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旅途长短以及途中景致的 永远是你的心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生活,于无声中暗流涌动,翻卷巨浪!

仅月余不见,再见到父亲时,我惊住了:父亲明显消瘦了不少,颧骨突兀,眉宇间的沟壑愈加纵深,整个面部泛着沉闷的乌青之色,身影也多了几分寥落与荒凉。“咯噔”一下,一丝阴凉的不祥预感划过心头。

第二天,我果决地带父亲到医院。当医生用细长的手指按压他的脖颈时,年轻而无知的我,尚存一丝侥幸心理

CT最终把父亲同那个噬人的字眼联系了起来。那一刻,我的肉体突然被人剔去筋骨,变成一个空空的皮囊,软绵绵瘫倒在地上。担惊受怕阻挡不了岁月凌迟的脚步,我的山体开始摇晃,我的江河瞬间溃堤。

哆嗦着手,我举不起手机。闻讯赶来的姐弟不相信天空会訇然塌方,用一遍又一遍的质疑与命运谈判,但结果显然是徒劳。

我们被打入无底的深渊!擦干眼泪,佯装着云淡风轻,用漫不经心的举止企图掩盖事实的真相,但拙劣的演技怎能逃脱心思敏锐的父亲的眼睛?他盯着医生,认真地说:“照实了说吧。连毛泽东、邓小平那样的伟人,最后都得走这条路,何况我一个平头百姓?”医生紧绷的嘴唇哆嗦了一下,他仰望着父亲,眼睛里闪烁出异样的光芒。我转过身去,泪如箭矢。

时值国庆,检查无法进行,我陪着父亲回到老家。他仍旧起早摸黑地侍弄他的几亩果园。红彤彤的苹果映照着他瘀青的面庞,像一幅嵯峨沉滞的油画,一笔一画扎在我心上。父亲却面容沉静、安详,有条不紊地收拾着苹果。我来到地头,“噗通”一声跪在爷爷的坟前,声泪俱下地请求爷爷的在天之灵保佑,保佑生命的绿色能重新降落在他将要枯竭的岁月里。

十月的雨,瘦瘦的,但到了16日清早,却突然大了。“啪嗒”、“啪嗒”,一大滴大滴地砸在我心上,使得我原本沉重的心情愈益不安和焦虑。惶恐潜隐地写在脸上,我极力克制,但左嘴角一小块肌肉的不停抽搐出卖着我的溃退。我安抚着父亲,却不敢与他对视。父亲伸出枯瘦的手,摸摸两岁小孙子的头,揉揉他的耳朵,笑着说:“我会醒过来的。畅畅,你可要大声喊爷爷哟!”随即,“砰”的一声,手术室沉重的铁门在我面前关闭。那震天动地的响声响彻在我生命的空谷,震得我的心经年以后还颤动不止。

“鲜红的组织”被放在盘中呈现给我们。姐姐望了一眼,迅疾含着泪调转头去。难言的复杂情绪让我几欲昏厥。我原本是恨它的,但当它呈现在我面前时,却像自己的心被生生切割。我恨不起来,虽然我明知它的内里豢养了一个魔鬼,那魔鬼的利爪撕裂了父亲的躯体,使得他的肌体有了缝隙开始漏风。我确定无疑地知道医学的进步远跟不上缝隙扩张的速度,在几欲命定的事实面前,父亲却从缺氧的肉体上昂起头颅,选择绝地反击。

疼痛腰斩着他的躯体,可并没有禁锢他的喉咙。我渴望他能喊出来,借以稀释疼痛的浓度,但父亲总是闭着眼,沉默不语。一到夜半,我就真切地听见他咬牙的咯吱、咯吱声,看见被子上漾起的一波又一波雪白的细浪。我蜷缩在被子里,流着泪,一次又一次地体会着:世界上有一种最大的力量,一种倾其所有的力量,叫—无用和无能!

虽然自小生活艰难,但我的日子却是守着父亲的臂弯长大的。我习惯站在他的臂弯下,现在让我独自飞翔,抑或是做他的臂弯,都未免太仓促了些。生活的突然变轨让我手足无措,从日子的暗处闪出的刀光剑影迅速击中我的身体。失眠、腹胀、胸闷,性格的贫瘠性通过神经系统的紊乱加速着意志崩溃的步伐。

枯黄的面容、殷红的血丝暴露着我的心境,凌乱潦草,充斥着深刻的压抑。父亲捕捉到我飘忽不定的眼神,他让我坐下,语重心长地说:“人,上世来就是受罪的,没有谁的一生不经点风浪。你们小的时候,家里那么困难,你妈还有病,多少人劝我放弃你三个的学业,但我咬着牙,攒着劲儿,挺了下来。你看,现在不都挺好吗?癌症,并没你想的那么可怕,很多人其实是被吓死的。人只要活着,日头就不会暗!”婆娑的泪光中,父亲的目光沉着而坚毅。

“人只要活着,日头就不会暗!”父亲的话给了我沉静,我开始用沉静打量一切。我记起了林清玄的一段话:生命的法则不可能那么固定、那么完美,因为固定和完美的法则,就会养成机械式的状态,机械式的状态正是通向枯萎、通向死亡之路。他说,只有在不确定中找到水源,拼命扎根的树,才能长成参天大树!我还想起了历史学家许倬云说的,“‘因’是直接的演变,‘缘’是不断牵涉的因素,无数的因与缘于是凑成无数可能之中的‘果’”,我们,就是要打捞那些因和缘,去昭示未来!

我开始试着放下悬着的心,开始平静地接受父亲生病这件事。我看着他向医生讨教“癌”的知识,听他给我讲他从书上学到的相关内容。我所有的关于癌的认知,皆来源于父亲。

父亲本就是我的杠杆,以他为中心的力量可以撬动人生。在陪伴他的日子里,在父女如影随形的那段时光里,父亲的音容笑貌给了我明媚的阳光,清新而倔强的空气。我犹如一只绕着山脊学习飞翔的小鸟,在飞行中,羽翼渐渐丰满。

父亲终没有被生活踩在脚下,他打破了医生“3年”的预言!仅凭着“单一的呼吸”,父亲已走过了15年的风雨。他牵着我的手,让我明白:人生的目的地是相同的,不同的是从出生到离去之间这段被称作“生活”的旅途,而决定你旅途长短以及途中景致的,永远是你的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