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片物产丰饶 人民勤劳的美好家园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初识颍州,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省城读大学,那一年的国庆节,我们应约去阜阳师范学院。那时的阜阳对我来说还是天边,激动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恨不能插上翅膀一下子飞过去。

从合肥站出发,坐上绿皮火车,一路上只听到“哐当、哐当”车轮与铁轨的撞击声,火车很慢,中途转车耽误了一个多小时。临近阜阳,只见窗外灰蒙蒙的,道路两旁是低矮的楼房。到阜阳站,夜幕已降临,车站灯火阑珊,人头攒动。宋佳和几个同学早已在站台等候,我们沿着柏油马路并肩前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当年的阜阳师院(阜阳师大的前身)就位于阜阳老城区西南边缘,一条南北走向的西清河把校园分为两个部分,现在被统一称为清河校区。西清河畔杨柳树下,还留有当年我们青葱的倩影。阜阳师院是一所老牌省属普通本科院校,以师范类外语专业见长。如今,皖西北像老宋一样的中小学校长以及骨干教师大多毕业于该校。

再去颍州,已时隔三十多年。今年夏天,应远在阜阳工作的老同学宋佳盛情邀请,“五一”前夕,我坐上开往阜阳的列车。干净整洁的车厢,舒适的环境,让人赏心悦目。一路上望着车窗外流动的风景,试图寻找当年记忆中的点点滴滴。

“阜阳站到了”,车厢内播音员甜美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经历了两个多小时车程,阜阳就在眼前。老宋早已在出站口恭候。

三十多年的颍州工作生活经历,如今宋佳乡音已改,两鬓斑白,当年的“小宋”已变为“老宋”。老宋驾车载着我们边走边看,宽阔的沥青路面,两旁高楼鳞次栉比,一座现代化大城市呈现在眼前。丰富的学识加上对这座城市的了如指掌,一路上老宋滔滔不绝。

阜阳故称颍州,地势平坦开阔、河道纵横,东清河、中清河、西清河等内城河贯穿城区流入颍河,史称“三清贯颍”。境内有国家3A级风景名胜区、省级湿地保护区──颍州西湖,文峰塔、奎星楼、刘公祠、白蟹泉等古迹。

苏轼的诗句“大千起灭一尘里,未觉杭颍谁雌雄”,撩起我们对颍州西湖一睹为快的欲望。我们泛舟在颍州西湖,触景生情,“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仿佛跨越时空遂道,穿越到远古时代。公元前1040年,周康王册封的妫髡因迷恋汝坟西侧的一湖碧水,在这里建立御花园,这便是后世的颍州西湖。因阜阳在北魏以后称颍而得名,与杭州西湖、惠州西湖和扬州瘦西湖并称为中国四大西湖。我们回到岸上已近傍晚,漫步在颍州西湖畔,只见芳草萋萋,渔舟唱晚,落霞满天。

颍州文峰塔遐迩闻名。据阜阳县志所载,因奎星楼不高,文星不太显露,所以当地文风不振,功名不多。清康熙三十五年(1796年)于此始建文峰塔,以振兴阜阳文风,属于风水宝塔。老宋介绍说,这比巢湖中庙雄视万顷波涛的文峰塔建成年代还要早八十年。

颍州拥有3000多年的厚重历史文化和人文底蕴,人杰地灵。西周初年,康王姬钊封功臣陈满后裔(妫姓)于此建胡国。春秋鲁定公十五年(前495年),楚灭胡,地属楚。秦代建汝阴县……老宋滔滔不绝地向我们讲解。

接下来,老宋带我们去了安徽省阜阳工业园区。只见一排排整齐的厂房,完善配套的基础设施。工业园区位于美丽的泉河之畔,规划面积12 2平方公里,始建于2003年5月。园区产业发展依托当地丰富的农业资源和劳动力资源,逐步形成了以食品加工为龙头的产业集群,并发挥规模效应,带动了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农”字号企业的入驻,带动了周围农村种植业结构的调整。转移了农村部分剩余带动力,成为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反哺农村的模本。

古语有云:君子如水,随方就圆,无处不自在。择一人而白头,择一城而终老。宋佳就是一位“择一城终老”有情怀的人,颍州已成了他的第二故乡,他深爱着这片土地。老宋多次错过调回合肥的机会,老家尚有八十岁老母需要照顾。二十年前,合肥某重点中学引进教坛新星,当时符合条件的他没有报名。同学们都为他惋惜,老宋笑着用艾青的诗回应:“为何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颍州,在我们早年印象中位于皖西北,有安徽的西伯利亚之称。第二次颍州之行,结识了这样一群颍州人,他们把阜阳作为第二故乡。此次所见所闻、耳濡目染,让我对大阜阳有了更深刻的理性认识。如今820万颍州儿女正齐心协力建设美好家园。水陆空交通的便捷,“江淮粮仓”的美誉,能源新城的青春活力,以及丰富的人力资源带动了颍州的繁荣与发展。

颍州之行,唤起我人生中最缱绻的记忆。这是一方历史厚重、人文荟萃的沃土;这是一座区位优越、交通便捷的城市;这是一片物产丰饶、人民勤劳的美好家园!

颍州,我还会再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