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目标和追求的生命是黯然失色的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初次与闫大哥接触,缘于2017年同在本土《家在黄岛》平台上发文。文友之间,相互留言欣赏鼓励,无疑是增进彼此友谊的感情纽带。有时虽寥寥数语,却能充分表现出二者是“相见恨晚”抑或是“话不投机”。甚至还可以通过对方热情洋溢的话语,清晰地感受到其剧烈的心跳和激动的心情

我和闫大哥自然属于“相见恨晚”这一类型。当时我发表了一篇《天生我材必有用》。此文道出了我12年代课生涯及前后遭遇的辛酸坎坷和诸多无奈。也许是恰好触及了闫大哥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面吧,他满怀激情地留言鼓励,使我深受感动。

从此我俩彼此的留言便越发细致入微,滔滔不绝起来。闫大哥性情豪爽,爱憎分明。以至于有文友在留言中对其如此评价:闫老师的点评,因人而异,泾渭分明。简直是一手高举热腾腾,香喷喷的香饽饽,一脚狠踏冷冰冰,臭烘烘的臭狗屎。虽然有些夸张,却也极其传神地刻画出他爱憎分明的鲜明个性

一天下午,我正在上班,同事找我到办公室接电话。当我接到电话时,竟有些茫然无措。因为直到此时,我俩还只是志同道合却从未谋面的笔友,就连声音都是陌生的。直到他介绍自己的名字,我才如梦初醒!我暗恨自己太过愚钝,端的尴尬万分。而闫大哥却并不介意,他不紧不慢地说,自己几经周折才打进这个电话来,因为他太想结交我这个朋友,跟我直接对话了。我也深受感动!

人言语相投,宛如故人,有着道不尽的共同言语。结果在不知不觉间,这电话竟然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还是因为他临时有点急事,才依依不舍地终止了电话。

他说,读了我的《天生我材必有用》一文,感同身受,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个别段落几乎都能背过来了。足见在其心理上产生共鸣程度之强烈!他作为一名侥幸闯过高考独木桥的幸运儿——公办教师,没想到农村代课教师竟遭受了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实在令人寒心。

且不说当时农村学校严重缺乏教师,急需用人。单说这十几年的代课生涯,也足以让一个有心之人从肤浅的门外汉,成长为出色的专业人才了。倘若当时能够择优录用,更能顺应民意,令人心服。遗憾的是,最终只以从教时间为准决定取舍。没给你们留下一线竞争的机会和出路

自古“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单凭从教时间的早晚来决定一个教师的命运,实在有失公允。致使像你这样的出色教师也被默默地埋没了。其实这既是你们本人和家庭的不幸,也是社会对人才的漠视和浪费。

闫大哥分析得头头是道。只听他说一会,叹一阵。怜悯惋惜之情,发于心底,溢于言表。透过心声,我深切地感受到他那充满正气和悲天悯人的慈悲情怀。真乃性情中人,热血男儿!

最后我苦笑着说:闫大哥,算了。既是命中已注定,百般拼搏又何用?那一成不变的从教时间,是通过我们的努力拼搏所能改变的吗?那是我们的错吗?从1998年被辞退至今,也有十几个年头了。俱往矣,这都是我从来都不愿也不敢触及的痛……

是啊,每每想起,我都满心迷茫,从来也没弄明白到底是谁的错?当年我身为一名代课教师,每周26节课(初中两个年级的语文课),甚至包班(独自一人包揽小学一个班级的全部课程)。并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顽强毅力,通过成人高考,自学取得了数学专科学历。教学成绩也是出类拔萃。包班时,一个三十几人的班级,在全镇小学毕业统考中,进入前百名的竟接近全班半数。在学生和家长的心目中,除了感激便是敬佩。

可是,最终“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就这样,正值年富力强,经验丰富,创造佳绩的黄金年华,虽空怀报国之心,怎奈报国无门。我多想深深地植根于这片曾经痴心奋斗了十几年的热土之中!到头来却是一枕黄粱……

也许是闫大哥已感受到我心理上尚未摆脱昔日那浓浓的阴影,心中仍然一片灰暗。他告诫道:尽管你终身从教的愿望已成泡影,但读了你的文章,我感到眼前一亮。你求真务实,重情重义,又才华横溢。未来的路还长,希望你能在自己心仪的领域里闯出一片广阔的天地。

我深知闫大哥多是鼓励和赞美之辞,我也深知自己到底能吃几碗米的干饭。可是,有时候,这充满善意的赞美鼓励,却无疑是一剂医治心灵创伤,令人奋发向上的灵丹妙药!能使人“放下包袱,开动机器”,从而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到极致

我也正是因为服下了闫大哥的这剂良药,才使自己在完全陌生的文学道路上走得更远了一些。每念及此,都对闫大哥心怀感恩。

闫大哥又进一步引导我:凭你的才华,不能只局限于某一个平台,应像蜜蜂采花酿蜜那样,博采众家之长。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只有走出去,眼界才会开阔,收获才能更大!

于是,我便通过闫大哥第一次接触到《家在黄岛》之外的第二个平台《作家世界》。并恰巧赶上该平台面向全国,举办首届“墨之缘”征文大赛。我便写了一篇《母爱似海》参赛。没想到居然首战告捷!荣获优秀奖。虽然不是什么大奖,却是唯一一篇有资格入书(团结出版社)的散文。因为这次荣获大奖的都是诗歌。于是在美中不足的失望之余,又不免有些兴奋。

不想闫大哥获悉后,却是喜出望外,一再鼓励,甚至比我本人都要兴奋得多。我说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奖而已。他却鼓励我,一开始便能看到希望,实在难得!并叮嘱我一定要坚持到底。只有持之以恒,锲而不舍,方能创造意想不到的奇迹

在闫大哥的热情鼓励下,我一鼓作气,又接二连三地参加了《作家世界》举办的两个大赛。其中《有心甜柿》参加了第二届原创散文大赛。《慈母情怀》参加了“母爱如水,父爱如山”征文大赛。闫大哥获悉后,异常兴奋地预祝我大赛成功!我心里万分感激。

后来在他的推荐下,我又陆续关注了《首都文学》,《小众散文》等诸多较大公众平台。并有幸结识了沈默主编和焦红军主编。他们都是我文学路上的加油站,感恩遇见!

在之后的岁月里,闫大哥经常到野外去拍摄一些令人心旷神怡的美景,如花草,树木,山川,河流,飞禽等等。尤其是那一次,他在县城附近,拍到一棵大树上有几个喜鹊窝。他非常欣喜地告诉我,看来这儿的环境还是比较宜人的。因为鸟类是比较挑剔的择居专家。

他总是通过微信把这些图片发给我,并让我即兴和诗。其实我从来都不会写诗,而闫大哥这种妙趣横生的新颖手法,却总能让我捕捉到诗的灵感,并产生强烈的创作欲望和冲动。一些稚嫩的小诗,总能得到他的高度评价和热情赞美。当时既有种飘飘然的成就感,更有种欲罢不能的上进感。如今想来,那不正是闫大哥在煞费苦心地变着法子,激发我的写作兴趣吗?多么可敬的引路人啊!

后来闫大哥的宝贝女儿喜结良缘,他热情地邀请我参加喜宴。也就在那次,我才有幸目睹了闫大哥的真实风采。他中等偏瘦的身材,文质彬彬,热情洋溢,和蔼可亲。浑身都洋溢着谦恭温和的学者风度!

他亲切地跟我握手交谈,表达了自己内心的仰慕之情,及渴望相聚畅谈的迫切愿望。我俩一见如故,彼此欣赏。大有“一见钟情”,相见恨晚之感。他还询问参赛结果怎样,我说尚不得而知。

宴席之上,宾朋满座,喜气洋洋。由于女儿女婿都是学有所成的研究生,闫大哥很是引以为豪。欣喜之情,难以自已。一篇新娘父亲的发言稿,写得细致周详,洋洋洒洒。神色庄重,恰似在作一个长篇大论的报告。读得更是眉飞色舞,绘声绘色,抑扬顿挫。父女深情可见一斑。现场浓郁的喜庆气氛,使我们也深受感染。

也正是在这次由闫大哥特意安排的本土作家专席之上,我才有幸结识了文友厉建收大哥,庄从波老弟,郑增敏老师和宋艳玲老师。可以说,这些人从人品到作品,都是深受闫大哥赏识的。在我日后的写作道路上,他们也都给予了大力支持,在此深表谢意。

就这样,我和闫大哥彼此通过微信不断交流,友情日增。文学路上,帮扶鼓励,携手前行。每当谁有作品发表,彼此都会第一时间点赞,留言,分享支持。在这段时间里,闫大哥发表了许多优秀作品。我暗暗敬佩他的过人才华,更由衷替他高兴!

可不知为何,临近年关,我的所有问候都没有得到回复。我想也许是闫大哥正忙于写作,无暇关注微信的缘故吧?并没在意。

要知道,在闫大哥的热心引导下,我已有了不小的收获:除了他已替我兴奋过的,《母爱似海》获首届“墨之缘”征文优秀奖之外,《有心甜柿》又荣获第二届作家世界原创散文大赛金奖;《慈母情怀》荣获首届“母爱如水,父爱如山”征文大赛特等奖。几乎同时,我又在沈主编和焦主编这些慧眼伯乐的赏识下,有幸加入了山东散文学会。这对一个初学写作的人而言,是何等的荣耀和骄傲!所有这些喜悦,我都急于要跟闫大哥分享!

直到2018年正月,当我用微信给他家大嫂拜年时,才意外获悉:我尊敬的闫大哥已于年前农历腊月二十一不幸去世了!

这对我来说,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多么善良厚道,多才多艺,又乐于助人的好心人啊!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是非不明的上帝啊,我问你:像闫大哥这样的好心人,为何不长寿?!你善恶不辨枉为天……

任苦涩的泪水在脸颊上恣意滑落。泪眼模糊中,昔日闫大哥慈祥的笑容,温暖的话语,暖心的举止,又像放电影一般,一幕幕地在脑海中闪现……

敬爱的闫大哥啊,我俩何日才能再重逢?相互鼓励,由衷喝彩?流泪的眼睛,流血的心脏,梦幻的大脑,又怎能唤回一个鲜活如昨的闫立新大哥?

我好恨,恨那些喜讯为何不早点传来?以至于让我再也无法跟尊敬的闫大哥共同分享!这些曾经令闫大哥望眼欲穿的喜讯啊,怎么就不解人意,姗姗来迟呢?竟然没能让他亲眼目睹和见证!

要知道,这殷切的期待和渴盼,绝非是他急于解开谜底,更表现出他扶植新人的高度热情!闫大哥,您循循善诱,因势利导,这点成绩中凝聚着您的多少心血啊!对两个知心挚友而言,这是怎样的一种刻骨铭心的遗憾啊!

痛定思痛,我冷静了许多,也感悟了许多。我俩因志同而道合,可谁能料到,才华出众,豪情满怀,干劲正足的闫大哥竟英年早逝?我不禁想到:同拥有鲜活的生命相比,昔日的遗憾得失,眼前的名利虚荣,又算得了什么呢?也许懂得放下,才是一种更高的人生境界。

一个人,正当的爱好和追求固然不可或缺,没有目标和追求的生命是黯然失色的,而由注重劳逸结合所拥有的健康身体,更是无价之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健康的身体,无疑是“水之源”,“木之本”。也是我们干好一切的本钱!

闫大哥,听说您除了埋头教书育人之外,更是夜以继日地用心写作。无论是何种因素所致,既成事实,我都只有悲痛和惋惜的份。愿大哥在天之灵得以安息!

在您周年祭来临之际,小弟谨作此文以示感恩和怀念。小弟有生之年,定继承大哥遗志,不负大哥厚望,笔耕不辍,多创佳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