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老人,温暖穷人 ,本文投稿: 朱秀坤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春寒料峭,连日阴雨绵绵,散不开的湿气真的能浸润到骨头里,尤其是家乡的早春。过去,在这样的日子里,行动不便的爷爷奶奶第一步就被送上了一个铜脚炉,或者抱着一个布裹的“唐婆子”,手脚都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惬意,真是一件温暖的老穷事。

如果说宝钗的生日摆满了又甜又烂的饭菜和热闹的戏文,那么当刘奶奶从大观园回家时,园里的姑娘和奶奶们给了她绿纱、茧丝、玉田粳米、水果点心、衣服和一百多两银子,真是扶贫扶老。

温暖而贫穷,有时面对迷路路人的帮助,急切地指向一个方向送一程;还是看到小贩在暮色中等待顾客,包元儿给她买了一小堆蔬菜,并让老人早点回家。或者面向上坡运煤车推;即使别人有难有痛,我也暂时帮不了你,应该善意鼓励你,陪你叹口气。据说屠格涅夫有一次遇到一个乞丐,摸了摸口袋却没带钱,找遍了全身,一分钱也没找到。我只好紧紧握住乞丐的脏手,真诚地说:“哥哥,真的很抱歉,我什么都没带。”乞丐深受感动:“谢谢,够了!”

说到“暖、老、暖、穷”这几个字,我们经常会想到炒饭。正如郑板桥所说,天冷了,天寒地冻的时候,穷亲戚朋友来到门口,先做一大碗炒饭送到他们手里,配上一小碟姜汁,这是温暖老少穷的最好办法。这是山东范县(今河南省)写的板桥家书内容。这应该是一个寒冷的下雪天。当郑板桥望向窗外时,他想到了家乡的穷人,但他心里并不觉得酸楚。300年过去了,我似乎还能读懂热心肠、知心知肺的善良和体贴。这种悲悯之情温暖并充盈着我的胃,从胃到四肢,直到我大量饮酒,寒意消失。它包含了深深的关怀和同情,这是最令人钦佩和难忘的。

前段时间组织了一部故事片《板桥来信》,再现了这一幕。当我看样品时,我发现有些不对劲。根本不是炒饭,而是爆米花。我反复解释,以前的炒饭是铁锅炒的,不是手摇的米饼。清朝乾隆年间有米饼吗?然而,工作人员也很尴尬。过年的时候人们只在铁锅里炒饭,找不到。我不得不放弃,但想想还是很可惜。

小的时候还能吃到炒饭,没有爆米花那么白,炒到焦黄,有香脆的好闻。客人来了,舀起半碗,冲向开水,这才是真正的快餐。不如板桥的“配姜汁”。而是撒一把红糖,拿起碗,用筷子拉两下,抬起脖子,“打呼噜”赶紧吃。汤里没有水了,你可以在额头、鼻尖和后背喝

最美味的炒饭是在碗里放两个煮鸡蛋,也就是在沸水中打两个鸡蛋。鸡蛋刚煮好,蛋黄还没完全凝固的时候,马上出锅,舀半碗汤,撒一把炒饭,挖一勺红糖,又甜又香。轻轻咬一口鸡蛋,是一种像海上日出的液体,一口就吃不下,只好慢慢吸,然后喝下甜甜的炒饭茶,再回味一下。想一想,它在我心中还是美好的。能躺在炒米茶里有点奢侈。——只有贵客或者家里的习惯性婴儿才享受这种待遇。

对于一个避寒的人来说,他已经很感激捧上一碗炒饭茶了。复制两个煮鸡蛋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这些温暖的老人和穷人将被永远铭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