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丛中秋风起,斜阳残荷待人归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萧红说过,要去的地方都是我们未曾谋面的故乡。我也想说,我要去的曹妃甸湿地,就是我未曾谋面的故乡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层层丛丛的芦苇,如铁杆一样高且硬且直,在微风吹拂下,倒向一边,摇曳着放纵的梦。那风,在芦苇的穗尖、叶片、枝干处,奏出沙沙的美妙音乐。阳光给大片的芦苇抹上了一层亮色,放眼望去,芦苇荡仿佛是铺开的锦缎,绵绵延延地伸向远方。那顺顺柔柔的芦穗,又像是一支支妙笔生花,流淌着湿地的诗情神韵。几只候鸟从芦苇荡中扑棱扑棱地飞走了,留下一串串悦耳动听的鸟鸣。天空,碧水,芦苇,水鸟,歪脖子树,残荷,野草,沙土,组成了一幅湿地自然和谐的美妙画卷。

此时,我多想在曹妃甸湿地的秋色里站成一棵芦苇,或者一株野草,这样就能和曹妃甸眼前的美景融为一体,妖娆成曹妃甸秋日的一个标点。

芦苇荡中的木质栈道,好像正在等着带有秋日气息的我们一行人款款而来,等着我和同伴们踩着历史的痕迹越走越近。我轻快地步入那一片芦苇的世界,满身心的好奇,倾慕,如醉,渴望,惹得芦苇摇头晃脑荡漾出一阵阵欢声笑语,惹得小路上沙土尽情飞扬,那是秋日曹妃甸湿地柔情似水的欢乐时光。我吸了一口湿地纯净的空气,顿时神清气爽。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甜甜的味道,那是淡淡香香板栗的味道,那是酸酸甜甜山楂的味道,也或是那青青涩涩芦苇的味道,也或是那腥腥浅浅海水的味道,大概都有吧。碧波粼粼的水面,此时最热闹的要数水鸟了,它们展翅翻飞,热火朝天地鸣叫打闹,似乎在欢迎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你听,那是《诗经》中的雎鸠?于是我脱口而出:“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是金屋藏娇的鹪鹩?它总是能营造出别具一格的鸟巢婚房,去金屋藏娇。那是劳燕分飞中的雀与燕?风流云散分道扬镳凄惨鸣叫。鸟鸣声鱼目混杂,难以分清,这是曹妃甸湿地的百鸟合唱,高高低低,长长短短,悠悠扬扬,但悦耳动听。

凝望那一望无际生机勃勃的湿地,我似乎还在寻找着什么。是寻找那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明晃晃,清幽幽。是寻找那一片伟岸挺立的芦苇,高高低低,波浪滚滚。也或是寻找那湿地特有的自然风,凉凉爽爽,沁人心脾,我说不清楚。但我很快还是被一处不起眼的荷塘吸引了过去,说是荷塘,其实大部分已经干涸,但依然有许多残荷坚守在那里。我悄悄地走过去坐下来,和残荷一起静享秋日暖阳。

残荷好像是芦苇的小妹妹,但风格却与芦苇迥然不同。你高,她矮,你壮,她弱,你鲜活,她枯萎,你热闹,她寂寞。荷花、荷叶、枝干都不是夏日模样,风寒榨去了她的水分,偶尔有几片绿叶,大都失去了丰腴。但又不失清新雅然而且透着幽香。秋阳不偏不斜洒在满塘的残荷上,残荷歪着头弯着腰垂头丧气,但又带着渴望而清纯的眼神,嘴角勾勒出一弯浅笑。这么多人的翩翩而至,似乎和她没关系似的。我走近她,观察她,亲近她,藏在内心的沉郁情感冲出闸门,奔涌而出。那一片无人问津的残荷,难道不是湿地一道亮丽的风景吗?那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荷花,那是“花中君子者也”,执着的残荷是有君子风骨的,她的风骨就是曹妃甸湿地的风骨。

咯吱咯吱登上瞭望台,向湿地深处凝望,周围传来湿地沙岛的岁月声响。我满身心兴奋之情呼之欲出,就像四面八方的辽阔。站得高就是望得远。在我的眼眸中,分明是一片多情而又风流的湿地,有水,有草,有鸟,有芦苇,有残荷,还有亮丽的人群点缀。从近到远茫茫一片,一片茫茫。不觉间,我醉倒了,缠绵在这一片风流多情的湿地,早已乐不思蜀。

和湿地相遇在彼此的光阴中,那满树红红欲滴的山楂,媚眼相望,似乎要来一场无可救药的山楂树之恋。迅疾而去,又似乎要去曹妃甸赴一场前世之约,邂逅一场猛烈而温柔的相遇。纵情驰骋在湿地,燃烧岁月的激情,燃烧我内心无法言喻的情愫,此时激动的心已与曹妃甸湿地不离不弃了。

“梦留海渚语声凝,纵含情,遣谁听。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犹抚玉琴音袅袅,灞桥,骊山风,和瑟鸣。”一曲《梅花引·咏曹妃》已经吟罢。曹妃甸沙岛的泛泛飞沙、历史的回声,仿佛还在眼前。一座小小的其貌不扬的沙岛,一片寻常的土地,负载着一段久远的令人回味的历史。古老的滦河源源不断地流入大海,不断地冲积沙土,成就了一个小岛。据滦县志记载:“曹妃甸在海中,距北岸四十里,上有曹妃殿,故名。”曹妃甸流传着一代天子情牵红颜的故事,精彩而浪漫,让曹妃甸风流温暖而有爱。

传说那年,唐王李世民东征高丽,开拓大唐疆土,随身带一位姿容秀丽、能歌善舞、会诗赋作画的曹妃,来到渤海湾里一个无名的小岛。小岛荒无人烟,野草横生。曹妃突然身体不适,后病重死于岛上。唐王李世民非常痛心,下旨在岛上给曹妃修了三层大殿,后人就叫曹妃殿。人们在此供奉烟火,海上遇难船得以搭救,故而,此岛就成了曹妃甸。

曾经的汪洋大海,而后的一片滩涂,圣神的殿堂,海鸟栖息,落日辉映,海天静谧,这里分明是海市蜃楼的真实再现。在这里,人类吹沙造地,把沧海变成了桑田;在这里,曹妃甸国际生态化城市已经崛起;在这里,高楼林立,推窗见海,道路笔直,绿树成荫,时尚典雅,开放文明,温馨宜居。“路一天比一天开阔,人也一天比一天多,原来,一天见不到几个人影,现在都开始堵车了,说明有人气了。”这里是大海与陆地的边界,这里有水与土的缠绵,这里是灵魂的栖息地,曹妃甸是“湿地”更是“诗地”。

秋风里的芦苇残荷各立一方,仿佛湿地日夜守护的战士。阳光下,她们凸显着傲骨,彰显着容纳山川的胸膛。我相信,其貌不扬的芦苇一定是桃红柳绿婀娜多姿莲荷的护花使者。她们有着根植于此的自信、恢弘、浪漫、自由、豪情、刚烈。芦苇下面有根,残荷下面有藕,微风吹拂着,阳光轻洒着,这里的每一根芦苇,每一株残荷,都栖息着生生不息的湿地之梦。

当阳光直射到我身上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错过欣赏那如温柔少女般的曹妃甸的清晨。但我没有错过欣赏如曼妙女人般的曹妃甸的午时。午时曹妃甸仿佛从唐代仕女图中走出的古典美人,温暖亲切,曼妙迷人。午时曹妃甸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是温暖的曼妙的。我还想在此等待,等待去感受曹妃甸的日落,那是堪比有着成熟风韵的女子,那是婀娜多姿、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女子。日落时的天边被染成浪漫的橘红色,在云朵披上金色条纹跳舞的背景里,在落霞的余晖中,如日落般的女子嫣然地微笑着,在曹妃甸的田陌上,在芦苇荡中的木质栈道上舒袖款款,长而舒卷的带子随风飘逸。

湿地曹妃甸的秋天,没有寒蝉凄切,只有云淡风轻,秋高气爽,五彩斑斓。天更高更蓝了,我不知道云是什么样子。太阳已经不再那么冷清,似乎揉进了一些温暖。芦苇残荷都心照不宣,美的无法形容,像彼此等待了多年的邂逅。我在心里紧紧地拥抱着这片芦苇和残荷,请她们回答我,如何爱上这片湿地,用尽一生的力气来摇摆?又如何用尽一生的力气来守护?她的线条,她的身姿,她的潇洒,她的坚毅,她的摇摆,她的寂寞,还有阳光的宠爱和风霜的洗礼,构成了曹妃甸的湿地美景,构成了曹妃甸的湿地风流。

故乡的芦苇荡曾经过我的足迹。我庆幸,今秋的曹妃甸湿地也有了我的足迹、我的气息。这些都成了我生命中难以割舍的柔情。摇摇摆摆的芦苇,似乎醉意正浓。歪歪扭扭的残荷,更加寂寞柔情。水鸟在水面上摇曳生姿,然后划过一段灵魂的弧度飞去了很远很远。

芦苇丛中秋风起,斜阳残荷待人归。这里就是,风流湿地曹妃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