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定将同属于我们每个人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今年,我过了一个婚后二十余年第一个不团圆的年——长女瑞雪在淮北工业学校中专尚未毕业就在学校的组织下外出广东打工去了。

除夕一大早,我和往常一样,换好煤球之后,淘米、馏馍。早饭后,我先后去伯父、父亲那里送给了他们过年的礼物。大约九点半开始,我便与妻子、次女、儿子一起准备午饭。

我烧着小锅,妻忙在锅上。

妻说:“随便做几个菜,是那回事算了。”我说:“还要和往常一样,十个菜,两个汤。”

看得出妻的心情十分沮丧,面部所表现的忧郁与悲伤,只是泪还没有流出来。几乎被生活的重担压垮了的我们,仍然思念着外出打工的女儿,我真的在品尝着“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实在情怀。

亲情——人世间伟大的爱!

锅里的热油炸着葱姜,那分明在煎熬着我那颗悲凉的心;灶堂内的火燃烧着,那分明是在炙烤着我那从未体验的痛苦心情;屋外飘着雪花、下着小雨,更衬托着抑或助长着我们思念女儿的万千愁肠……我的眼前浮现着在家时的一幅幅情景:不太爱说话的女儿,知书达理、节俭朴实、有理想、有志气、爱学习、爱劳动且善解人意。尽管她也有让父母生气的时候(她毕竟是个孩子),但现在所回忆起来的她,总是那样谦恭,那样懂事,那样美好,那样可爱。我不止一次地回忆着我为女儿在淮北车站送别的情景:头天我送女儿到了学校,晚上我住宿在濉溪,次日(2001年元月1日)早上我又到淮北工业学校,九时许,与女儿一起,她或前或后,或左或右地跟着我,她的行李由同学带着,那里面有我早上给她买的在路上吃的东西,东西不算太少,但我仍怕她不够吃;带队的班主任说了声集合,我的泪就涌出来了。接着,我又送她上了火车。就在这一刹那,我失控地哭出了声。当车站管理员要求送别的人远离列车,当汽笛发出第一声呜咽,当火车徐徐开动的时候,我一次又一次地泪流满面。我难过、我伤心,更有着对自己的怨恨。回到家里,我便写出了在火车开动已经痛吟在心的诗:

淡雾久缠绵,隆冬北风寒。

最恨爸无能,惜别泪难干。

举目无亲处,抬足有新阡。

德能勤俭让,只待佳音传。

回忆着女儿的往事,想着今天的午饭却不能团圆,我心如刀绞,肺如箭穿,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我抑制着,并没有哭出声。妻借故拽羊草出去了。我们分明看穿了对方的难过。在妻走后的十多分钟里,我竟然当着儿女的面很失态地嚎啕大哭了起来,这使我几近忘了烧锅。我见妻挎着羊草回来了,最后一个汤也烧好了,我不想让妻看我这样,便乘她去堂屋之际,回到我的书房,关上门,有声无声地哭起来。最后,理智提醒我,这是大年三十,比平时特别懂事的儿女已经把菜端到了桌子上。为调整情绪,我去屋后走了一圈。

我回到堂屋,儿女、妻子已经坐在了桌子旁。我洗了把脸,坐在了儿女为我准备好的座位上。桌上依然是五套餐具,其中一套是大女儿的。

我知道我们彼此的心里都在为这不团圆的年而难过,我们都在家执行着一种任务,沿袭着一种形式,往年的欢乐与愉快不见了。我看着妻,看着妻那张努着不哭的脸。我与妻含着泪,吃着饭;吃着饭,流着泪……

亲情——人世间最伟大的爱!

我相信,经历了这次不团圆的痛苦之后,儿女们应该知道今后该做些什么:怎样学习,怎样勤俭,怎样做人,怎样建设这个美好的家?

儿女们,曙光在前,我们不久会团圆的!幸福定将同属于我们每个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