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被儿子深情地注视 我也是长久地注视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每个人心里都有秘密,千万别被人瞧进内心,我是打死也不说。

儿子放假回来,整日宅在小屋作画,笔下的风,花,,月一个个跑到画纸上。尤其擅长人物画,叨着烟斗的青年,冲咖啡的女子,穿着校服的少年少女,坐在马路边的耄耋老人,男女老少形态各异。

那天家庭聚会,儿子腻腻歪歪走到舅舅面前,缓缓拿出藏在身后的画像,绕在膝下正在玩耍的两岁孙女,指着画像清脆地喊着“爷爷,爷爷”。我哥睁大眼睛,说不出话来。古铜色的脸庞,灰黑的双眉,微秃的前额,两鬓不经意夹杂的白发,一双深陷的眼睛明亮,在画笔的精心描摹中淋漓尽致地勾勒出来,兄妹们的聊天戛然而止,一个个竖起大拇指。从那天起,我心里种下一个秘密。

人生这张画布上,每个人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都不着修饰被赤裸裸的雕刻其上,你是什么,画布上就呈现什么。我不信智能手机里的修图软件,美颜相机,它们与变相的整容没有区别,我相信儿子的画笔和那双巧手。

一日,太阳掀开羞涩的面纱,缕缕阳光裹挟着温暖,金色流淌一片。我坐在沙发里。儿子置好画板,铺开画纸,画笔像一只灵动的蝴蝶在手里跳跃起来,落在纸上哗哗哗响起,整个房间充满阳台盆栽里花开的香气,一切为之动容。

刚刚还是个毛头小子,立刻规规矩矩坐在小凳子上,不时抬头,眼神里充满着笃定,但把我一点点收纳进画笔,描摹在纸上,倒是颇费些功夫。儿子的手纤细如葱白,天生画画的手。当他“拈”画一笑,扣开神圣的艺术之门,就已经把大千世界,人物山水请进了他的小屋。我眼里流露出无限的柔情,深深注视这个让我自豪的儿子。

坐在阳光里,当一回儿子的模特,心花怒放,抖抖衣襟,捋捋碎发,用弹力素在微卷的发上下狠手抹了满脑袋,以期弹出想要的如意卷。一小时前,把儿子送给我的资生堂眼霜,浓浓地涂抹于眼角的细纹上,画了唇线,抹了口红,点了腮红,刻意穿了一件最喜欢的蓝色打底。

儿子说,妈,画脸部肖像,穿什么衣服都可以。俗话说,人靠衣服马靠鞍,穿的精神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儿子呵呵一笑,随你。

正襟危坐,眼睛直盯着儿子的眼睛,儿子看看我看看画纸说,妈,放松。我想起第一次照身份证时,摄影师对我说的就是,放松,别紧张。面对这个我十月怀胎,二十年和我朝夕相处的儿子,突然紧张起来,不知是在乎他画画的过程,还是画画的结果,我一动不动,唯恐自己不经意瞟向别处的眼睛,被儿子捕捉到扰乱儿子的注意力。

那个有阳光的日子,我第一次被儿子深情地注视,我也是长久地注视他,有一会儿,我回到了儿子爬高上低,调皮捣蛋的小时候,不是把额头摔破就是碰得鼻青脸肿;还有六年级那次,他做错一道算术题,我把整张卷子撕碎的情景再现;一恍惚,儿子长大了,可以参与家里的重大事件的定夺,可以客观地分析社会现象…… 儿子画了擦,擦了画,我的心极是喜悦,最佳的状态遇上儿子最美的画笔,儿子画笔下的母亲一定是最美的。儿子修改到深夜,画,成了

清晨,听到卧室里传出均匀的呼吸声,儿子还在熟睡。轻手轻脚走进儿子卧室,准备关门时,看到书桌旁立着的画像,仔细看去,发现画上的人像极了一个人,儿子的姥姥,我的母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