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起眼的地方我种了一棵树 长大的那天我们就回去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你说,听不到树木生长的声音,闻不到鲜花盛开的暗香,看不到乌云遮挡的晴蓝,思绪飞不到远方,睡梦里没有五彩的虹。你在楼阁里飞到这儿,飞到那儿。心寻不到安放的地方。你说,这不是生活本来的模样。生活本来的模样是什么?寻了大半生也找不到。那就离开这个地方,悬在空中或落在地上,一阵微风都让我们无处躲藏。

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乘一缕炊烟到树上生活,树叶上睡觉,树叶下欢笑。呼吸新鲜的空气,浅饮雨露晨霜。和蜘蛛为邻,与云雀为伴。看看蜘蛛织网的绝技,听听云雀轻灵的歌唱。如果它们要求我们也唱一曲,千万要小心,声音不要太大,吓着它们。

你还没有见过我出生的地方。闭上眼,那阵秋风里,是否闻到醉人的浓稠香味。不要犹豫,我们快飞到长满庄稼的田野上。落在金色的甜滋滋的玉米粒上,扎个小孔,用荷茎就可以吸出奶白色的琼浆,只一口就醉了。我在前面飞,你紧紧跟随,从东飞到西,从北飞到南,那红着脸的是高粱,长满剑芒的是小麦,戴着金色帽子的是向日葵,摇头晃脑的是谷子。你说没有见过,那是你没有生长在田野里。见过又能怎样,一样生活在尘埃里。

如果你累了,我们就到西瓜地里歇一歇,随便裂开的缝隙里,都可以躺进去,枕着西瓜子,渴了饿了,不要客气。一觉醒来,我看看你,你看看我,一样穿着红衣裳。仔细想想,西瓜里生活一辈子该是多么甜蜜。有吃的,有喝的,不怕风,不怕雨,只有我们俩。

那墙面斑驳破旧的房子就是我曾经住过的家。那曾经的日子啊,苦涩而甜蜜。你笑了,日子总得向前看。我说,你说得对,往后看就没了希望,没了希望还怎么过日子。沉睡的花草被你的笑弄醒了,它们睁开眼,伸展腰姿,红的,绿的,粉的,黄的,开满了院子。如果你愿意,我们就生活在这里。睡在香甜的花瓣里,你睡在粉色的花里,我睡在黄色的花里,或者我们睡在一起。你枕着我,我枕着花蕊,白天看着天空,流云。晚上看着皎月,流星。天冷了,花瓣把我们包起来,一瓣两瓣又一瓣。

如果你在花瓣里腻了,那就住在檐下的燕窝里。那里会有几根轻如蝉翼的羽毛。嗬!这可美了。雨天我们欣赏檐雨如丝如剑。雪天我们盖着羽毛,领略飞雪连天,大地苍茫。饿了,我给你衔来肥硕的虫子,或是散落的金黄的谷子,如果我飞得够远,还可以摘很多熟透的汁液充盈的果子。真是个好地方,可以安放我们的一辈子。你睡了很久,日头出来回去好几次。我守在你身边,看着你。睡吧,把以前欠下的觉补回来。失去的果真能补回来?补已经有了缺憾的痕迹,不再完美。雨落的声音叫醒了你,赶紧起来,我们要生许多孩子,等他们羽翼丰满,就让他们飞翔,飞到高山大川,飞到自由港湾。只要他们健康快乐,可以不再回来。因为我们还要生很多孩子。

你说不想到那间我住过的房里。太暗有发霉味道。仔细闻闻果然刺鼻晕脑。其实,我没跟你说实话,尽管那里有我残留的体温,和一丝难以捕捉的味道。我也不愿意住在那里。那里不能安放我们的一生。我要和你过好日子,不能让你看到曾经艰辛的样子。苦日子过了就过了,再也不想回去了。苦日子我把它留在记忆里,闲暇时讲给我们的孩子,告诉他们生活的不易。这间老房子啊!出门时你看到我的留恋,你点点头。你的默许让我睡在日思夜想的房里。那是怎样的回忆啊!我在泪水里睡着了。第二天,你浮在一缕阳光中,数着我身上的小疙瘩,叫醒我,把一管甜甜的花蜜,喂到我嘴里。甜蜜让我忘记了过去和身上的瘙痒疼痛。我对你笑笑,这里的确不适合过日子。

一味清新的风从田野吹来,你扇动翅膀随风而动。你朝我回眸而笑。知道我回来的风从四面吹来,把你我高高捧起,越过树梢,飞过田野,到了云端,他们看到你的美丽,为我高兴。你欢呼你歌唱,露出最美的容颜。小鸟羞怯的躲在旁边,连太阳都遮上了云纱。从未见过你如此快乐,那隐隐的愁眉舒展成一幅妩媚的画面。你快乐我就快乐。我们就是寻找快乐的。

你惊奇的指指墙角。那是我年少时用过的镰刀,还有柳条编织的箩筐。你一定没有使过镰刀,也没有挎过箩筐。从你明媚的眼睛里,我看到你的想法。镰刀锈的看不到锋芒,箩筐破损的装不进岁月。等到后腰别上镰刀,臂弯挎上箩筐,就是地老天荒。水渠边田野上早已一片荒芜。再说现在,谁还提着镰刀割草。猪们羊们牛们都吃着精饲料,一天天疯长。假如你喜欢,把镰刀放进箩筐,就像当年的模样。我俩可以躺在最高的草叶上,清风为伴,草香做邻。

遇上好天气,我带你去看看那条年少时玩耍的河。你在那头,我在这头。一起飞入河里,中间相会。你坐在枯黄的落叶上,我躺在一株摇曳的水草上。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在水里生活下去。拽着蝌蚪的尾巴,拉着小鱼的背鳍,小虾当裁判,我俩畅游河里。草籽为食,河水沐浴。阳光充足的日子,我们正好生孩子。他们入水就会游泳,鱼儿带他们游过河水,游进大江,游进大海,游进汪洋,游到他们想去的地方。等他们回来,就会叫爸爸妈妈。

没有烦恼忧愁,没有任何羁绊的日子让我们忘记了时间。忘记是一种本领,我们学会了,真让人高兴。

我还是喜欢树上的日子,树上睡觉,树下欢笑,孩子们树下随意奔跑。

如果有一天,我们快要死亡,最好找一粒皮壳坚硬的种子。钻一个只够我们进去的小孔,我拉着你的手,你靠着我的肩,最好我们拥抱在一起。要死了,真有意思。我问你,怕死吗?你问我,怕死吗?我俩都笑了。过了想要的生活,快活了一辈子,我们不怕死。树上的叶子黄了,一片片落了。瑟瑟秋风中,无数树叶的哭泣声,“簌簌簌,呜呜呜”。春天发芽,秋天落叶,树叶的一生短暂的来不及领略四季。比起朝生暮死,晨开夕落的花草虫蝶,又不知幸运了多少。短暂的生命只要盛开过,凋零又有什么畏惧。

下雪了。我们还没死。既然没死,那就飞到落雪的地方,一起乘坐最大的雪花,随风飞舞。看,那苍茫的原野上,我们的孩子全来了,他们穿着洁白的衣裳,扇动有力的翅膀,喊着爸爸妈妈,超我们飞来。你紧紧抱着我,眼里含着泪花,我紧紧抱着你,眼里含着泪花。一起说着,我们的孩子长大了。孩子们托着那片雪花,雪花上坐着我俩。一家人欢呼雀跃,飞过江河,飞过山野,飞过孩子们成长生活的地方。看着孩子,就像看着我俩。我们不希望孩子围在身旁。他们有自己的生活。谁也不会为了谁改变生活,自己的孩子也一样。

一滴雨落在额头。春天来了。我动动胳膊,你动动脚,一起扇动扇动翅膀。我看看你,你看看我,还是从前的模样。冬眠的洞穴已住不下我俩,过了一年,竟然长大了。

飘荡了很久,是不是有点想家,你点点头。是该回去了。在外飞多久,都要回到家。云雀带来消息:树死了,被砍断了。树长在窗下,孤零零一棵。好好的中途夭折。想来想去,原来是庶出的。

没有了树,在哪安放我们的生活。

我悄悄对你说,不起眼的地方,我种了一棵树,长大的那天,我们就回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