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地里的爱 |创作人: 如一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那天看了莫小米的《墓地里的爱》,一直想写几句。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故事。

我月经死了以后,我和叔叔表哥每年都去扫墓。月经生前住在苏州王兴桥,葬在苏州东山莫砺锋墓区东山王祖桥。因为月经在东山当了40多年的老师,她深爱着这片土地。月经去世十一年后,今年,他94岁的叔叔去世,他们葬在一起,再也没有分开过。

但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十岁的时候跟着月经来东山读书,高中毕业才回镇江。余光中走了,留下了永久的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苏州,我妈妈在镇江。成长乡愁是一张窄窄的票。我在镇江,月经在苏州。后来,乡愁是一个短暂的坟墓,里面是月经叔叔,外面是我。

我父亲已经离开20多年了,他的墓地在李子山,离桥梁专家茅以升的墓很近。他绝对希望他的母亲活得越久越好。记得父亲临终前说过:我走了,你妈就有补助了,生活就好了。是的,今年96岁的母亲一直在享受抗战老干部遗属津贴。用她的话来说:感谢共产党,现在我过着与神仙竞争的好日子,大概能活一百年。我仿佛看到父亲端着一杯酒,慢慢地笑着品味着,耐心地等着母亲上菜,悠哉悠哉……

30多年前,清明的父亲每年都会带着我和三个孩子去祖坟,那是一次愉快的春游。在南山大叔墓不远处,有一个父亲家族的家族墓地。直到有一天,父亲躺在墓地里。当时三个孩子还在上中学,爷爷奶奶还健在。南山多晴雨,老人伤心,孩子哭。

后来因为花园的扩建,孩子父亲的坟墓去了李子山公墓。所以有一块墓碑。红色的是我的名字,黑色的是父亲的名字。那年我才43岁。很多人劝我不要这样,我只是想让他知道——耐心等我,直到我们在一起的那一天。

现在每年全家人聚在墓前,我们都会回忆过去,思考未来,和孩子的爸爸分享我们的快乐。我在想我们在一起的样子。这个英俊的年轻士兵看起来像……。几十年的生死,令人难忘。

等等,里面的人不着急,坟墓才是永久的故乡;

诸如此类,外面的人不慌不忙,会有诗和远方,为了更好的明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