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山水间的快意 确是人生一种乐美的体验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择乙亥春末的一天,匆匆早起,几乎在太阳刚要躲进西边起伏连绵的山峰时,双脚才踏在了云贵高原湖泊地带普者黑土的大地上。

微风拂面而过,舒缓了劳顿的神经。站稳向四周嘹望,水绕山、山环水,山水相依的自然景观,犹如副副高悬的国画遮掩着我的双眸。

当人身融其间,蓦然才领悟出普者黑彝语称“鱼虾活跃之地”的涵义。

山水,是天地的造化,文人,是人间的灵秀,文人与山水自有其不解之缘,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无法割断的情愫。

山山水水,诗诗文文,总能惹得人魂牵梦绕心期盼。

我在想,这里的山依旧沉稳,水乃灵动;惟有赏山观水的人在不断地变化。或许,只有用心去体会,用情去书写,山水才更有诗文的滋润。

“山林欤,皋壤欤,使我欣欣然而乐欤”孟子一句话道出了多少仁人志士对山水的深深的眷恋;孔子的“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说尽了他对山水已达极致的热爱之情;李白怀着万种风情,有了“相看两不厌”的痴恋;朱服一句“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里”将暮春风景点染得温润而轻柔。

曾记得罗梭看破红尘、不堪尘世的重荷,执意来到瓦尔登湖畔,过着一种世外桃源的生活,在墨香古卷中看细雨闲花,望水而思,以碧波清流来洗涤心灵的尘埃。

古今中外,文人面对山水总是柔情刻骨,山水文人均能超然物外、洁身自好,山水文人绝不从流,皆因心中对山水都有种信念使然。

晨起,走出彝人码头湖景房,在路旁三角梅的牵引下,我已情不自控地双脚迈向芦苇映衬下隐现而出的弓桥、与停靠在湖岸浅水滩地的一溜船只、和着泛出湖面并不成规模的片荷,定格在那个波光粼粼的“画廊”中。

不多时,身后便不断传来马蹄和马铃的晨奏声,已有人在一路拍照着、嬉闹着迎接新的一天啦。更有那一群又一群、一拨又一拨的人流,坐着年轻的彝族马夫驾驭的精致马车出现在被一片水域围泡着的山脚下,一路欢唱着向着心中的境地进发。

突然,不远的草丛处一农者正牵着头水牛朝湖边而来。我赶紧顺着湿泥的田埂追将上去,不愿放弃为这云贵高原湖泊中展现出的这一极具农家田园风格画面拍照的大好时机;从此,在山水之间,绿草之上,一头灰黑色正低头吃草的水牛和着冲我微笑的农夫,使我的手机存储中又多了幅原生态的自然美景。

一泓清水之上有草舍,舍边开满了胭粉的桃花,三面环绕着一个个形状特异的似圆似方似尖的山体,在湖水倒影里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山哪个是影,景色犹如一沐春风般粉红。怪不得误入桃花源的狐仙从此久驻于此让人羡。

三生三世究竟历经了多少岁月,我实在无法估量,所以也不可能有什么具体概念;但十里桃花盛开的场面,我已真真切切体会在这样的氛围中,忽近忽远的峰峦映衬下的桃林、桃花和着穿梭其间的游人,随湖面荡起的层层水波向外不断的延伸、拉长……

正行间,同行的云南文友告知,七月的普者黑,有万亩荷花如海开放,千朵荷花摇曳身姿,空气中弥漫的都是荷的清香。我默许地附和着,仿佛人已在此,正望一山碧绿,听一湖荷开,吟一阙诗词,把温婉动容的时光在指尖捻成最美的清韵。

忘情山水间的快意,确是人生一种乐美的体验,之于心灵涤荡的山水人生,又何乐而不为?

此时此刻,我貌似成为了一株纯粹的芦苇,正朝风而舞,向山水而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