着我们,使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孩子,也对农场有了比较深的感情,也在默默地为农场的建设和发展尽一份自己的心意。读初中的时候,我们就经常参加农场的各种劳动。如帮助连队插秧、割水稻、收花生、砍甘蔗等。我们把这些都当作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每次劳动,我们都积极参加,而且表现很好,多次受到连队领导和工人的表扬。有一次,我们被农场派到一个叫作高阳的连队去给橡胶树施肥。给橡胶树施肥,要先在胶树旁边挖个深坑。挖坑是有很严格的要求的。坑要长1.2米,宽40厘米,深40厘米。因此,每挖一个坑,都累得气喘吁吁,挥汗如雨,还腰酸腿疼。但我们都不叫苦,依然热情高涨,还开展了挖坑比赛。比一比谁挖得坑好,又快,叫工人来做评委。挖好坑后,就把铲来的草放进坑里,用土深埋好,让草慢慢发酵成有机肥。这样,橡胶树就可以提高胶水的产量。在老师的带领和工人的指导下,我们给胶树施肥的任务完成得非常好,为农场的建设做出了应尽的贡献。

现在,因为遭受到近几年强台风的破坏,橡胶树已难觅踪影。但我心里,依然装着橡胶树。梦里,时常出现它的身影,还有那挥之不去的情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